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出all/出胜线】人偶你儿子又在cos爆心地(上)

之前 人偶你儿子离家出走了 的出胜线
时间为绿谷出云二年级升三年级的暑假
不敢打出胜tag的咸鱼瑟瑟发抖

  学园祭准备干什么?
  整整一节课过去,雄英二(A)班的学生们还在争论不休。最后身为班长的八百万信一拍桌子站起来:“那就卖情怀好了!”
  班长的提议是,由于如今最出名的好几位职业英雄的孩子正好就在曾这个班上,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演了勇者斗魔王的童话剧,他们就cos各自的长辈——没有长辈的随机自己角色,出那个童话剧的续篇好了。
  于是绿谷出云托着腮冷静地说道:“那八百万你是要女装吗?‘’
  随后全班喷了。
  众所周知,当年在这里坐着的,现在的八百万家的一家之主,即使儿子和丈夫跟她姓,也不能改变她是为女士的事实。而此时于此处提出建议的八百万班长,是个男生。也就是说要演自己的血缘长辈,他必须女装。
  “那就这个吧,”正好铃声响起,班主任懒洋洋地出声,“我记得隔壁班的相泽老师还有保存当年的剧本和录像,找他要来应该很容易。”
  伴随着全班哈哈哈哈哈,班主任老师挥挥手走出,深藏功与名。
  然而同样众所周知,嘴贱是要辅助代价的。
  当年参与过童话剧演出的,现在孩子在这个班的家长们都很高兴,尤其是八百万信的母亲八百万百本人。在话剧排练期间就经常仗着职业英雄打个招呼就可随意进出雄英打特权进来,表示要给每个孩子制作演出道具,假发化妆品服饰一应俱全。
  真是好用的个性,可惜她的儿子并没有继承下来。
  “绿谷你刚说什么?”八百万信笑着温柔似水,看向一边的嘴贱同学。
  “什么也没有~”绿谷出云翻了个白眼,一边听到真正温柔似水的声音。
  “出云君,你的服饰做好了哟。”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随后,演出当天,教室被曾经在这里上过课的职业英雄们挤爆了。
  “儿子我跟你说你要连你妈妈那份的一起努力知道没有?响香的表演者在哪里?去帮她呀!帮她适应角色……”
  还没进门就听见了上鸣那个蠢货的声音,随后他那个面瘫的儿子的声音中透着生无可恋:“爸爸,我们已经准备上台了。”
  爆豪胜己一把推开教室的门,看到了一大群本应该非教学区等着孩子们的,利用特权溜进来的职业英雄们。
  对,还包括女儿不在雄英却混进来的那个大饼脸。
  整个教室瞬间寂静了下来。
  对,还是那个大饼脸,松开了蹂躏饭田天哉儿子努力固定成父亲发型的罪恶之手,莫名其妙地问道:”咦,爆豪君?你怎么在这里?”
  “这不是我的台词吗?!”爆豪气不打一出来,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废久那个家伙半路上遇到了个个性为瞬移的连续杀/人/犯,居然叫我替他来!”
  “原来如此……”
  “那么你呢?”爆豪问道,“你女儿又不在雄英。”
  “嘿嘿嘿想看小云扮的小久,就混进来了。”日丽笑得很开心。
  “话说出云那个死小鬼呢?”爆豪环视周围,没看到绿谷出云的影子。
  “试妆出来的效果八百万阿姨不满意,带他去重新弄了,”父亲根本不能拯救他的头发,饭团少年鄙视地看了对方一眼,接口道,“不过想看到扮人偶的绿谷君,你们注定要失望了。”
  “啊?”其实也很期待的爆豪皱起眉头。
  “为什么?”饭田天哉即使被鄙视了也要问出真相。
  日丽想到了什么,瞬间以最快的速度捂上了嘴,然而还是暴露了:“……噗。”
  “你知道什么……”爆豪还没有问完,教室门再度打开,绿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一贯棕发棕眼的星唯一就这么出现在他们眼中。
  虽然和他们记忆中高中时代的绿谷出久差异很大,但这不妨碍他们看出绿谷出久的扮演者是这个孩子。
  “爆爆爆爆心地——?!”头皮发麻,条件反射想去抓头发,星少年在碰到假发的时候瞬间缩回去免遭回炉再造的命运,然而这并不能改变粉丝见到偶像的僵直时间。
  “……”爆豪移开眼睛,表情有些复杂。他习惯了绿谷出久仰慕中带着几分厌恶又有几分认真想要超越的眼神,此时被这样眼中只有仰慕的“绿谷出久”注视,却又不爽起来了。
  明明以前觉得,要是只有仰慕就好——你只要仰视我的身影就好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爆豪猛地扭头环视整个教室。
  整个教室,只差一名如今在这里上课的学生。
  整个教室,只差一名“曾经在这里上课的学生”。
  “……喂……不是吧?!”
