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出all/出轰线】人偶你儿子直播跟踪你蜜月(上)

之前 人偶你儿子离家出走了 的出轰线
时间为绿谷出云二年级升三年级的暑假
不敢打出轰tag的咸鱼瑟瑟发抖

  绿谷出久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又在哪里,感觉到周围两个熟悉的气息,一个还在动。
  “出云……”
  “是,父亲请抬一下头。”
  他迷迷糊糊地把头偏到一边,孩子似乎抽走了他脑袋下面垫着的东西。
  “我这是在家里吗……”
  “是啊,昨天是您让我去把您带回家的,忘了吗?”
  “……是吗……”
  意识再度陷入混沌,一边的绿谷出云嘴角抽搐了一下,把手上枕头上染上白浊的枕套扯掉,换上另一个干净的,垫了回去。
  又睡着了的父亲嘀咕了一句,又枕回了枕头上。
  昨天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父亲一个电话把他一个未成年人带进了酒吧——当然,是侍者陪着进去的。到了包房看见就父亲和轰先生一起喝的半醉,桌上放着一张婚姻届。
  当时侍者和他全部傻眼了半天,绿谷出云才反应过来,叫车回家。
  轰家自然是不敢回了,他把两人一起送进了主卧。
  然后他在次卧并没有睡着。
  堆满的洗衣机按下启动,少年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此时充上开机,瞬间就被各种电话塞满了。
  绿谷引子 17个未接来电。
  八百万信 4个未接来电。
  星唯一 3个未接来电。
  饭田晴继 2个未接来电。
  ……
  爆豪胜己 1个未接来电。
  准备给打得最多的奶奶回个电话——他也估计自己父亲昨天晚上和轰先生一起填了个婚姻届的事已经上头条了。结果感情上最想回复的未接直接打了进来。
  “……爆豪先生。”他接起电话,说道。
  “——我不会祝福他们的。”沙哑而又冷静的声音从那一头传来,带着些死寂。
  “……我知道了。”绿谷出云仰起头,直视刺眼的阳光,任由电话的那一侧挂掉。
  绿谷出云还不叫这个名字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爆豪胜己。当时也只是对方事务所的公益活动,对方却因为自己的头发脸型很像绿谷出久而主动来找自己说话。过两天,他最崇拜的英雄就降临到他的面前,问他你想要一个家吗……虽然不太完整。
  从那以后,关于母亲的妄想都转嫁到了那个给自己带来父亲的人的身上。
  ——没有想象中的难受。
  毕竟他已经十五岁了,离幼年的梦远了。
  绿谷出云缓缓挂掉电话,露出笑容来向绿谷引子回拨未接来电。
  迷梦游魂终需醒。
  “奶奶——”
  “小云!!!出久他结婚了怎么不告诉我!!!”绿谷引子声音带着喜极而泣,“我记得轰君是个好孩子,还是那个安德瓦的儿子……”
  绿谷出云不明白如今第一英雄的母亲对曾经第一英雄的崇拜之情:“奶奶,这件事我昨天晚上才知道。”
  “是吗?要不要举行婚礼?要不要等你爷爷回来参加婚礼?轰君的家长……安德瓦也会来吗?!小云你到时候坐哪里……噫我要和安德瓦坐在一起吗?!”
  “奶奶冷静点……总之,先让爷爷回来吧,父亲他们还在休息……”我看着电脑上的网页,“两边事务所也同时放出了给他们放假的声明,趁这个时期让他们好好休息,嗯?”
  “好的……”泪眼摩挲的奶奶依依不舍地挂掉电话,绿谷出云打开班级同样炸了的聊天室,对于身后一定跟着家长的同学们统一回复:
  “是的,他们在一起了。”
  “我还在给他们洗床单,你们懂得。”
  班群寂静了一瞬间,再度沸腾起来。
  “我们懂得哈哈哈哈。”
  不,绿谷出云满脸沧桑,你们不懂。
  洗衣机发出了讯号叫他滚过去晾衣服,绿谷出云刚忙完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门铃响了。
  他手忙脚乱地冲到门口,对着猫眼往外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绿谷出云:救救救救命——!!!
  这是一条有声音的消息,很快有人嘻嘻哈哈问发生了什么。
  绿谷出云:安德瓦在我家门口,还是我们多年没见过的英雄模式,超凶!
  众:哈哈哈哈求直播!
