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将以前的be改成he的N种方法(一)

——致小时候为了be而be的我,愿你梦里没有你be了的主角(x)
这个算是第一篇长篇的前传,这几个人全灭be之后才有的第一部。如果这几只不be……就没有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第五部什么事了……
但小时候写的be是真的又傻又中二啊……
光想起这一群有毒的名字就死完了我的脑细胞,

  “感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刻能在我身边……虽然你不是他。”
  欧阳零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外来者他不属于任何势力,不偏向任何一方,来聆听辰梦最伟大的先知最后的遗言,并送他最后一程。
  “虽然论长相来说,我更像你一些。”欧阳零在这个面色已经灰败的人面前坐下。他的脸与对方的近乎一模一样。
  “但你确实……更像他一些。”先知缓缓地说。
  他已经看不见了。却伸手在欧阳零脸上描绘出另一副与他们极为相似但到底还是不同的五官,所描绘的不同之处,他会皱起眉,却在最终舒展开来。
  他依旧能看到。他看见了最初被扼杀梦想的少年,眼中再无光彩,被麻烦找上,又不断在同伴之中漫无目的随波逐流……
  他眼中会闪过不属于自己的光彩,如同月光反射日光,虽朦胧,但更美好亲近。
  最后呢?日光愈发夺目,最后照耀到极致,月光却不再反射。
  ——青年的眼中,什么也没有了。
  先知看着他,左眼过去,右眼未来。他看到了太多他不应该知道的东西,于是在很久以前,他就看不到现在了。
  “即使是我,也会因为生而为人的最后一刻那人不在身边而感到遗憾。”先知再度开口,他看着欧阳零,劝告道,“回去吧,但愿还来的及。”
  青年一直以来没什么情绪的眼睛猛地划过红色。
  ……生而为人的最后一刻。
  大陆核心的先知所在,永远是时空最稳定的地方,然而在先知面前竟然瞬间出现一道漆黑的裂缝。
  “那么,再见。”人生中没有过真正意义上自己设立目标却如此强大的青年难得笑了一下,便走进了裂缝。
  他是说服不了那两个人的,但至少他们还是人类的时候……
  见一面吧。
  “先知大人!”是那个人的声音,他所看到的未来,只有欧阳零陪他到最后一刻,或者自己一个人等待死亡。
  “欧阳,你最后还帮了我一下……”他笑了起来。
  直接把空间撕裂造成得震荡过于毁灭性,足以引来关心自己的心上人。
  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此时此刻的对方满脸焦急,抓着自己又不敢用劲,对方询问者,关心着。自己之前还觉得对方接近自己一定会窃取自己最后的价值——
  看到过去与未来的能力。
  “你看着我啊!”他记得欧阳零对他这么喊过。
  “看着呢。”他当时还没有失去视力,他看见对方过去发生的一切,比对方的记忆还深刻清晰;他看见了对方的未来,觉得对方的挣扎与迷茫完全不需要。
  那一瞬间,他看见了。
  他喜欢上这个人,是看到了他死后,这个人的扬名四海,君临天下。而不是现在的少年。
  他看到了,现在。
  视线还是一片漆黑,但他的世界亮了起来。他感觉到对方对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感受到对方对他与他的能力……没有丝毫企图,反倒是对方拼命隐藏,却愈加明显的感情。
  哪怕少年是别人为他定下的最佳继任者之一。
  他让少年倾身,下一刻亲吻而上。将自己毕生的能力,尽数交予出去。
  ——他曾经想着自己心心恋恋的少年,怎能得到这诅咒一般的能力,而他现在想着,少年只有继承了他的能力,才能成为他所真正爱慕之人。
  “变强吧。”最后,所有的感情,全部化为一声叹息。
  从头到尾,不过他咎由自取。
  欧阳零回到了灵炽。
  即使阴天,也改变不了空气中的庆贺,全大陆欢腾着神明即将诞生,还限行了围观名额,欧阳零随手抢了一个人的身份令牌,与其他人站在神坛之下。
  ——巧取豪夺的行为,似乎霜辰与宸漠原更为擅长。
  他动动手,沉默着将令牌上本来的名字连同灵魂印记一起抹去,却什么也没加上。
  零本身没有任何含义,也可以成为任何事物。在这之前,随波逐流变强了他的实力,增强了他的实力,见识,知识,内心却依旧是那个背亲生父亲贬为弃子的零。
  因此,在辩识灵魂印记与身份牌是否符合的时候,他没有被拦下来。
  但有什么,在逐渐成型。
  依旧一无所有的青年站在神坛之下仰望着新成的神明。刺目的金发没有任何温度。自己像普通人一样,费力地仰望仿佛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而神明平视着前方也重新成为神明的同类,没有斥属性的任何排斥,亦没有包容,更别说费力仰望的人了。
