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大纲文】若我一无所有(结局篇五)

正文之前预警:
满脑子搞事无心写日常的产物
主角不是27的27all
原创主角 某原著已死几百年的人的转世
虽然主角很叼但他一直在用生命刷27的时髦值(为了变咸)
all的里面不包括主角 类似亲情
27被穿后,穿到了穿越者也来到这个世界的身体上,被主角拖回去养的故事

















 
     91
  彩虹之子的试炼由风纪委员集合开始。当Luce少年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来到校门口集合的时候,迎来了委员长气势汹汹的,相当重的一拐子。
  由于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Luce少年只是被吓得瞬间清醒,并没有躲闪。
  拐子抽上了他身边的空气,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就说你一定会发现的,”Luce用心累至极的声音表示出隐藏自己的人的身份,“骸。”
  “那个,我们先退下吧,”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人,Luce看向其他风纪委员,“这位是云雀学长命中注定的敌人,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
  还在中二期的男孩子们瞬间接受了这个说法,大喊一声“委员长不要输给这家伙”然后集体遁走。
  “kufufu……什么叫‘命中注定的敌人’,给我解释一下吧,Luce。”
  “谁跟你这家伙命中注定。”
  “那你们有种不要打啊!”Luce看着依旧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吐槽。
  更正,少年的一天,从云守与雾守日常打架开始。
  92
  无论是彩虹之子的试炼还是初代家族的试炼都透着放水到放飞自我的特质。
  有些慌乱地完成了一部分,Luce回忆起来,还是很想吐槽这种试炼都会有点懵逼的自己。
  结束了初代岚守的试炼,Luce感叹对方一脸超凶,试炼却出乎意料的简单。
  “其实G吐槽过,”费迪里格给他补上一刀,“如果你给他保证一下,保证让白兰死得让他满意,他就给你过关。”
  “……哈?”
  自此,Luce在每个试炼刚见到人的时候就会来这么一句。
  然而初代雾守永远不走寻常路。
  “Nufufu,别想蒙混过关。”他说。
  93
  初代兼二代首领D•斯佩多,费迪里格评价为:死冬菇抽一抽就好了,不想让他抽打一顿就好了。
  然而后面还有一句没说。
  ——Giotto哼两声就好了。
  在指环争夺战结束还放下狠话说绝对不会承认你的继承,结果自己试炼结束Giotto喊了声“Demon”之后说:“看着这样的你继承彭格列也不错。”
  然后他眼神一凝,还想逼逼两句。
  “Demon。”
  “……雾之守护者在此继承。”
  这是何等迅速的秒怂。
  “这个戴蒙是他留在指环里的意识,又不是那天说绝对不承认你继承的真正灵魂。”费迪里格提醒他。
  “啊,我知道啊。”灵魂与意识,还是有区别的。
  初代他是怎么做到几百年存在于指环之中,还要欺骗费迪当初留在指环里的,还有他同伴的意识,告诉他们自己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存在呢?
  还是告诉他们我没有进入轮回,而这便是彭格列指环的代价?
  无论哪种,Luce只能感受到入骨的悲哀。
  94
  Luce找到Giotto的时候,雾之继承刚刚过去不到一个小时。
  少年明明自回到自己的时间就一直在思考,看到这位自己的先祖的时候还是突然紧张。
  “老实说,即使当了十年黑手党,我还是不喜欢它,更不想当彭格列的首领。”他说,“来了以后,我也觉得那位沢田君做的很好,换作我,可能真的就是那个‘废柴纲’了。”
  “我承认,我很羡慕他。有一直照顾他的妈妈,还有都给他安排好的,不需要犹豫和迷茫的未来。我甚至羡慕他身边有被安排好的同伴,即使那都是因为对方是‘沢田纲吉’,您的最后的血脉。”
  “但是,沢田君很奇怪,从一开始看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到不奇怪关于黑手党关于同伴的事情,最后甚至明知道未来身边的人会遭遇不幸也不阻止……后来我才知道,他把我们当游戏里的NPC,把周围的一切当作剧情,这样的人,是当不了首领的。”
  不知道优先保护谁,有必要的话会将同伴抛弃……这就是神明一般的高高在上。神爱世人,亦对世人一视同仁。神能创世但不能治世。
  “他不会对彭格列的现状有任何不满,反而会很乐意接受首领的位置,然后呢?首领的未来只是因为他是主角而已。”
  “我想改变彭格列,而他不行。”
  “虽然这对于我来说有点不可能……但是,失败与放弃是两回事。”
  “所以我站在这里,这就是我的觉悟。”
  没有费迪里格他可能早就失去了生命,没有黑手党的十年时光,他也不可能在这里面对任何意外镇定地若,没有同伴们他也不会让对彭格列的不满成为想要夺取沢田纲吉拥有的本属于他的东西的最后的理由。
  为了那十年,为了费迪里格,为了大家,他不允许他后退,哪怕这并不是退缩。
  95
  “我们一直在等你,彭格列十世。”
  “无论是繁荣还是毁灭,都随便你。”
  “请记住,指环上铭记着我们的光阴。”
  指环里的二世出现在费迪里格的面前,柔和了面庞……
  然后一拳对着已经不只是Sivnora的自己打了过去。
  96
  古里炎真最近一直很烦恼。
  新交上的,是彭格列十代首领的朋友,不是沢田纲吉,而是那个叫Luce的同学。
  那个同学有跟他相似的特点,比如,会从楼梯上滚下去。
  废柴见废柴,两眼泪汪汪。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Luce并不是让自己失去双亲的,沢田家光的儿子,这样的人成为十代首领,他是可以支持的……吧?
