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出all】人偶你儿子离家出走了(下)

预警:绿谷收养了个久厨儿子
大面积原创人物一闪而过

  敌联盟的BOSS,All For One的弟子死柄木弔为了第一英雄人偶的安危去赴约结果被抓了个正着的消息,在敌人中不胫而走。
  大家纷纷听者绷不住悲伤的脸去哈哈哈哈,闻着落下了感动喜极而泣的泪水,喜闻乐见。
  你也有今天。
  相比他的老师是整个敌人的主心骨,死柄木就不太会收买人心聚拢人望了。敌联盟成为整个敌人新的“秩序”就耗费了极大的代价,结果听到人偶被绑架了,利用儿子让他不敢逃脱反抗的事情一传到他耳里,死柄木就愣了。
  经历了“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这种事情是来威胁我的”→“绿谷被抓了能威胁到我吗”→“好像真的能啊”的脑回路,一边的渡我就已经冲了出去。
  “出久君我来救你了!”
  “等下,我去,”他阴沉地站起来,声音宛如来自地狱,“上面说的,让我一个人赴约的吧。”
  一个绿谷出久搅翻整个敌联盟莫过于此。
  核实信息的事谁也没提,带什么暗中布置都被死柄木否决,黑夜的象征就为了白天的象征落进了别人的陷阱。
  可喜可贺。
  更使他气愤的是,绿谷的皮儿子根本就没被他们抓到!只要上一下网就能在所有新闻网的头条看到!
  突兀地出现在各大城市又突兀地消失,再度出现就在另一个城市了,那小子是控制空气的又不会空间跳跃!
  废掉双手不及时医治就凉了的死柄木“嘶”了一声,听到了人偶没了个性都能逃到外面再被抓回来,甚至把两个敌人带向了正道想跟着他,又听到人偶的皮儿子并没有被抓到反而被记者发现了录下了一段采访,深深地抑郁了。
  一个牵着这边的注意力一个钻空子逃跑,根本不需要他!
  姓绿谷的没有一个跟他有半点关系!
  刚这么想,一个身影就这么被推了进来。
  绿谷出久脸上还有淤青,干笑一声看着手上的手铐,随后看着他,眼神有点微妙。一贯正义的,带着谴责与敌意的眼神变成微妙的,还真不太能够适应。
  “那个……死柄木……”绿谷欲言又止。
  “才不是啊!”结果被强行打断,死柄木眼中红血丝几乎要溢出血来,“绿谷出久,你的只能死在我手上!敢抢我的猎物的家伙……毁掉就好了!”
  然而你现在被折了双手,在地牢里咆哮,活像一个可以动的表情包。想要逃出去只能等待伙伴的救援,或者跟着面前的人先出去,再等同伴的救援。
  “总而言之,还是谢谢你的关心了。”绿谷出久也有这种谜之执着,就像欧尔麦特送All For One进了监狱,他也要送对方进去一样。
  这种想法只在知道自己个性真相的青梅竹马和儿子说过,前者很气地说自己也不会放过那家伙的,后者看着他的眼神诡异了好几倍,随后表示父亲你开心就好。
  并不能成为临时同伴的两人在牢房的两边,连遥遥相望都没有。似乎没有人想要开口,却又不习惯和一直以来的宿敌共处一室。
  “你那个混蛋儿子……”最后死柄木还是绷不住,开口,“怎么还没被抓住啊?”
  “快了吧?”绿谷早已习惯身边的人各种各样的恶言,反而给远处为自己跑来跑去的儿子补了一刀,“他应该就是乱跑吸引那些人的注意,找机会向英雄求助。找到英雄了反而会被抓住。”
  “哈?”