  神明就是这种东西。
  他眼中顿时失去了颜色,晦暗无光,周围的欢呼声似乎都安静下来,但他的嘴角却猛地勾起。
  他看着空中象征着光明的神明。
  作为欧阳零,他只需要宸漠原。
  普普通通的青年眼中第一次放出光彩,眼中的世界依旧失去了光彩,但视线终于有了焦点。
  滚•下•来•吧。
  他无声地张了张口。
  光明神在高高的神坛上突然感觉到多年未曾感到的恐惧与寒冷,由心脏向四肢百骸蔓延到身体每一处。他惊愕地低下头,人们感受到神明的目光,激动地欢呼雀跃。
  那道不知如何形容的目光以及它的主人却早已消失在那里。
  正在这时,风云突变。
  黑暗神坛自上而下崩溃坍塌,上面的神明随手掀开额前的刘海,眼中的红光带着毁灭。
  “在下,黑暗神深玖还生而为人时的第二人格,名为霜辰,”自称霜辰界主的青年模样的神明不需要神坛,飘浮在空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在下以本名欧阳霜辰发誓,在下接下来的话,皆为真实。”
  何为神明,在此之前“创世者”霜辰界主霜辰,清源界主清源,陌界界主陌,以及监视者零一齐研究过,但无论如何也没有自己亲身体会一下真实。
  因为将人格转换成神格,相当于把原本的自己灭杀,不知会变成何种模样,因此他们选择了属性光暗相斥的清源与霜辰作为制衡。欧阳霜辰在成神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将自己异能的名字作为神魂之名,他的第二人格没有他的异能,他在成神之后第二人格也不具有神魂,算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而清源将自己的本名宸漠原,毫不犹豫地作为了神魂之名。
  神明的力量来源于信仰和灵魂,而不是以往的元素,以获得力量为名夺取信仰为精神支柱,以信仰为连接将灵魂逐渐抽走化为己有,这就是所谓神明。
  “如今在下可以确定,”在人产生质疑之前,第二人格先生还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创世’的‘神明’,强调灵魂力量的深玖大人已经成为了这样的存在,你是不是也是如此呢?光明神大人?”
  欧阳霜辰的第二人格跟宸漠原也很熟悉,如今却用的这番完全陌生的口吻。
  “你应该已经被已经成神的原神格抹杀掉才是,”光明神能感觉到信仰之力的流失,却不为所动,“如果你有这样的力量,早就可以取代他了。”
  “成神以前你是不会问我这个问题的。”对方只是轻笑一声,不做回答。
  “那么,你觉得我……或者说我们,或放过你吗?”神明露出了点点怒容。
  “主人格不会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他,”他依旧笑得高深莫测,却大声喊道,“各位,你们也看到了!所谓神不过这种东西!不过是道貌岸然的骗子!想要去除信仰之源的,去陌界!陌界界主不是神明!”
  “你身后的人……不是云陌?!”光明神的眼中此时闪过惊异甚至恐惧,但他很快闭上眼睛,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是神明的神情。
  欧阳霜辰在成为黑暗神深玖之前就是凉薄冷酷之人,为人的时候都能将第二人格死死压制住让其永无天日,更可况转生成神。将这种状态下的次人格唤醒并且让他轻松占据主导地位……能做到的人只有两个。
  云陌与欧阳零。
  “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宸漠原还是人类的时候,唯一的弱点。”神明微微笑了起来,为省了不少麻烦感到舒心。
  然而下一刻高高的神坛就被空气切割成了五段,同时神明不坏之身被人类从胸前贯穿,人类接住掉出来的神力结晶——神核,把高高在上的神明直接砸进了地面。
  “给我滚下去!”
  匕首刺入自己心脏的位置挑出神核,次人格把玩着手中的小晶核露出有点落寞的笑容:“为什么乖乖任你压制力量到现在才出现呢?因为他们会伤心啊。云陌,宸漠原,以及……我们共同的哥哥。”
  “我本来就是被你强行割裂对那个女孩的愧疚而产生的,当然心地比你善良……”神力在灵魂疯狂冲击下开始溃散,次人格的欧阳霜辰看着纯暴力捏爆神核的欧阳零,感叹道:“不过咱们的哥哥一旦有了目标……还真是强啊。”
  他降到地面。
  “这个世界不需要神,”欧阳零在空中冷笑一声,降落到地上,一脚把光明神刚抬起的头踩入泥中,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有也不需要。”
  “啊……”远在陌界的极昼之殿,云陌收回推开窗户的手,脸上轻松了很多,“放晴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