  97
  一阵剧烈的烟雾之后,橙发少年挂着厚重眼镜的身影显现,与这件事情画风不符的乖乖学生入江正一苦恼地长叹一声,向身后看去:“麻烦死了……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情……”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他没有回头,似乎早已确信身后之人的会发出怎样的回应。
  然而他瞳孔就在那一瞬间被放大,然后软软倒下。
  身后之人接住了他倒下的身体。
  “准备好了唷~不过,我可对别人安排的剧本可没有任何兴趣呢~”
  98
  白兰真的,很皮啊。
  choice战开场的时候白兰就被一阵粉红色的烟雾淹没的时候,Luce由衷地想到。
  倒是十年后的白兰委屈地撇撇嘴,干脆利落地把玛雷指环褪下,抛在空中。
  “本来还想多玩一会儿,没想到……‘我’也是这么想的啊。”
  戒指被一双明显年幼许多的手接住,戴上。
  白发的少年少了眼角的紫色倒皇冠,反而笑得有些单纯许多:“哎呀~初次见面,十年前和十年后的大家,我来找你们玩了♪”
  99
  “非常抱歉,原著的世界被无数人的心愿锁死无法进行任何改变……我们只能把你放到与原著完全相同的平行世界。”这是穿越以前,唯一的记忆。
  “无论是我还是Luce君,都没有走发生过的故事的打算哦♪”这是十年后的白兰说过的话。
  “正一啊,跑到意大利了,说什么电子制作大赛……”被十年后的自己威胁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期跑到那么巧的地方。
  “我不是你们的引导者,否则也不会这么快过来。”费迪里格这么说着,对所谓的“引导者”毫无兴趣,似乎早就知道是谁。
  沢田纲吉满脸悲愤:
  ——他就知道这群人绝对不可能乖乖按照剧情来啊啊啊啊!
  100
  很久以前,这个世界的杰索家族的继承人还只是个在校大学生,浑身上下衣服都是非主流,还自己在衣服上面挖洞,一副破破烂烂的落魄形象。
  然而就是这个人,发现自己是世界上仅有的三名玩家之一。他开心地汲取上面的力量,与平行世界的自己沟通交互,思维碰撞。
  如同其他的世界的他那样,他去吉留罗涅家族,很快地让其中一位还是小女孩的玩家暂时出局,并且将两个家族合并成他心爱的密鲁菲欧雷。
  理所当然地,他等到了那位跟他同龄彭格列十代首领,Luce•唐维丝亚,作为最后一名玩家登场。
  ——不是沢田纲吉?
  相异的容貌与名字召示着青年被夺取的存在,只有那澄澈的大空火炎证明他与其他平行世界的“沢田纲吉”是同一人。
  除了名字,对方将属于他的一切都夺了回来,而叫沢田纲吉的青年在日本成了一名极其优秀的上班族,没过几年就以优秀的业绩成为了领导。
  年轻有为,相貌俊秀,举止优雅,除了从未有过恋人与挚友以外,作为普通人,沢田纲吉优秀到不可思议。
  最后由于名为“沢田纲吉”,白兰并没有放过他。
  青年主动迎上了子弹,在闭上眼睛的一刻,感到了解脱。他想起来了自己的故乡,故乡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想起了为了喜欢的女孩打开家庭教师Reborn,又被里面的主角沢田纲吉吸引的那个自己。
  ——为了不成为真正的“沢田纲吉”的弱点赴早已期待的死亡吗?
  白兰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但Luce•唐维丝亚并不让他觉得无趣。夺回自己的东西的男人总用一副他一定会作死的微妙眼神看着他,甚至正式见面的时候也偶尔会流露出一点来。
  年幼的十年黑手党生活没有改变这个男人的本质,改变的是他的态度。不是为了绝不退让的同伴赶鸭子上架,而是为了将黑手党改革而主动担下这个位置的。因而白兰渗透与掌控世界的路,要比别的白兰艰难与漫长很多。
  而在他刚有眉目开始加快征服世界的步伐的时候,最强的那个白兰死了。
  强大到平行世界的自己反抗他,都可以毁灭那个世界,将那个自己化成无意识火炎体的白兰,在十年前的,十四岁的沢田纲吉的火焰下化成了一声释然的解脱。
  他明白了那个自己要反抗他的原因。
  ——所有还活着的白兰也都知道了。
  但是,很多白兰的世界,沢田纲吉已经死在了他们的手下。
  白兰找到了能吸收火焰的一个自己,如同八兆亿最强却死于年幼飞沢田纲吉之手的自己一样毁掉了那个世界,在对方根本没有反抗的情况下,get到了自己的雷之守护者。
  又通过某个世界作死的自己,得知了彭格列初代的基因——那个世界的自己为了搞死坚强地活了几百年的D•斯佩多专门给Ghost找了个“相当强大合适”身体。
  他已经回不去了,因为这时候的Luce已经毁灭了彭格列指环。
  不少世界的他也只能接受毁灭了彭格列指环的世界,却没想到这个世界只是七三强行支撑着的空中楼阁。
  消失了一角的七三,加上失去了除大空以外的阿尔克巴雷诺的奶嘴持有者,世界终于开始崩溃了。
  白兰不在乎世界是否毁灭,只不过他做的,为了征服世界的一切全部付诸东流。在茫然之际,Luce找到了他,用一贯的“你又在作死了”的诡异语气说道:“你怎么杀了他呢?”
  真正使世界崩溃的,是被规则认作同一人的“Luce•唐维丝亚”与“沢田纲吉”其中一人死亡,另一位还活着。
  不存在死了一半的人。
  世界的规则,坍塌了。
  而他,找到了与那耀眼火炎站在一起的可能。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