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黑子all】凭本事装B凭什么说我是个O(八)

我流黑篮与我流ABO
时间在正剧结束之后,剧场版之前
前情戳头像→
开学综合症结束,进入更新模式




  巨蟹座今日的幸运物:蓝色头发的人带着眼镜的照片。
  绿间本来是想发邮件的,奈何昨天对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感情莫名上心,导致置顶聊天都变成了聊天室。
  绿间:黑子,你有眼镜吗?
  青峰:?
  发现错屏,绿间索性不藏着掖着了,只是个幸运物而已,又没什么事。
  黑子:原来如此,虽然我父亲有眼镜,但是……我现在已经在教室里了。
  青峰:你这家伙,不是要跟火神一起晨练吗?
  火神:先说一句我跟这家伙没有约好!每次都正好碰上就一起晨练了。昨天黑子有点晕,今天就我也没晨练,强行把他带到学校了。
  桃井:哲君有点晕?以哲君的体力,应该睡一觉就恢复了才对。
  绿间:那现在找戴眼镜的同学借一下?现在小真已经从山坡滚下来了!连带板车和我一起!
  火神:……高尾吗?!你们那边怎么样?!
  绿间:姑且还是活着……还能抱怨我的板车很久没修理了……事实上我前天才修理过!
  赤司:……绿间的运气还是全靠幸运物呢。
  绿间:就是啊!站起来都踩到空罐子噗哈哈哈哈!
  青峰:……喂,这家伙幸灾乐祸啊。
  黑子:那个……唯一到教室的戴眼镜的同学,在赶作业,不外借眼镜。
  绿间:就一下不行吗?
  黑子:那个……绿间君本人的话,要求有点高。
  黄濑:真的,小绿间以前也有要过金发的照片。那时候他的要求能把职业模特的我逼疯。
  那还是初中的时候,几人之间只是朋友和队友,在经历了绿间各种惨状的整个篮球部都在看着黄濑。职业模特无可奈何一笑,站起身随便照了一张。即使随性,也有种光彩四射的帅气,有着杂志上不可多见的,运动中才有的,带着锋芒的气息。
  可惜,对绿间毫无作用。
  “表情严肃一点,这不是你的杂志!”
  “咔嚓。”
  “表情尖锐过头了你这个Beta!你是要把你的粉丝全部吓走吗?!”
  “咔嚓。”
  “太衰了!我这是幸运物不是倒霉物!”
  “咔嚓。”
  “笑容别这么撩,你要我在大街上被围观吗?!”
  整个早训时间,篮球部就在黄濑崩溃似的“咔嚓”“咔嚓”中度过了。绿间满意地洗出照片的时候,黄濑黑着脸推掉了放学后的工作。
  从此之后,只要是相关人士,一般都会拒绝绿间的请求,向黑子这样算是应了一半的回应,足以见得他有多温柔了。
  火神:我去找队长看看。
  然而其实同样温柔的不止黑子一个人,见证过绿间失去了幸运之后有多么倒霉,他可不能坐视不理。
  很快,他就借回了眼睛。黑子戴上眼镜的那一瞬间闭上眼睛,缓冲戴上那一瞬间带来的眩晕感,随后随意地举起手机对着自己拍了一下。
  反正这只是个开始。
  果不其然那边绿间很有意见:角度表情背景都太随意了,你这算自拍?黑子!
  而网络的那一边,高尾看着绿间一边保存图片一边嫌弃的样子,抽了抽嘴角。
  对方运气很差,要不要找找自己的幸运物看看波及到自己的时候能不能拯救自己跟对方?
  他看了一眼还给绿间的手机,拿起了自己的。
  “我看看,晨间占卜……卧槽小真你……!”高尾盯着巨蟹座后面的幸运物。
  ——恋人戴着眼镜的照片。
  恋人。
  “我说小真,先不提吐槽,”高尾有些头疼,“你这样麻烦别人做无用功真的好吗?”
  “今天晚上过去道歉好了。”绿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明显是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扣,意图明显。
  “啊是吗……”高尾放弃了思考。
  ……以小真你今天的运气,能碰到黑子吗?
