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日神]双向逆转(一)

  “呐,听得到吗?”
  似乎有什么声音,从遥远的混沌彼端传来,穿过一些错综复杂的,或是绝望又或是希望的,又或者什么也不是的东西,最后到达他面前。
  一瞬间,那些似乎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与记忆,就这么真正不属于自己了。
  睁开有些混沌的双眼,看见少年柔软的白发生长肆意,看见灰色的眸子透出柔和的绿,莫名想到了那双眼睛出现疯狂绝望的样子。
  少年很关心他。完全是小心翼翼而又带着点距离的态度,见他无法想起自己的才能,就自动给他找好了理由——冲击过大造成的失忆。
  他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他所遗忘的,绝对不是才能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
  ……无关紧要?
  好一点之后他被自称狛枝凪斗的少年带着去认识其他的同学,依旧在纠结自己下意识并不在意才能的问题。
  他可是记得,自己拼命说服家人,就为了能进入这所学校的大门……
  那么在他面前又有了新的问题,既然他拥有被选中的才能——虽然那玩意豪无所谓,他的家人应该非常开心地接受,并支持他才对。
  ——所以他为什么会不在意才能啊?!
  只记得自己叫日向创的少年跟着新同学狛枝凪斗来到了最后一名同学面前,准确地说,是狛枝一直想找到这个人,结果没找到,对方反而自己来到了他们面前。
  少年与他们差不多的身高,黑色的长又厚又长,几乎拖到地上,红色的瞳孔夺魂摄魄。
  但更令日向意外的是,对方与他一模一样的身形与面部五官。
  “神座出流,”对方说出了不知道汉字该怎么写的诡异名字,定定地看着日向,一字一顿,带着一种慢条斯理的空洞,“才能是,超高校级的,希望。”
  “我叫日向创,”他伸出手,对方迟疑了一下,握住,“才能的事情还没有想起来,请多多指教。”
  “无妨,”对方这才有了正常的语速,但依旧带着空洞,“那种东西根本无关紧要。”
  日向在今日,首次,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他觉得这个看起来很高冷的“希望”,非常亲切。
  “日向君也很幸运呢。”去房间的路上,狛枝说道。
  “嗯?”他不解,他根本没有跟那位神座出流多说两句话啊?
  至于日向为什么知道对方在说神座的事情——从见到神座开始对方就很开心,发现他和神座说了两句话还相当意外的样子,对他的态度也更尊重了。
  “那位神座出流君居来主动找日向君了,真是不可思议,”狛枝赞叹着,“身为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君却意外的有点冷淡呢,没想到在日向君面前说了那么多句话,我越来越期待日向君的才能了呢。”
  还是老样子,无法理解。
  ——还是老样子?
  “能让神座君感兴趣的日向君,一定有比我们都强大的,厉害的才能吧!”
  “哈哈,但愿你的期待不会落空。”日向创打了个哈哈,想着自己带进学校的行礼,不知为何有点急切。
  还是自己常用的箱子给来到陌生世界的一点点安心。被遗忘的记忆,陌生的环境与奇怪的粉色兔子,以及与现有记忆严重不符的,自己的判断力,都无时不刻在向他释放着压力。
  虽然完全不至于被击垮,但至少有点不安。
  结果等他打开自己的箱子,他更加不安了。
  夹层上有一个他一眼就可以发现的暗格。他看了半天,完全没看出破绽,而自己却能一眼发现。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暗格,发现里面有一个对讲机。
  对讲机毫无动静,他不得不和大家一样开始收东西,直到对讲机亮了起来。
  他沉默地按下绿色的按钮,女孩安静平淡的声音传来,却温暖地想要流泪。
  “日向君,能听到吗?”
  他狠狠地揉了一把脸,回到现实,用尽量不颤抖的声音问道。
  “是的,你是?”
  贾巴沃克岛的现实侧,瞬间兵荒马乱。然而即使是这样,其实也不算身处于现实的女孩子露出温柔的笑容。
  “没关系,实际上我们也是初次见面呢,我叫七海千秋,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应该也是日向君的同学来着……但是,很抱歉,我没有进来与大家并肩作战……”
  “并肩作战……”日向创深深地叹了口气——今天见到让他无力的事情太多了,“说吧,我本来——是准备干什么的?”
  “日向君注意到了啊?”七海眉眼弯弯,“虽然没有记忆,但不知怎么觉得日向君变厉害了呢。”
  “我们应给很熟悉,结果都是去了记忆——”
  “嗯,不过,日向君就是日向君呢——不知道什么我就是这么觉得,”少女的声音活泼起来,说出了很残酷的东西,但声音依旧带着希望,“大家将要开始自相残杀哟,据说,这也是我们,经历过一遍的。”
  ……
  “按照活下来的大家讲述,我是的那个叛徒与凶手,被处刑了之后,日向君带着剩下的大家走出来了。”少女的声音没有一丝阴霾,似乎还是充满希望的样子。
  “而我为了让大家重新醒来,重启了游戏,提前进来控制住了江之岛,要求重启自相残杀游戏,在大家死亡的时候激活意识,唤醒他们?”
