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出all/出胜线】人偶你儿子又在cos爆心地(下)

之前 人偶你儿子离家出走了 的出胜线
时间为绿谷出云二年级升三年级的暑假
不敢打出胜tag的咸鱼瑟瑟发抖


  “你就是那个连续杀人犯?连敌人都算不上的家伙?”绿谷出云问道,却没什么表情。
  绿谷出云很生气,后果是……没什么后果。
  他只是妆也没卸披着一身道具就找到了要找的家伙,然后固定了个性为瞬移的那家伙周围的空气而已。
  原本心心念念着要演反派boss的上沼并没有及时出场,明明他比所有人加起来还要认真。
  绿谷出云属于那种后出场的主角组,在台上不能下台找人,派去找人的同学冲他们摇了摇头,表示没找到人。
  毕竟主旨是吹台下的家长们,然而家长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席了也没有太多继续演下去的价值。
  未来的英雄们也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以及,他们这时候最应该做什么。找杀人犯是职业英雄的事情,找上沼才是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也是唯一能做的。
  然而绿谷出云还要惨一些,他没找到上沼,找到了杀人犯本人。
  嗤——黑鬼喷雾。
  不过确实,绿谷出云对这个人,怨念深重。
  就因为这个人他的父亲不来参加他的校园祭;就因为这个人上沼的反派计划没了,演出草草收场。
  “都跑到学校里来了……上沼在哪里?”
  对方扭曲了一张笑脸,气吐如兰:“天堂。”
  绿谷出云表情都懒得变一个,抬手一个空气炮轰了上去。
  距离真正追捕犯人的英雄人偶到场,还有两分钟。
  距离绿谷出云被他父亲的smash波及轰飞,还有两分零一秒。
  “出云对不起看你太像小胜了以为你不要紧的QAQ!”
  “……老爸你道歉以前我是没生气的。”
  “对不起QAQ”
  “左右是我实力不够也没什么,”再努力就行了,绿谷出云不忍直视,“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您和爆豪先生不会觉得我想他……”
  “对不起——咦咦咦出云你也觉得你自己像小胜吗?”
  “结果好像全世界都这么觉得——啊,暴露了吗?”绿谷出云更加不忍直视了,“我也是最近才想起来的,我一直在下意识模仿他。”
  孩子一般会下意识模仿双亲的行为。绿谷出云是单亲家庭,可并不与全心崇拜的父亲性格行为一模一样。
  因为在他潜意识里,他并不是单亲家庭的孩子。
  “出云QAQ……等等你这么说的话……小胜也这么认为?!”
  绿谷出云冷静了一下,指向对方的身后:”你自己问他。”
  绿谷出久僵硬着回过头。
  “——小小小小胜?!”
  随后瞬间回过头,眼神凄厉悲戚:“出云他什么时候在的?!”
  “你在说我太像他了就没留手的时候……”
  ”绿谷出云。”爆豪在他们身后说。
  “是!”
  “上沼有司还没找到,去找。”爆豪先生下了命令,眼神依旧在绿谷出久身上。
  “是!”少年的眼神变得担忧了一瞬,给了整个人都不好了的父亲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绿谷出云打开定位,找了个班上同学没搜到的地方,假发都没扒,腾空而起。
  希望明天迷你版的爆心地,疑似爆心地的儿子出现的消息不会引起多大轰动。
  找个上沼有司出动了在场的全部职业英雄,A班全员留下没回家,就为了找个仿佛人间蒸发的上沼有司。
  “你爸爸会担心的哟。”绿谷出云站在少年身后说道。
  “绿谷吗……怎么是你啊。”上沼有司没有回头,听出了同学的声音,“成天爸爸来爸爸去的优等生,也能找得到人?”
  “我也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星来帮我定位啊,”绿谷出云完全没有听出这里面的讽刺似的,毕竟这是事实,“你没事喜欢来这后面废弃的工厂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那怎么现在才来?”上沼这么问道。
  “以为你被犯人抓走了,”绿谷出云平静地回答,“所以找与了他相关的地方,所以,回家吧。”
  这就有点关心则乱了,包括他的同学们,都明知对方的实力,却听到对方被抓就失去了方寸……明明他父亲就不是这样的。
  “吵死了一直在念叨回家烦不烦啊?!谁能像你一样这么喜欢你爸爸啊?!”上沼有司喊道。