  “因为他不能暴露自己求助了的事情,肯定要出来继续牵扯那些人的注意力。”儿时的碎碎念初显规模,“但是出云的耐性跟小胜差不多,肯定忍不住直接反击甚至主动抓过来然后直接来找我”
  “切,什么都知道似的。”毫不留情地嘲笑之后,没到三个小时,一个还是少年的身影就直接被丢了进来。
  对,丢。
  然而一身惨兮兮的绿毛小鬼看到他们俩眼睛一亮,随后他们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瞬间压缩到极致,随后猛地放开,空气就直接炸开,炸穿上面的地面。
  小孩子爆seed拼命,小疯子爆seed不要命。
  总之绿谷出久和死柄木弔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死小孩一口血喷了出来。
  然而,空气爆炸之后,像是回应一般,更加猛烈的爆炸声一路从敌人的阵地蔓延过来。
  闷哼一声,死柄木弔直接被不知从哪涌来的黑雾包裹,之后什么也没剩下。
  “小胜!”绿谷出久已经在爆心地没有到达的时候惊喜地喊出来声,一面准备扶住倒下的儿子,没想到对方晃了晃,对着冲过来的敌人抬起了手。
  空气再度压缩,随后向敌人释放。
  空气压缩炮。
  三日半没有进食喝水,还在被封印个性的情况下几次逃跑的绿谷出久看着乱作一团的新晋敌人群体,这才感觉到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眼前都开始发黑。
  但他还是冲着肩膀已经有些宽阔的儿子,和冲来的青梅竹马,用尽全身力气,露出放心的笑容。
  随后,意识陷入黑暗。
  职业英雄的体力恢复的很快。等绿谷出久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见爆豪突然肩膀一撞把同样在自己眼前看着自己的轰挤出了自己的视野。
  绿谷:……
  “小胜,你这是在干嘛?”
  大肆报道情况记者如临大敌地连环发问靠在救护车上面色苍白的绿谷出云少年骗了整个普通人的冒险而又大胆的所谓“离家出走”的计划,曾在镜头前痛斥父亲不负责的少年也因为放下心来,说话少了不少锐气与做作。
  “我说的那些,并没有多少夸大事实,但我真要离家出走就不可能是这个'原因,”少年有些无奈地说道,“毕竟绿谷出久永远是我心中最棒的英雄。”
  不是英雄人偶,而是绿谷出久。那天一身平凡打扮的绿谷出久,在昏暗的孤儿院,向独自一人的他,伸出了手。
  在牵扯住媒体与众人视线的少年之后,爆心地变回了爆豪胜己,人偶变回了绿谷出久,焦冻变回了轰焦冻。
  “废久你赶紧给我躺着接受治疗,然后去死!”
  “……爆豪你的‘去死’变成褒义词了吗?还有绿谷,大家都在担心你,我也是。”
  “吵死了这是贬义词啊!”
  “谢谢你们,轰君,还有小胜,出云给你们添麻烦了。”
  “最麻烦的难道不是你这个废物吗?!”
  ”还好,出云很乖。”
  还是轻灵的日丽御茶子露出无奈地笑意,一边帮助受到波及的群主,一面有意无意挡住暗中打量他们的视线。
  放晴了呢。
  然而绿谷出云心情还没有彻底放松下来。少年的目光从打闹的中心移向爆豪胜己,轰焦冻,一边的心操人使,偷偷望向这边的常暗踏阴,最后脑海里又浮出了刚才惊鸿一瞥的死柄木弔。
  最后他轻笑一声,带着少年也有的请嫩与变声期的暗哑,视线回到原点,自己的父亲身上。
  他的第一位求救对象其实是爆豪胜己。离别前已经在往身上套战斗服的男人问他:“为什么是‘先生’?”
  当时他没反应归来对方在问什么。
  “你的称呼。”爆豪先生盯着他,“我,轰,常暗,还有心操,甚至死柄木那个家伙。除了我们你都直接喊的叔叔阿姨。”
  没等他回话,对方直接得出结论:“你知道了。”
  我们对你父亲的心思。
  “是啊。”于是少年扬起笑容,明明毫无血缘关系却带了几分少年绿谷出久的影子,“如果有一天你们中的谁不再是‘叔叔’了,我改不过来了怎么办?所以,先委屈你们这么生疏的称呼啦。”
  儿子没有人陪伴终生于是绿谷引子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有人送他走向终点,于是才有了绿谷出云的存在,于是绿谷出云从小伴随着“没有妈妈”的嘲笑。
  但是他一直都清楚一点,一定有人能牵着父亲的手,走向最终。那个人,不是他,也不是未来还没有影子的One For All的下一位继承者,而是某个与他并肩走过的人。
  ——我将在你们之中选出一位成为我的“妈妈”,撒,究竟会是谁这么幸运呢?
—end—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