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百合]搭档可能在暗恋我(六)

预警:文风挑战  原创  百合 哨向 向导x哨兵 第一人称
①标题与正文不是同一视角,有bl副CP
②个别主要人物有来源,三次二次一次都有
③可能逻辑爆炸
④可能微血腥?

  我愣了半天,觉得哨兵永远无法理解向导那纤细而又百转千回的思想感情。
  我什么时候没有暗恋你了?
  我什么时候一直暗恋你了?
  “你这是反过来在表白吗?”我手上没松,口气却缓和了下来。
  没想到她手一摆挥开我的手,口气生硬却透着委屈:“你听错了。”
  哨兵跑得真快。
  这是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的时候,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这次,我抓得很紧。她甩了半天没甩掉决定伸手去掰,她的手碰到我的手的时候,却缩了回去。
  “你……”她想说放开,却又没了气势,脸开始泛红。
  我突然很想吻她,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一个哨兵干嘛想太多,你只要肆无忌惮地往前冲就好了,一切精神上的和隐藏着的危险,全部由我来排除。
  后来我把这事情跟吴天行吐槽,从对方一直以来怀疑我暗恋她但我只拿她当普通朋友,到我单方面跟她绝交失败真实原因是她以为我暗恋她,到我真的暗恋她了她还一副失恋的样子,结果被秀了一脸。
  “有了向导的哨兵自然不用想太多,因为牵动他们思想的,只有那一个人。”
  好有道理但我还是想揍他。
  而此时我享受着对方柔软的唇舌,在对方明显身体有点发软的时候才意犹未尽的时候放开。
  “你到底什么意思?”她脸色通红地瞪着我,“临时结合的时间还没到!”
  这几天我吻过她一两次,为的是巩固结合。
  “没什么,”我笑了起来,“只是突然想亲你了。”
  她一拳就要打过来,我抬手把她的拳头报在手心里,把她往怀里一拉,她就这么送进了我怀里。
  我笑着问,还不明白吗?
  她哼了一声,没有从我的怀里钻出来,反而将她的拳头松开,手指钻出我的指缝,再轻轻扣上,她的脑袋还在我怀里,我只能看到通红的耳尖。
  十指相扣。
  人生无憾了。
  我问她:“什么时候?”
  她哼唧了半天,才说:“知道你就是那个向导的时候。”
  我说,你比我早哈哈哈哈哈哈。
  她的脸通红,眼睛很亮。
  我们腻歪了半天,然后拉着手往回走。
  病房里那俩还在搞事情,我们善后完毕的时候那扇摇摇欲坠的破门终于被满血复活神清气爽的第一哨兵一脚放倒。
  美滋滋的吴天行一看到我们握着的手就啧了一声,相当不满意:“什么进度啊太慢了吧。”
  “交往两年才上本垒你还嫌我慢?”我差点一脚踹过去,不由得感慨余锦希的猫饼是会传染的。
  “话说,要不是你我们还真不会真正看对眼。”吴天行一脸坦然,余锦希好奇的问那是什么情况。
  我晃了晃车钥匙:“虽然我也很好奇,但你们得先把闻道喊起来,首领有请。”
  万闻道被余锦希——吴天行舍不得推醒的时候,浑身都是杀气,我把车开到住院部的门口,看到万闻道是被吴天行抱出来的。
  “真丢脸,”我笑着看这个满身杀气对着我的青梅竹马,“对方是个失感的哨兵还不行。”
  “我不是你。”万闻道的嗓子还有点哑,吴天行把他放进车里,轻车熟路地去拿矿泉水。
  余锦希的脸瞬间红了,她瞪了万闻道一眼,结果人家已经跟自己的哨兵腻了起来。
  “辣眼睛。”她小声说。
  “说好的故事会呢?”我一边慢慢开车,一面尽量打断后座俩的搞事情。万闻道一身伤已经被处理过了,但刚处理伤口就结合还是有可能发烧。
  “当事人能不能不要说风凉话。”吴天行翻了个白眼。
  虽然我在卧底任务期间各种跳各种把余锦希拖出来精神疏导,但被怀疑的却是毫无破绽的吴天行。
  “不,”我一脸冷酷地打断,“当时我被警告过,只要我好好为他们效力,那个哨兵就会被洗干净放我床上。”
  “现在她也会把自己洗干净爬你床上。”吴天行更为冷酷地吐槽。
  “滚!”余锦希炸了。
  “于是我就让云青和首领配合我演了一出苦肉计,进了市医院。”吴天行大笑一声继续讲故事。
  当时首领不放心这人会不会真反水,于是派了万闻道去监视。
  “闻道还是我推荐的。”我心情复杂。
  “但在哨兵面前瞒住向导的身份是不可能的。”吴天行颇为自得地扬了扬眉,下一刻余锦希几乎拍案而起——
  “滚!!!”
