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十三)

算是幕间物语吧……



  Xanxus来的比其他成员都晚。毕竟之前巴利安只是收到委托挑拨离间而已,本来想着这个人是一开始出局的,应该怨念颇深,没想到对方毫无兴趣,看在丰厚的酬劳的份上才答应内部人员的要求。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牵绊,实际上是很容易建立起来的。
  比如说堂而皇之住进沢田家的客房的Xanxus,一句“我是家光上司的儿子。”就让奈奈妈妈想起来沢田纲吉五岁的时候来家里的那位老人,于是便打开门,热烈欢迎对方的到来,她甚至记得九代首领喜欢吃什么菜。
  正好在吃的方面非常挑剔的Xanxus遇到了怎么也无法让他挑剔起来的奈奈妈妈的饭菜,所谓的感情牵绊就这么建立起来,等沢田纲吉把玩着那双看起来就很热的毛线手套和林珏一起回家的时候,Xanxus已经很认真地在跟奈奈交流怎么选优质的肉类了。
  两人进门的时候连“我回来了”都没喊完,就这么僵硬在那里。
  毕竟一直很凶恶的人一脸柔和乖巧无害实在是一种视觉冲击。
  “给老子把下巴合上,滚进来!”一边同样很僵硬的斯库瓦罗低吼,随后看着心情很好的两人,默默记笔记,内容是——
  #论如何给自家挑食的BOSS选择理想的肉#
  “他们平常差不多就是这样子,”沢田纲吉语气复杂地解释,“只不过Xanxus一向没找到合乎心意的厨师,有点暴躁。”
  槽点过多。
  摆脱了见了个鬼的交往生活,林珏明显满血复活,首先针对得罪了的前“情敌”送去不少讨好的礼物,然后在今天,他把狱寺以“家里煤气泄漏暂时还不能住人”的理由,带进了沢田家过夜。
  括弧,住在沢田纲吉房间里。
  要是真的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睡一张床可能不仅不挤,还能增进友情。而这两个人的内心都是成年人了,不仅不会增进感情,还会平添一分羞耻。
  然而林珏态度强硬,带着一丝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尖锐与一往无前,等狱寺反应过来的时候沢田纲吉已经被说服,就这么被区区一个林珏安排上了。
  本来就不太坚定的少年就被林珏直接推进家门,一边和他才掐完的贝尔笑了一声,露出满口白牙:“嘻嘻嘻,王子的手下败将来了。”
  世界重启之前狱寺就在指环战中输给了他,十年后拥有了匣兵器倒是因为同家族没有正经打过,前几天沢田纲吉带着林珏冲进日本分部,没有带狱寺的原因就是狱寺输给了他。因此,贝尔这么嘻嘻嘻笑着,毫不心虚。最终大空战的时候的胜负根本不算,重点都在揭露Xanxus的身世上,跟王子没什么关系。
  “是你这家伙偷袭还有脸说我!”狱寺当即就炸了。
  世界重启明显有重置心理年龄的功能,比如狱寺一点就炸,比如山本的棒球之路还是遇到了瓶颈——虽然他最后成了剑道家。
  然而有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比如,巴利安表内俱污。
  一脸沉重地阻止Xanxus挖墙脚,沢田纲吉依稀记得自己的母亲并不是Xanxus喜欢的类型,对方理想的女性类型是强势的,桀骜不驯的,实力强悍的类型。
  ——所以说那句“转告家光要是他不能好好照顾这个女人我不介意收下”是什么意思?!
  作为青梅竹马沢田纲吉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对方的日常抽风。
  虽然喜欢的类型不代表就是喜欢上的人的类型,但喜欢的类型总是比其他类型容易喜欢上不是吗?黑手党那么多强势强大的女子。
  “这是理想型又不是喜欢的类型,”林珏一脸古怪地听完对方的吐槽,“理想型更多的是理想中的完美的或者是能与自己比肩的类型吧?喜欢的类型……”
  “起码我觉得应该喜欢跟自己性格互补的吧?”
  多少人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思考什么理想型什么喜欢的类型?然后喜欢上的那个,就是他们的理想型,就是他们的梦想。
  “话说27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男孩子也行。”林珏问道,“就是问你喜欢的人的类型。”
  “等有真正喜欢的人了再说吧,”闻言,沢田纲吉露出温柔的笑意,“无论她是怎么样的,我都会喜欢。”
  这是怎样的博爱,又是怎样的专情?林珏看向对着沢田太太温言细语的,非常不符合性格的Xanxus,对方红眸轻飘飘地看过来,带着与以往不同的平静,明显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
