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大纲文】若我一无所有(日本篇中)

正文前预警:
满脑子搞事无心写日常的产物
主角不是27的27all
原创主角 某原著已死几百年的人的转世
虽然主角很叼但他一直在用生命刷27的时髦值(为了变咸)
all的里面不包括主角 类似亲情
27被穿后,穿到了穿越者也来到这个世界的身体上,被主角拖回去养的故事
ps:作者偏爱2769(怂)





  21
  “我会在你的正式初战中见证你的实力并且对是否跟随你一件事作出最后的决定,”费迪里格看着沢田纲吉,眼中带着审视。
  这么快就决定一同前去黑曜的人手,还算上了并没有过特别多交集的云雀恭弥,口气轻松愉快,就像面对的不是穷凶极恶的犯人,而是多年未见的朋友。
  “我会让你支持我的。”虽然不支持也一样。我会记住你这个早抱上主角大腿的npc,有好处的时候自然不会忘了你的。
  “我拭目以待。”
  沢田纲吉突然看到费迪里格的眼神,快得像是错觉,却将他的心神瞬间凝固。
  那是如同看蝼蚁的眼神。
  回过神来,对方已经在给他的宝贝弟弟打电话叫他在去黑曜的时候带上午饭了。
  果然是错觉吧。
  22
  然而Luce差点被云雀恭弥提进黑曜。
  委员长大人觉得这个人草食动物一样的却是个强者,而强者没有挑衅他还在他的地盘上生存就是他的手下了,去黑曜还要拉上他。
  “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战斗拉上你都被你拒绝了……”费迪里格一脸无奈。
  “作为交换,我答应等他回来加入风纪委员……”Luce干笑一声,“以后不能跟你一起上学放学了呢。”
  “不错不错,成功掌握了给云守顺毛的方法,就是每天要早起,加油吧Luce。”
  “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虽然我前世的云守不需要顺毛,惹烦了打一顿就好了,需要顺毛的反而是年纪小的雾守……”费迪里格表情突然一僵。
  ……结果,走得最早的也是雾守。
  Luce看他兴致勃勃又黯然下去。
  ……果然,即使是在回忆之中,也很羡慕啊。
  这样的友情,这样的羁绊,这样的追思。
  23
  再去黑曜之前费迪里格一脸见鬼地接了一通来自XANAUS的电话。
  再重复一遍,XANXUS的电话。
  之前只见过两面,还有亲人的仇未报的巴利安头领。
  ……哦,还有侵权问题。
  “喂,费迪里格。”XANXUS低沉的声音响起,“老头子给我们的任务,跑到日本去了,我懒得动,你处理一下,就放过你父亲。”
  “……哈?”
  “烦死了垃圾!垃圾蛟,你来解释!”
  “喂费迪里格……混蛋boss要吃九代目御用主厨的牛排所以不去日本了!但放任那群家伙下去要出大事了!所以给你个机会!把那群家伙干掉!”
  “……”
  费迪里格默默把手机拿离自己的耳朵。对方挂掉电话,信息就传了过来。
  费迪里格脸色一变,一把拉过Luce就去研究了。
  里包恩一脚踩上Luce的脑袋,光明正大地围观。见状,费迪里格本身想直接给Luce看的手机收了回去,一起解释。
  “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的残党在这里,偷偷进行实验……”费迪里格脸色很难看。
  “那,不是骸的……”Luce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难怪云雀学长说有小孩子失踪。”
  “传说中的灯下黑吗?”里包恩倒是无视两人脸上的沉重,语气颇为明快地吐槽。
  费迪里格没有理这个得罪复仇者的人,直接打电话问日本分布这方面的消息。
  结束通话之后,费迪里格一脸无奈地关上了屏幕。
  “怎么样?”
  “就在黑曜地下室。”费迪里格脸色一黑,“还真是灯下黑……所以说彭格列不管的吗?”
  “谁知道呢。”里包恩倒是压力不大。
  Luce身后不远处,人影一闪而过。
  24
  不管谁出现都在沢田纲吉的意料之中,直到巴兹绑架了他的妈妈和蓝波。
  “应该,不是他们……才对……”
  沢田纲吉双目无神地喃喃。
  “看,只要彭格列自己刺自己一刀,不然我就杀了他们……”
  一群人用看傻逼的目光看向了他。
  紫发紫眸的少年阴恻恻地看向骷髅一般的双胞胎杀手,笑容狰狞地伸手——
  咔擦两声捏断手腕,直接把人丢了出去。
  “啊啦,你是谁家的孩子?”奈奈妈妈一脸开心,“是纲君的朋友吗?叫什么名字?”
  “嗯。”少年瞬间变成文静乖巧的样子,“我叫风间岚。”
  “你赶跑了坏人呢,要留下来吃午饭吗?”
  “好的~我可以来帮忙吗?”