  对此相当质疑的少年义无反顾地找到了自己的幸运物,却发现这对自己根本没有用。
  再次感叹自己的搭档有多么不可思议,高尾决定除了对方产生大危机和部活动时候,离对方远一点。
  虽然他的决定不一定做得到就是了。
  那边,黑子举起手机拍的好几张。都被否决,不习惯笑着的少年整个人这次是真的笑不起来了。
  上课铃声即将打响,在队长与前队友的眼镜危机中间,黑子还是选择了——
  “咔擦。”
  “喂黑子,打铃了哟。”
  “……啊。”少年看着网络对面“笑得太僵硬了”的批评,一瞬间就后悔了。
  然而,第一节课的老师已经及时地站在了讲台上,一双眼睛慧眼如炬,已经看了过来。
  好好的少年说怂就怂。
  一节课的时间黑子仗着自己存在感低,对着自己不停地“咔擦”“咔擦”,火神忍无可忍吼回去一句“黑子你给我适可而止!”却被老师批评了。
  搭档被批评,黑子愣了一下,却看向手机屏幕,有些不可置信。
  绿间:合格了,这张勉强可以。
  就算还是不行,搭档被批评在前,黑子也会停下自拍狂魔的道路,只不过他点开明显是随手拍的照片……
  照了这么多自拍他也掌握了不少技巧,这张照片采光和角度都不太好,角落还有点糊,还不如前面几张的效果。
  “这张,确实最好看,”同班的Omega少女经常在网上放自己的写真,也算是名人,但由于男朋友不允许拒绝了成为模特的邀请,下课时间黑子找到了她问,她仔细看了看黑子的十几张自拍,得出了肯定的结论,“采光角度之类的,在模特面前都不是特别重要。”
  “那……”黑子有些疑惑,这几张都是他啊?
  “表情啊,表情。”女孩子凑过来,体贴地将自己的信息素收敛起来,手机放在他眼前,“这张的黑子君,很有Alpha的样子呢。其余的,都显得有些平庸了。”
  “啊……”黑子愣了一下,随后笑起来,“谢谢你,岛田同学。”
  “啊,能帮上黑子君就好了。”女孩子并没有问黑子事情的原因,露出理解的神情,转身对后桌的同学八卦,“黑子君也是Alpha啊,有巨蟹座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吗?”
  “女朋友吧?男生不在乎幸运物的。”后座的女生也是个Omega,也不太在乎黑子的事情,“话说我的新男友啊,居然要求现在就标记,虽然标记可以去掉没错啦,可是刚交往就要求标记是不是有点烦?”
  “哎?我家的光君都跟我订婚了,还是不想标记我哟?”岛田有些头疼,“光君就是太死板了,模特的事也是,标记的事也是,明明大家都不在意的。”
  黑子的身形一顿,随后低头看了看手机,在绿间的界面停留了一会儿,又抬起头。
  手机的屏幕蓦然变黑,将一切未说出口的疑问和关心全部隔绝在了这一边。
  放学之后的篮球社兵荒马乱。由于身为队长日向由于第一节课没戴眼镜没听讲的缘故,被老师罚打扫从一楼到五楼的厕所。
  厕所分了男女ABO六个性别的厕所,由于ABO性别差异太大,还不在一个区域。
  于是整个篮球社都遭了殃,尤其是借眼镜的火神和用眼镜的黑子,更不能幸免于难。
  在大家洗干净一身厕所的气味之后再度集合,都能在彼此眼中看到那个身心俱疲到窒息的自己,连吐槽黑子和火神的力气都没有了。
  唯一使用监督特权没有打扫的相田丽子小姐挥了挥手,表示今天先解散明天加训,一看时间还没到平时解散的时间。
  黑子没有走,他在等人来找他。
  火神询问了两句,没有等他先走了。
  以黑子对绿间的了解,对方会专门到学校来向自己解释,虽然他们并没有约定什么。
  等到夕阳,快到平常解散的时间,电话铃声响起。
  黑泽千明的父母,带最近状态很差的儿子来散心,晚上暂时住在黑子家,黑子的父母说,晚饭需要黑子早点到请客的寿司店等他们。
  黑子的父亲还神经兮兮地告诉黑子,黑泽千明的父母是女A男B,按这个遗传黑泽应该比较确定是Alpha的,结果成了Beta,而黑子的父母是两位Beta,却成了Alpha,要小心别打击别人的自尊心。
  顺便一提,叫黑泽千明的妈妈离黑子的妈妈远点。
  青梅竹马两相情悦最后又分手了什么的,嗯……
  本来就是不太可能的等待,黑子干脆地应下,背起早就准备好的书包,向寿司店走去。
  ——一整天没有锻炼,明天早点起补上吧,顺便拉着让他最近不太正常的黑泽君一起。
  (选择继续等待进入绿间线)
  ——安广君,黑泽君晚上住我家。
  ——是吗,和阿姨一起就好,这几天我好好想想,跟千酱的关系……
  ——嗯,一个人安静地思考一下吧。
—tbc—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