  “我初一的时候,被敌联盟绑架了,后来回来才知道,父亲为了我,对敌人稍微有点过激了,还好当时有人阻止了他,”绿谷出云想了想,说道,“而上沼伯父……刚才因为对犯人施暴,现在在警局里面哟。”
  私自对敌人用刑的职业英雄,根本不可能有好的结果,加上上沼的父亲还是末流……可能会就此失业也说不定。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想当英雄,我记得好像是想研究战斗服来着,也真没有谁要求过职业英雄的孩子就一定要成为英雄。”绿谷出云看着猛地站起来的少年,口气平淡,“只不过那次我被敌联盟抓走了,而那群人只是想激我父亲。
  “那时候我就明白,要想摆脱总被抓走的命运,我只能成为敌人,或者英雄,正好,我崇拜我的父亲,甚至有的时候想要超过他,然后反过来守护他……所以我才来雄英,所以我根本没兴趣却一定要争第一。”绿谷出云直视对方惊愕的眼睛,“跟你说这些,只是因为我看出来……你根本就不想成为英雄而已。”
  就像曾经的我一样。
  上沼冲向了警局。在班级聊天室里面发出了找到人了各回各家的消息,绿谷出云刚松一口气……
  他就发现,自己松早了。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的战斗服设计图偷走复印一份再乱改的理由?”身后传来声音,“你这个死小鬼。”
  绿谷出云对他周围两百米的空气有绝对的控制权与感应的能力,不能发现存在的,也就是远超过他的职业英雄和敌人了。
  “那、那个……最后你不是采用了一大半嘛……”少年僵硬地回头,看见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一边打绿谷出久一脸爱莫能助,于是到嘴边的话就变了,“所以你们是在一起了吗?!”
  其实也没有偷不偷的事情,大概就是爆豪的助理有事情,正好绿谷出云小朋友很闲,就委托这孩子把新设计的图纸给爆豪送过去。于是小朋友的研发欲蠢蠢欲动,找个地方复印了一份,才把原件送过去,回去对着复印件改改改。改完他就丢在了桌上,被他爸绿谷出久发现了一个正着。这份复印件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爆豪手上。
  “嗯。谢谢了,出云。”绿谷出久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自以为隐蔽地看了爆豪胜己一眼。
  于是绿谷出云也笑得傻乎乎,傻逼一样的笑容维持到了第二天继续的校园祭。
  “话剧再开?!”随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行了吧绿谷,”前座的星正在奉命登记坏了的演出道具,“人偶要来看你还这种反应?”
  “是吗……那爆心地也要来吧……你不也没有多高兴吗?”绿谷出云开始翻自己的包,“因为我和昨天的犯人打了一架……所以……假发算是凉了。演出服还行……”
  “因为你上面就一件披风……”
  “……滚吧你。”绿谷出云不想看他,“话说回来,到底是哪个混蛋提出来的要重新演一遍?”
  “最先提出来的——是人偶。”星唯一笑容满面,“随后没有看多少的职业英雄也跟着附议了。”
  “咳,真是一个英明神武的伟大明智的提议啊。”绿谷出云瞬间改口。
  “噗哈哈哈哈——最后上沼也想重演一遍,学校和我们就同意了。”
  “上沼啊……”绿谷出云点点头,“那我加油吧。”
  “顺便说一句上沼很期待与你的对戏,”星的笑容中恶意已经藏不住了,“虽然我是主角,但你直面boss的戏份还是最多的。”
  众所周知爆心地喜欢抢人头,尤其是人偶的,哪怕人偶一般都不跟他抢,更喜欢救人。因此还有人专门做了个短篇历数爆心地抢了人偶多少次人偶的视频剪辑。
  八百万信被此洗了脑,找人写了篇爆心地抢人头然而实力不够,还是与人偶合作一起击败了魔王的诡异剧本。
  毕竟你主角永远是你主角。
  换成演员,就是有一场绿谷出云与上沼有司的单独对戏。
  主角都是背景板的那种。
  写剧本的人也只是写出了自己心中的爆心地,绿谷出云看着有点出戏,一般那一段都混了过去。
  绿谷出云的思考时间没超过三秒,就拍案而起。
  “八百万!那一段solo!我要改剧本!”
  “好啊,”回答他的是上沼有司,“全程即兴,来不来。”
  “好啊,”那一瞬间星唯一以为对方已经入戏,却猛然想起这才是真正的绿谷出云,“你以为你面前站着的是谁?”
  ——你小子,在他们提到‘妈妈’的时候,想的是谁?
  ——是你哟。
  你以为你面前站着的是谁?
  ——是那两个人的孩子啊。

—end—
这孩子飘了,不如我们把他——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