  下一刻,教室的门被生无可恋的少年一把拍开,绿谷出云气势汹汹但是表情上十分生无可恋地出现在门口,手上拿着手机刚结束通话。
  “我爸说他不……爆豪先生……?”同样陷入僵硬状态,绿谷出云的反应就正常很多,“父亲说有人替他来……”
  “你那是什么蠢表情?”爆豪“啧”了一声,颇为不满,“你这个角色,给我演好了。”
  “是。”绿谷出云点了点头,手上提溜着还没换上的表演服饰,一身体操服,看得在场不少职业英雄和学生都愣了。
  “那是绿谷的孩子?演爆豪?!”
  “这真的不是爆豪的孩子吗!”
  这是职业英雄们。
  “吓死我了多么正常的父子对话,那一瞬间我以为绿谷其实姓爆豪……”
  “爆心地还没结婚呢想什么呢。顺便一提绿谷这样子真的很像爆心地,宣传海报就让他人偶爆心地的各cos一遍拍一张P在一起好了。”
  “星会哭的,真的。”
  这是学生们。
  “吵死了!你们是不是忘了这小子跟废久一样的绿毛?!”爆豪首先对着昔日的同学吼道,随后瞪向这群并不怕职业英雄们开始围观的学生们,手上小型爆炸噼里啪啦,“开场还有两个小时,你们这群要演戏的臭小鬼还有心情看戏?”
  “嗯好像听到了八百万你要我拍两个人的剧照?别因为缩在常暗先生的鸟头里面我就听不出来,”绿谷出云笑眯眯,身后黑气蹿得猛高,“其实我刚有看到八百万阿姨偷偷按照你的尺寸做她的英雄服……你的女装似乎……”
  “妈妈?!”八百万信满脸不可置信的绝望。
  “本来是想让你回家穿给我看的,既然被出云君发现了……”八百万百瞬间拿出与身上相比小上一号的衣服。
  八百万信,生无可恋。
  还小的时候,绿谷出云就经常被取笑——明明是很厉害的英雄的孩子,不仅没有遗传那么强大的个性,也没有母亲,甚至没有传来人偶结婚的消息。
  什么私生子,母亲和别人生孩子……可以说虽然父子俩都甘之如殆,但没有母亲,没有妻子却有孩子,依旧是两人人生中唯一的污点。
  对于学校里各种明嘲暗讽,绿谷出云一般没兴趣和傻逼一般见识,过火了他就拿个性吓回去,时间一长堵着他的就成了高年级的学生了。
  职业英雄的孩子之间都有着一种谜之清高与执拗,就算是被欺负也不能还手,毕竟会连累到父母,甚至自欺欺人觉得他们不配于自己相提并论,绿谷出云就是其中的典范。
  然而,有的时候面子与尊严并不是同一件东西。那天三年级下学期开学,他在开学典礼之后,把三个即将毕业的六年级给打趴下了。
  随后老师就各自请了家长,由于问清楚了怎么回事,家长们纷纷表示要向人偶道歉。
  结果来了个爆心地,人偶半路上去怼敌人去了。
  这是爆豪胜己第一次代替绿谷出久被找来自儿子麻烦,也绝不是最后一次。几个六年级的家长面面相觑,最后讲明了事情的真相,当然也有把事情推给绿谷出云班上的低年级生的意思。爆豪看了一眼知道惹了麻烦哭唧唧的绿谷出云,那委屈巴巴的小模样像极了小时候的那货,再看一眼鼻青脸肿被揍到怀疑人生的三个高年级,感觉微妙。
  “那家伙,我是说人偶啊,”他想到了事情的起因,“就算没有妻子,他的儿子也比你们的儿子优秀,他也比你们都要强大,所以,你们的孩子,只是在嫉妒而已。”
  “道歉的话我会带到,”他一手拖着死小鬼的后领把人提起来走出去,“放学了是吧,我就带他回家了。”
  回家路上,他看着没再哭泣的死小鬼,问了一句:“他们说你妈没有妈的时候,想的是谁?”
  “哈?”
  “‘哈’个鬼啊,说废久就能考虑他的影响忍着,一说那个根本就没有的母亲的时候怎么就打人了?!”
  “——绿谷!!!马上你就要上台了!”
  绿谷出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后台睡着了。
  当时他不知道爆豪先生对父亲的心思,是什么回答的呢?支吾着混过去了吧。
  少年一边七手八脚地检查自己脸上五官锐化的装束,一面整理了一下毛茸茸的披风,感叹全场就他露的最多,随后踏上了舞台。他露出张狂的,桀骜不驯的怒气与傲气并存的夸张笑容,身后是红龙与火焰席卷。
  演出之后跟他说吧,那时候的想法,与那之后发生的事情。
—tbc—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