  林珏恍然想起,自己已经忘记了为之看家教,为之变腐,却连背影都无法得到的女孩子的音容笑貌了。
  如果我能回去……
  算了,那种事情,到真正发生的时候再想吧。
  Xanxus毫不嫌弃沢田家的小房间住进来的下场是,林珏滚去了费迪里格家。
  ——和Xanxus的巴利安一起。
  “嘻嘻嘻,你就是那个抢了Luce身体的家伙?”贝尔戈菲尔问道。
  “……我叫林珏。”已经做好了被集火的准备,少年目不斜视地按响了费迪里格的门铃,贝尔戈菲尔刚准备继续说什么,门被从里面打开,门后的少女打断了他的话。
  “林,还有巴利安的各位,欢迎。”
  “唔,风间凪。”玛蒙飘起来,打了个招呼,又落回了莫斯卡的手心。
  把人迎进门,少女请了自己家的人把几人的行李放到为各自准备好的房间里,安排妥当,眼神已经瞄向了巨大的机器。
  “这次的哥拉•莫斯卡——”
  “王子早就也想问了。”
  “哦,BOSS换了个东西进去,反正只需要火炎填充,”这次也不是他们打架,平常的动力就够了,斯库瓦罗打开外表上看不出来的舱门,里面滚出一个怎么看怎么像九代首领的人偶,心脏的位置里面死气之火正缓缓燃烧,“要不是有十年后的技术还真造不出来。”储存火炎的装置。
  “嘻嘻嘻,凪,有笔吗?”看着与九代首领相差无异的脸,贝尔戈菲尔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是,有的。”由于风间岚最近沉迷画画,家里全是各种各样的笔,风间凪随手拿过一支,“这个可以吗?”
  “嘻嘻嘻……没有王子用不好的笔——这是什么?!”
  “啊,我拿成毛笔了,”风间凪毫不愧疚,在小刀的银光闪出来的那一瞬间赶紧把准备好的马克笔交了出去,“这个,给。”
  贝尔:……
  贝尔戈菲尔给人偶画了一个丑到扭曲鬼脸。
  一边嘻嘻嘻地笑着,一边给老人的脸上再加上咧开的大嘴与并不整齐的b一口白牙。
  玛蒙:“贝尔,你六岁吗?”
  贝尔戈菲尔,生理年龄十六岁,心理年龄二十六岁,写作六岁。
  正在这时,门再度被敲响。然而来着似乎自己就有钥匙,随意地敲了两下,就自己从外打开了门。
  “哇哦。”
  白色的布偶(肥)猫轻巧优雅地落在地上,面对杀气毫不在意地溜向身为它主人的风间凪。
  声音本来是清冷的,但是此时已经带上了战意与灼热。云雀恭弥亮起双眸,战意瞬间沸腾起来,抬起的手肘边缘即使隐藏在校服外套下也掩饰不住亮起凌厉的弧度。
  从居家喂(肥)猫散步的模式到战斗模式只需要一瞬间。
  “这就是那家伙说送我的‘大礼’?很好,”巴利安的杀气也逐渐凝聚起来,云雀恭弥满意地说道,“就像非洲大草原一样。”
  “那家伙?”林珏小声问风间凪。
  “可能是……哥哥吧。”风间凪表示很头疼。
  重新回到儿时,云雀好久没有遇到像样的,带着杀气与血腥的对手了。风间凪抱回来的(肥)猫和六道骸很识趣地交给自己的云豆平息了喜欢小动物的少年好战的心情,却不是长久之计。
  “哦,都在啊。”
  云雀挑眉,侧身让开就是不想跟他打架的费迪里格,真正的户主,少年身上也带了点血腥味,并不来自他手上刚杀的,新鲜的鱼,这令他身上的杀气更为肆意起来。
  “要打架,吃完饭再说,”费迪里格口气懒洋洋,“巴利安的坐了几个小时飞机还没吃饭,我刚去邻镇才回来,都饿了。”
  “哦,要是我不同意呢?”云雀看了一眼瞬间取消戒备的巴利安,在看了一眼画得面目全非的人偶的脸,攻击姿态未取消,气势却已经有所放缓。
  “岚马上会来,他做饭。”
  “哦?“云雀瞬间收回拐子,看向巴利安,“就让你们多活一会儿。”
  林珏:……什么鬼啊?!原来风间岚做饭很好吃吗?怪不得凪一直不会做饭!
  “费迪,我查清楚了,切尔贝罗机关确定没有重生反应……”门再度被打开,云雀杀气瞬间再度窜了起来。
  “哎呀好巧,这不是恭弥酱吗?”瞬间变成甜到发腻发口吻,柳生唯身上杀气也节节攀升,眼睛危险地眯起,“好久不见了呢~”
  “这叫同属性相斥,”风间凪在一边小声对林珏吐槽,“其实我们三个是一起回到十年前的。”
  这俩云属性彼此都看对方的作风不顺眼,连带着人也不顺眼,正好小时候又都认识,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在打架斗殴,回来以后愣了一下,随后相当有默契地决定,先撕再说。等他们撕完,风间凪已经溜达了一圈得知他们的现状了。
  “所以,他们的本质很像的。”只不过性格和表达方式天差地别。风间凪吐槽。吐槽完她发现全场都在看着她,愣了一下,对上了两双危险的云属性的眼睛。
  “emmm……”
—tbc—

全场MVP风间凪小姐
以及风间岚做饭到底有多好吃系列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