  绿谷出云愤怒地把手机砸上沙发,一鼓作气打开了门。
  “你就是绿谷的儿子?”居高临下的审视目光,换作平常绿谷出云已经瞪回去了。而他只是点点头,让开通往房内的路:“是,我叫绿谷出云,请进。”
  轰炎司没有给绿谷出云一个孩子难堪到门都不进的地步,一坐下来还没等绿谷出云问他想喝什么,直接开口道:“既然他们还没起来,那我就问你了。”
  同性之间的婚姻早已被允许,轰炎司所较真的不过是“为什么欧尔麦特的继承人会把我的焦冻拐走了”这种事情,而不是儿子和男性在一起这种基本的东西。
  这一点,要是绿谷出云刚高中的时候没有经历穿回父亲小时候,围观父亲黑历史的惨案,他还真想不到上上辈的弯弯绕绕。
  “你的母亲是谁?”轰炎司问道。
  “我没有妈妈,”绿谷出云就知道要查户口,说道,“我是被父亲从孤儿院领养的。”
  “嗯。”轰炎司点点头,看起来还算满意。
  一个小时后。
  轰炎司站起离去,绿谷出云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就直接仰面朝天花板倒了下去,满脸的生无可恋。
  “以后叫我爷爷,出云。”这种话,应该是没问题了吧。
  “出云,”有个刚才离去的魔鬼的儿子从楼上走下来,蹲在他面前,平静地说道,“辛苦了。”
  同样是俯视,然而亲切了很多。
  “你们醒了啊……醒了就不要放我一个人对待那么恐怖的安德瓦呀……”这下是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
  “因为,已经十一点了。”轰焦冻歪了歪头,一把把根本没睡觉的小孩拉起来,“出云你先去睡一会儿,外卖到了叫你。”
  “我会做饭啊……”无奈地抱怨了一句,绿谷出云摇摇晃晃地上楼睡觉。
  下午的时候去正在实习的事务所报了个到,新的任务交给了他,让他按照一条路线去找人,推测出了那人的目的地。
  ——很多大臣的儿子,富商的儿子,政客要员的儿子,莫名其妙地被变了个性别,然后整怀孕了。
  整出人命了简直使人智熄,随后,知名英雄加上身后一个不小的财阀的八百万百独子,八百万信被绑架了。
  班长没了的整个二(A)班集体气炸,等他们带回班长之后发现班长变成了小一号的八百万阿姨,不过对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他就逃掉了。
  虽然八百万信暂时还在昏迷中,这么一来,所有事务所的实习生都在拼命争取调查犯人的工作,尤其是他们班的成员。绿谷出云拿到的,就是出事的地点变更图。职业英雄们分析出了对方的活动轨迹,随后推测他下一个出现的地点。绿谷出云接到的,就是其中一个推测地点的调查。
  给个性为黑客(划掉)信息安全的班长发了封邮件希望他醒了后看见,随后准备明天的行李。
  “为了营造一种和平盛世的气氛,事务所以及国家高层希望我们度个蜜月,张扬一点。”正在晚饭时间,听见了两位父亲的讲话。
  上层的人可能还有麻痹犯人的意思,绿谷出云听着,也不排除他们希望两位英雄正好撞到那个家伙,顺手解决掉。
  “明明出云都在努力工作……出云?”绿谷出久伸手在孩子面前晃了晃,“我和轰君要度蜜月了,出云是有事务所的工作吧?”
  “是。”走神的少年反应过来,“你们去蜜月要不要顺便探望一下八百万阿姨?”
  “啊,是信君住院的事情吗?”绿谷出久很快反应过来。
  “是的。”一开始大家眼里都是循序渐进地执行任务,接触不了这么高的核心。直到接触到这种任务的八百万信出事。
  “如果他醒了,请务必告诉我。”这么说道的第二天,绿谷出云在车上收到了父亲的邮件。
  ——已经决定去奈良了。
  少年回复到:蜜月快乐。
  ——当然,我喜欢轰君。当然希望和他有个完美的蜜月期。
  然而绿谷出云的手僵硬了一下——他好像记得他买的车票,也就是自己的目的地也是奈良的吧???
  少年看向自己的车票,再看向父亲的第一封邮件,再看向车票,迟迟的“咦”才发出来,随后勾起笑容。
  绿谷出云V:下面我将跟踪父亲人偶与另一位父亲焦冻的蜜月,大家小号见(๑>ڡ<)☆
  发了不到一个小时,再删掉。然而这时候疯狂的转发截图已经保留下了他的“罪证”。
  就从车票开始。
  少年挡住目的地,一张车票就这么发到了小号上面,下面瞬间全是评论转发。多数都是“好想看到目的地嘤嘤嘤”“去拦截这个小鬼吧这样打扰两位英雄不好”“前提是你要找得到他”“绿谷君对爸爸再结婚有什么看法”之类的东西。
  日常欺骗媒体感情的少年戴着不起眼的棕色假发看了看窗外,换成微博大号表示父亲新婚快乐,随后继续看着窗外发呆。
  ——你们不是想借英雄人偶和焦冻的蜜月掩盖你们儿子不见了或者出事了很急很急的内心吗?
  那我就借他们儿子的名义把他们直接推上头条,完全盖住你们儿子失踪的消息好了。
—tbc—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