  “嗯嗯。”
  费迪里格觉得他最近一定很欧。
  25
  “你们……是来就我们的吗?”树间的阳光照射在纤细少年的脸上,带着洁净与莫测,蓝发的少年就这么倚在树上,甚至有种柔弱的感觉。
  “……”这似曾相识的见面……
  Luce囧囧有神。
  “哦,当然!”山本武扬起阳光的笑容。
  狱寺的脸庞都缓和了下来:“啊,没事了。”
  但是沢田纲吉很方,那一瞬间他的慌张都写在了脸上。
  “我叫桦根……我可以带你们去找那个叫六道骸的人,”桦根少年小声说道,“自从他们来了,我们就过得很不好……”
  桦根不经意地看向两个早就知道他身份的人,费迪里格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而Luce……内心已经开始拼命吐槽了。
  他不着痕迹的轻笑了一下,继续带路。
  “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最后他在电影院门口,站定,装作害怕的样子,得到大家的同意之后,离去。
  “按照约定,我跟Luce不会出手。”费迪里格依旧用看智障的眼神瞟他,“我们还有我们的任务。”
  桦根的背影僵硬了一下。
  “是,请Luce大人看着我就行了!”狱寺回答得比谁都快。
  26
  “不是兰兹亚吗?”费迪里格看着自称六道骸的人,少年们正在战斗之中,首领沢田纲吉在看着,“那天你去送他们去港口,来接他们的人。”
  “也就是说……全部都是骸他……?”Luce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正在这时狱寺和山本被一把轰了出来。
  里包恩死气弹第一次打在了沢田纲吉眉心。
  “复活!拼死也要把剧情掰回来!”
  “剧情什么鬼啊?!”Luce吐槽。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无论是费迪里格还是里包恩,都死死地看着沢田纲吉的眉心。
  红色的死气之炎,属性为,岚。
  27
  “我觉得,九代目与家光先生应该给我一个解释,里包恩先生。”
  “是啊。”
  “哦对了,还有一种传闻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费迪里格的声音有点冷漠,“彭格列血脉的传承不是靠血液,而是靠灵魂。”
  “我想问家光先生很久了,他的儿子,还是他的儿子吗?”
  “Luce,走了,去见那群人渣!”
  28
  人渣说的就是真的人渣。
  等费迪里格与Luce一起找到地下室的时候,几乎狂暴的黑曜三人组已经扫到了最终boss。
  而人渣把实验动在了自己身上。
  正在吐槽六道骸把那些实验的孩子全部杀死是在搞什么鬼的Luce的吐槽戛然而止。
  他看着给自己注射了一管一管又一管各种颜色诡异的药剂的中年男人,以及如同看着垃圾让他注射的三个人,完全失去了言语能力。
  “彭格列没有抢人猎物的能力吧。”真名为六道骸的桦根冷笑着看着这边。
  “我从一开始就是这种打算。”“当然。”费迪里格与Luce异口同声。
  听到这种回答,六道骸出乎意料地没有嘲笑,而是继续盯着他真正的仇人。
  如果这个时候他根本没去看的人,大概就是他下意识信任的人吧。
  “费迪,彭格列没有在巴利安来以前就阻止实验,你知道为什么吗?”
  “试验品暗中培养可以增强实力,交给日本政府可以巩固地位,”费迪里格的声音带着杀意,“彭格列,真的烂了。”
  “呐费迪……”
  “怎么了?”
  “那家伙……当不了十代首领的吧?”
  “没有大空属性的死气之火,血统再纯粹都不行。”
  “倒不是想‘把本属于我的东西夺回来’什么的……”
  幻术污染。
  “毕竟我现在过得也很好……”
  斗气四溢
  “也不羡慕他什么都被安排好了……”
  血液四溅。
  “但是……如果是对未来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都知道,却不阻止的他……继承这样的彭格列的话……那还不如把它毁掉!”
  有什么从黑发少年的眉心冒了出来,摇曳着,似乎风拂过都会熄灭。
  “所以……我要成为彭格列十代首领!”
  而少年的眼眸如同漆黑夜里的光芒。
  橙色的大空火炎瞬间扩散,少年看着掌心冒出的澄净火炎,有些怔肿。
  下一刻,一双白色的毛线手套,“啪”地糊在了他的脸上。
  “居然飞到了这里……啊啊啊!”
  跟着追来的沢田纲吉的脸上一片空白。
  也许是因为这边已经人间地狱而那三人依旧奋不顾身,也许是因为空间都摇摇欲坠的情况下那两人还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但更因为,原本是他才有的能力出现在了,一个与原著无关的炮灰身上。
  “总而言之,先带上吧,Luce。”一边家庭教师的话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
  “不是说是你的学生才是这个武器的拥有者吗?你还有别的学生吗?这不是我的试炼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的学生是沢田纲吉,里包恩纯黑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你是沢田纲吉吗?”
  “我当然是!”
  几乎是瞬间,沢田纲吉爆发出尖叫。
  “你不是沢田纲吉,”而此时眼眸与火炎同色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戴上的手套已经变成纯黑,手背上银色的“X”。
  “——我才是。”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