  “嗯,我记得这么多年某人才知道云青是个向导。”万闻道也笑了起来。
  “我也没藏着掖着。”我一脸无辜。
  要不是我在开车,余锦希早就一拳过来了。
  吴天行咳了一声继续。
  “总之有一天,云青早上来看我,我就让她帮我和闻道带早饭。”
  “那天?”我皱眉,“我没干什么啊?早饭都是医院食堂顺的。”
  “那天大风,”他回忆着,声音有点慢,“你穿的短裙。”
  我:……哦。
  “你左手提我的早饭,右手提闻道的,根本没手捂裙子,你就没捂,还用身体挡着我们的早饭。”
  我:???是露了怎么了?
  “你不懂。”万闻道叹了口气。
  “没有哪个男的看到女人为他做到这种地步不心动的。”吴天行跟着叹了口气。
  总之就是两人在楼上呆呆地看了半天,然后是个弯的的吴天行叹了口气,然后是个向导的万闻道跟着叹了口气。
  “然后你们就看对眼了?!”喵喵喵喵喵?!
  “废话,当时我们都觉得你们跟对方是一对,没想到想法都差不多,就觉得有缘,就看对眼了。”吴天行挑眉,随口看到余锦希在瞪他,“要我不只喜欢男的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是没机会了。”我翻了个白眼。
  “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女的……”吴天行说。
  “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向导……”万闻道跟着说。
  “我们早就出手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翻了个白眼:“这是你们的视角,要不是天行是个基佬,我早就表白了。”
  一时间整个车内都没了声音。直到我在红绿灯处停下来,吴天行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起来。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闻道最后是我赢了哈哈哈哈。”
  “靠!快说云青你是爱我的!”万闻道居然真的在不爽。
  不是很懂你们两个智障。
  “知道天行是个基佬后我就放弃了。”我耸了耸肩,“至于闻道……你是个向导。”
  作为我的择偶标准是,哨兵。
  以前我是暗恋过吴天行,到知道他是个基佬还没有放弃过,只不过排除了“表白”的选项。真正放弃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是在他们在一起之后。
  所以我并不开心,但我却没有任何不开心,最后我承认,我很开心。
  他们这样,真的很好。
  “反正现在我心里只有小希希一个。”我看了一眼疑似吃醋的余锦希,调笑道。
  余锦希把脸扭开不看我。
  如果事情不能释怀,我也无法将自己的曾经说出口。
  首领赏了两人一人一张邀请函,然后继续吐槽他们没有礼服。当然,擅长交际的万闻道有自己的礼服,不过,他的礼服都被首领嫌弃了。
  首领就像引领潮流的先锋,完全不把我们这种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年轻人放在眼里,同时控诉我们完全不像个年轻人。
  被一个中年人嫌弃到生无可恋之后,他们三个被赶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在他面前。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他看着我,眼中有些叹息。
  “如果你说完全结合可能导致失感的哨兵恢复五感的话,我确实已经知道了。”我说。
  “你也说了,可能。”首领眼神深幽,“失败了,你一生就要拖着这个累赘了。”
  “你是在暗示什么吗?”我反问他。
  “真聪明啊~”首领顿时露出有些诡异的笑容来,“爸爸我去准备退休呢~”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这种诡异的自称,差点鸡皮疙瘩起一身。
  然而我很快跟上了他的思路:“你出事了?”
  废话,首领还没满四十,一个能打我十个,组织内部人员身上发生了什么都逃不过他的掌握,这种人退什么休?
  我居然在担心他。
  “订完婚我们就走,你们也去了结安文枫和锦希的失感,”他静静地说道,“如果回来的只有你们,又没人要这个位置,那它就是你的了。”
  我拒绝。
  我发现我并不能说出来任何拒绝的话语,哪怕我从头到尾都在拒绝这种麻烦差事。
  “也只有你要这个位置而已吧……”我叹了口气。
  大小姐还没成年,他的继承人只有我。
  出了首领办公室,等我的是还在别扭的余锦希,她冷哼一声掉头就走,似乎她完全没有在等我一样。明明刚才我能感受到她强烈的担心。
  吴天行和万闻道宣布结合高调回归以及首领订婚一定程度上振奋了最近组织里有点惨淡的人心,虽然总有人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被这种视线搞地心烦意乱,我干脆起身请那两人一人一支舞,女性邀请男性跳舞的事情有点罕见,可终于没人用同情的目光盯着我了。
  如果锦希没有一直在瞪我,就完美了。
  用跳舞的方式商量完这俩人结婚,我溜回余锦希身边问她怎么没人跟她跳舞。
  “我不会。”她翻了个白眼,眼里还有点怨念。
  所以你跟已结合哨兵向导吃醋个什么劲?我翻了个白眼,在她身边坐下亮出了我手机屏幕。
  她的表情缓和了一点。
  我手机屏幕上,是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接吻的,偷拍。
  中途第一哨兵被首领叫走,随后臭着一张脸坐在我身边:“早点回来,老子不想干首领的工作。”
  “滚,”我瞥了他一眼,继续偷偷扫荡食物,看样子我不在期间首领把工作安排给了他,“你以为我就想?”
  “希望首领平安回来吧。”他知道我对首领的工作毫无兴趣,叹了口气。
  也只有希望他回来了。
  很多年前,我也在这么想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