  这么残酷果断的事情,是他能够做出来的吗?分析过去的记忆,他没有做到的能力;分析现在的实力,他没有那么狠心。
  “控制住江之岛桑的是神座君,决定重新开始自相残杀是大家一致的决定,因为……只有这种办法了。”无奈的声音传来,算是安慰。
  而七海刚才的陈述中,做到这些的,是“你”。
  告别了七海,去迎接估计很暴躁的黑白熊。如他所见,阴云密布的天空一声雷响,出来一只毛绒玩具一样的,半黑半白的矮熊。
  不得不承认,还是很有震撼效果的,起码震撼到了神座和他以外的其他人。
  暴力碾压了兔美,让她变了一个更凄惨的形象之后,黑白熊一扫浑身不爽,干劲满满地重新出现。
  “锵锵!黑白熊校长闪亮登场!”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神座出流,对方猩红的眼睛眯起,看了黑白熊一会儿,随后隐晦地向日向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理解对方的意思——黑白熊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黑白熊校长地表示给你们一点时间整理一身破烂泳装来到中央公园,见证伟大的时刻。
  说实话,真正面对的时候反而索然无味。被剧透失去了不安与慌张的权利,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一柄刀,将面前黑白色的熊与它背后的少女剖开,七零八落散成无数数据。
  这时,慌乱才显露出来。
  神座出流经过他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眼中的血色毫不犹豫地向他倾倒,内心的点点慌张又在瞬间消失殆尽。
  即使对方眼中的锋芒对着自己毫无掩饰,他依旧觉得,对方无法伤害到自己。
  最后,他想起来七海的话。
  “日向君确实是没有才能呢,但日向君做的,比有才能的人好很多。”
  而我现在的样子……
  ——哪像是没有才能啊?
  “噗噗噗,来自黑白熊学院长的命令!”黑白熊说,“来自相残杀吧!”
  惊慌的,不屑的,冷静的,批判的,茫然的……宛如普通人一般,超高校级才能的同学们乱成了一团,而只有狛枝凪斗与神座出流异常安静。
  身为“超高校级的希望”,任何变故都不会改变心境,而“超高校级的幸运”……表情就有点奇怪了。
  混合着习以为常的绝望的,有期待着什么的眼神。
  因此真正的预备学科普通人一脸茫然,正好与其他人的反应不相上下。
  大家各怀心思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手上还拿着所谓的动机视频——被十神强行换过的版本。
  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十神白夜,与他巨大的体型不符合的,是细腻的心思,他保证成为领头人以及……不会让任何人死亡。
  失去记忆的日向,数据恢复的七海,以及根本没参与过上一次杀戮的神座根本不知道要防着什么人,要做什么准备。
  只不过十神白夜谁都不肯相信的性格特质,不太适合成为贵公子,成为财阀之主。只不过,他那不容置疑的口气,谁也不信任的态度,倒也适合成为现在的领导人。
  新学期的新同学不会顾及什么陌生感,他们都是天之骄子,不在乎能否跟别人无法相处,对彼此,对其他人都相当不客气。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很快地熟悉起来,日向也能毫无顾忌去帮忙去一起玩。
  即使有“即将展开厮杀”的心理阴影,他们依旧在尽自己所能,不断改善心态与生活环境。
  只不过,在十神提出要通宵开展庆祝会的时候,依旧有人选择反对,自相残杀的阴影依旧被笼罩了他们。
  实际上,据七海说,宿舍内被设计成了无法探查的地区,在宿舍内死人其实更有趣。
  一点也不有趣吧……
  第二日下午,他们提出打扫那间即将包夜的旧馆打扫问题,正在互相推卸的时候,狛枝在一边开口:“早就知道这种情况,我就准备好了,能为大家做点什么,我还真是幸运啊。”
  “你又这样说了,”日向吐槽,“实际上你的幸运很多人羡慕的。”
  “……你没有必要。”一边的神座挑了挑眉,口气平静地陈述事实。
  “是啊,没有必要,像我这种垃圾虫一样的才能……”
  大家纷纷走神讲话望天啊哈哈干笑打发时间无视这人。
  狛枝洗好签,大家纷纷走上前一人拿走一根,随后随着“三,二,一”一齐拿出签的那一头。
  “啊。”无奈的惊呼。
  “啊!”惊讶的惊呼。
  “……啊。”明明毫无感情,但听起来怎么都是在幸灾乐祸的惊呼。
  大家的目光纷纷从自己手上干净的签上转移到日向的手上的,末尾红色的签。
  “我的运气还真不好啊。”日向深深地,在狛枝复杂的神色中,叹了口气。
—tbc—

我正要发,我的手机,27的电,自动关机……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