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百合]搭档可能在暗恋我(番外•等待之人)

时间线:第三章与第四章之间
  这是他第三次被金文英手下的混混围堵了,原因是他欠债不还。
  “小子!找揍是吧!”随着一声怒吼,为首的大汉一拳揍了过来。
  又要爬着回家了……青年发出一声哀嚎,他等着拳脚甚至钢棍落在身上,巨大钝痛麻痹四肢百骸……没有人会给予他任何帮助……没有人……
  “什么情况?”
  女人的声音。
  他猛地抬起头。即使是看到了娇小到他都打不过的女性也改变不了他一时间脸上的惊喜。
  有人能发现他的情况,而不是加快脚步离开,本身对他来说就是救赎。
  “哟,小妞长的不错~来陪哥哥们玩玩怎么样?”
  他的笑容骤然僵硬。面前的年轻女性娇小玲珑,面容精致化着淡妆,一身过膝浅色背带裙,除了看着他们的目光带着点锐利的审视而不带任何畏惧以外,就像是个等待心上人约会的大学生。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女子平静地回答。
  也许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胆大?
  “别啊,让美女久等可不是一个绅士的行为,人家说不定早就放你鸽子了呢!”混混粗糙的大手伸向了女子,而女子根本不躲,看了那只手一眼,手背随意一摆——
  男人就被直接挥了出去,整个人撞到了巷子的墙上。
  “我不是说了吗?我在等人。”女子眼神都没有变化。
  余锦希心情不太好。昨天,肖云青对她宿舍里的衣服嫌弃了一遍,还鄙视她二十二了还没什么化妆品。
  ——她天生丽质好吗?!
  今天还被那个向导一个电话叫出来买衣服,两个人还没碰头,夏树立一个电话说少女来跟新敌对的组织谈判吧……直接把肖云青拖走。
  虽然一个哨兵被向导放鸽子很正常,但肖云青放余锦希的鸽子就很不正常,起码以前一次都没有过!你肖云青不是暗恋我吗,怎么可以放我鸽子?小心我甩了你啊?!
  已经到商业圈附近的余锦希准备随便逛逛,却在附近小巷听到了讨债的声音,对方还来自肖云青谈判的对家。
  前段时间恰逢线人背叛,多名成员失感,首领遇袭,目前的一点微弱优势还是以第一哨兵失感,第一向导共感溢出换来的。于是,有些合作的组织就坐不住了,比如金家。
  金家是开赌场的,前几年和她们组织合作了之后开始愈发嚣张起来,开始利用情报与人脉将普通人引诱入套,欠下一生都承担不起的赌债。
  余锦希自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单纯看这群人不爽。
  她只知道这是肖云青要谈判的对象 ,一开始并不想特别嚣张,可是连枪都没拿过的混混,打了打死了也没什么吧?
  女子姣好的面容上多了一抹笑容,眼中的光彩,勾魂夺魄。
  普通白色的连帽衫,普通的黑色分层短裙,连化装都没有的女性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还小一些,如同女大学生一般。
  实际上如果看她实际年龄,也不适合出现在赌场的桌上。而她二大爷似的往沙发椅背上一靠,不看性别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二世祖。
  而这位大学生二世祖,微笑着将面前的牌一一摊开。
  “下一个是谁?”看也没看对方的牌,对不远处的哨兵兔女郎抛了个媚眼,她问道。
  兔女郎满头大汗。
  借助哨兵的能力,她可以远远地看见对方的牌来提醒自己这边的人,但这个向导一开始就锁住了她所有的能力。
  没错,这根本就不是一场谈判。
  是一场碾压。
  下一个,就是金文英本人了。
  “不知肖小姐此次作为,是贵方首领的意思呢?”
  金文英是一名高大的,男性哨兵。巨大的压迫力与威慑扑面而来。
  肖云青笑了起来。哨兵征服向导,向导驯化哨兵。这几乎成了哨兵向导之间的本能。
  然而肖云青不一样。早期的经历使她论单体战斗力完全不逊色于哨兵,她的精神力强到碾爆一个哨兵的精神远远比调节与驯化他们容易。
  也就是说,敌方越强,只会激起她内心摧毁对方的欲望而已。中二期残留在潜意识里的本能到现在还是会影响她的判断与反应。
  强大也许能引起这个向导的注视,却不能引起她的青睐。
  正如此时。
  与强大哨兵气场接触的那一瞬间,年轻的向导扬起一抹温柔到全是水的微笑,眼中却翻滚着浓稠的黑暗,她的声音一点温度都没有。
  “金先生是否以为,上午之事可以善了呢?”
  杀气滔天。
  “差不多了吧。”她似乎在感应什么,轻声说道。
  “什么?”金文英没听懂她说什么。
  正在这时,门被撞开。
  十几个普通人站在外面,一个人神情激动地喊道:“肖小姐!打倒哨兵这么简单啊?!”
  将周围哨兵全部冲击到暂时失去知觉的肖云青微笑,深藏功与名。
  然而有人并不深藏功与名。
  兔女郎在金文英身边被一枪爆头,万闻道脚下踩着两名哨兵的尸体,一脸高贵冷艳:“你爸爸失感了也还是你爸爸。”
  肖云青做了个瑟瑟发抖的姿势,口气异常欢快:“闻道,几点了?”
  “两点半了。”万闻道回答。
  “我约的漂亮小姐姐约会,”肖云青明快地,“最多弧人家到三点。”
  “那要马上解决啊……”万闻道与肖云青背部轻轻碰撞在一起,面对周围的枪口毫不变色,“说起来我们认识二十二年了,好像还没合作过?”
  “因为都是向导嘛,这年头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向导。”肖云青的短裙层次有点多,如今她手在外层一摸索再轻轻一甩,一柄折刀就指向了面前的枪,“比如说这一群在失控边缘、稍微一干扰就要出问题的哨兵。”
  枪声响起。
  “我的天啊余大小姐啊,”话筒对面的男人长吁短叹,“金家帮刚刚被除名了,你报警就行了,一点小事还要我善后……”
  果然是她。
  青年叹了口气,看着靠着墙站着的娇小女子。年少的时候他总是想比过对方,后来发现除了钱他什么都比不过,随后他开始宁愿被厌恶也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后来,他成功了。
  却以余锦希退学,他脑震荡为结果告终。
  后来他见到的自称余锦希母亲的女人,随手就是一张空白支票。
  原来在这点他也不能打击到她。
  他出院的时候,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身边却没有那个女孩了。
  如今他们站在一起,却相隔千里。
  “你好,”他问出口,“你是在等男朋友约会吗?”
  余锦希露出有点古怪的神色,她的口气有点迟疑:“差不多……吧。”
  不是男朋友……但好像性质差不多?余锦希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问这个。
  “今天谢谢你了,我会报警的,”青年笑容有些落寞,“希望这件事没有对你约会的心情造成影响。”
  “不会。”余锦希完全不在意似的摆摆手。对她来说,只是打发时间罢了。
  正在这时巷口再度传来声音:“锦希,你在这里吗?”
  女人的声音。
  “在这。”余锦希眼睛亮了起来。
  年轻的高个子女子出现在他面前,他打量了一下周围,最后回到他们身上,一开口就是:“你们聚众斗殴?”
  即使如此,还是有小时候那种遗世独立的影子。
  那一瞬间他好像才真正的,释然了。
  肖云青裙摆上有点污渍(其实是硝烟),脸上也没有化装,却比余锦希更吸引男性的目光。
  “你才是,说好的临时开会,怎么不带上我?”余锦希相当不满。
  “你状态不好,出错了怎么办?”
  “谁会出错啊?!”
  “那就是承认你状态不好咯?”
  “有你在我怕什么状态?!”
  “行行行,这是老板的要求啦,”肖云青愣了一下,笑了起来,“你这样的人才对家有点多,他们也以此来挑衅,老板很气,干脆就说我们一个也不带也可以把他们比下去。”
  “还有这种操作?!”余锦希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的就是有这种操作。”肖云青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却带了点骄傲。
  肖云青静静回眸,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余锦希的目光似乎一直在她身上,赶紧拉住她。
  “这位小哥谢谢你帮我报警啊再见!”
  然后拉着她就跑。
  “该说谢谢的是我。”
  许久,低低的声音才传来。
  青年抬眼望向天空。那两个人,都认出他来了啊。
  毕业典礼那天,余锦希没有来。而肖云青仿佛换了个人似的,找很多人去说话,去回忆,去怀念,仿佛她跟谁都能聊的来。
  他好不容易找到少女落单的机会,上去问余锦希怎么没来?
  肖云青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余锦希是谁,她看着他半天,才点点头说我们爸妈认识,我帮你问一下。
  然后一开口就是一句爸。
  “爸”一喊出来,整个世界寂静了很久,肖云青喊的尴尬,对方听着尴尬,然后肖云青告诉他,余锦希说是参加毕业典礼来了,估计是借口,人在哪个网吧。
  最后少女看着少年和他眼中一点点失去的亮光,当时还无法说出任何残忍的言语。如今的女子拍着裙摆上的硝烟,笑容云淡风轻却带着残忍:“没有打招呼吗?”
  “为什么?”余锦希皱着眉反问她,“我们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现在连他叫什么都记不得了。”
  肖云青的笑容悄然地放大:“挺好的。”
  “什么?”余锦希不明白她的意思。
  “就像你说的,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肖云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她很快就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让他知道更多只会害了他。”
  “总觉得你不止这点打算……”余锦希嘀咕一声,抬头看向了眼前的高楼大厦,“走吧,说好了给我买衣服。”
  最后余锦希没买到合适的衣服,反倒是肖云青满载而归的事情,就当不存在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