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出胜】单项逆转

之前说好的1000字小段子,变成了3000多快四千的短篇……

我的手它有自己的想法_(:з」∠)_

前文戳头像……出胜线后续,但不看不影响阅读……

皮皮云(划掉)绿谷出云君是出久未来收养的孩子……不是亲生【高亮】




  1

  “来自未来的实习英雄们回到过去,究竟是为了怎样的敌人?怎样的敌人才会差点和两位雄英的实习生成为校友?面对认识的人,他们又会作出怎样的选择?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英雄在线】,我是主持人夏泽纱绫……”

  “切……为什么我要看这种节目?”

  ——明显就是类似于科普敌人知识,类似于详细介绍通缉令上的敌人的节目,那种东西看网页上的就行了,没必要浪费时间。

  “两位是英雄名为‘星云’和‘穿梭者’的雄英学生,这位少年就是‘星云’,少女就是‘穿梭者’,两位同学,不和大家打声招呼吗?”

  “大家好,”男生笑容得体,向屏幕这边点了点头,口吻温和,“我是星云。”

  “我是穿梭者,”女孩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是很认真地看向屏幕那头,声线有些清冷,“请多多指教。”

  “那么我们快点进入正题吧……两位所追逐而来的敌人,是怎样的呢?”

  “敌人名‘心灵恶魔’,照片提供给你们了,嗯,已经放在屏幕上了,和我们一样的16岁,”星云说道,“个性是‘心理暗示’。”

  “精神脆弱敏感的人只需要中他的个性就会中招,放大一方面的感情,作出不太能够挽回的事情;而本身坚定乐观不容易被影响的人,还需要外界的刺激……”穿梭者思索道,“比如放大对方悲观消极的情绪,可能只会是这个人情绪有些强烈,不会影响到行为之上,但在这种情况下有亲朋好友恋人之类的说了过份的话,例如‘你怎么不去死’之类的……那个人就会真的自杀。”

  “这种事我们看到了好几次,不过好在都能及时阻止,并没有什么损失的样子。”看主持人脸色不太好,星云赶紧补充了一句,才使对方恢复状态。

  “两位对这个敌人好了解呢,果然‘曾经差点成为校友’的传言不是假的呢。”在了解到个性的消息之后,主持人聊起了八卦。

  “啊,确实如此,在入学考试上,那家伙理解错了学校的意思,强行给组里所有人暗示他的理解,结果导致全员失败了……我和穿梭者当时摆脱了他的暗示,才能入学。”考试内容即使是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的也要保密,星云言语不详地说道,“当时我们差点打起来,后来还真的没想到……”

  会在敌联盟里看到他。

  “很遗憾呢。”主持人安慰了一句,少年抬起头,已经恢复了一贯的表情。

  ——算是得到了没什么用的,关于未来去雄英入学考试的一点点东西。

  ——所以他看两个死小鬼干嘛?

  “星云你认为,那位‘心灵恶魔’会逃到哪里去呢?按年份来讲,你们的父母还是孩子……”

  “我们准备先去他的出生地看看,不过据说他的父母是他出生前几年才过去……”

  少女在一边,报了一个地名。

  很快就会有人去那一带搜查,监视,这也是他们向这个时代求救的原因。

  “以及……他的偶像是位英雄……即使成为了敌人,他也还是很崇拜他,”星云说道,“这个人现在还是名初中生,我们准备去那里看看,当然,不会影响未来的英雄的。”

  “那个孩子将来也是毕业于雄英吗?”

  “当然。”

  少女好奇地看向少年,英雄名为“星云”的少年轻声说出一个地址。

  ——笑容无法克制地在脸上扩大。

  ——那是他所在的地方。

  ——那么那位“出身雄英而且很强的、现在还是初中生”的英雄……

  2

  这份好心情,在与缩在自己不远处记笔记的同龄人四目相对的时候,轰然破碎。

  他盯着眼前的废久,眼神在对方绿色发卷毛上转了几圈,又回到了不知为何使自己没事干一样,站在商业区大厦外面看的大屏幕上的节目,那对未来人的男生身上。

  ——虽然从气质到习惯甚至自称都不同,但有一点显而易见。

  ——那个星云,长得该死得像眼前这个废久。

  这才是,他在大街上停下来站着,莫名其妙地看无聊节目的,真正原因。

  3

  “不行,外来人士不能进入校园!”

  “我们只是想见一个人见完就走!”

  “不行!规矩就是规矩!”

  ……

  “……啊,好无聊。”看着穿铃慧和门卫鸡同鸭讲根本没人想要松口的样子,实际上没什么耐心的绿谷出云开始翻找自己的背包……我记得折寺中学的毕业证还带了……为了在实习的事务所登档案。

  “那个,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毕业生……”

  紧闭的门卫室的门就在这一刻被狠狠拍开,几个折寺的学生冲了进来,大叫道:“救命啊,英雄!”

  “我们还不算职业英……绿谷君?”穿铃慧还想解释什么,直接被绿谷出云抓住手腕,带了出去,直冲骚动的发生地。

  “刚刚她喊的……是绿谷?”留下几个初中生面面相觑。

  穿铃刚看到人群就直接被腾空而起的绿谷出云丢在了地上,熟练地完美落地之后,愣住了。

  “那是……”

  4

  下意识飞起来,飞向的是在整个人一半挂在天台外面死死地抓着绿谷出久不放的爆豪胜己。

  重要的人恶言的中伤成为压倒森林的最后一片雪花吗?

  下一刻绿谷出云身体一重,向下坠去。

  心理暗示导致暂时无法使用个性?!那边只能抓着的爆豪先生也是这种情况?!

  “你在……搞什么鬼啊?!”根本没有时间打破暗示,落下的时候起码能调整身形,在对方惊愕的眼神之中一脚砸碎玻璃落入教学楼,随后重拳挥出正中与他同龄的少年的脸,“对着自己的梦想都能下手吗!”

  爆炸声传来,爆豪胜己带着绿谷出久一起同样落在了走廊上,正好看见绿谷出云面不改色地把扎到胳膊上的碎冰拿下,和那句话。

  “虽然我还是会看着他——但是当我的脚步被雄英阻止的时候,什么偶像理想啊……早就死了!啊!”

  冲上来的穿铃把站起来的家伙一脚放倒,却听他还在那叫嚣,手指着被护着的绿谷出久,声音都在颤抖。

  “这样的……就这样的无个性……凭什么成我的梦想希望……”手指指向还穿着校服的穿铃,“就这样的学校——凭什么能成为我的憧憬?!”

  “你这不是还粉着他嘛。”然而被指着的少女歪歪头,重点完全搞错了。

  “哪是他们凭什么,你这个已经是敌人的家伙在说什么啊,”绿谷出云叹了口气,“是你凭什么,身为敌人还在向往我们这边啊?”

  众所周知敌联盟喜欢在合宿地点偷袭新一年级的雄英学生,送来的敌人都是需要历练的,或者弃子或者不想要的同伴。当他们俩看到这里面有面前这人的时候,还真傻了半天。

  现在看来怪不得敌联盟也不想要他。

  5

  “可恶,第四次才打破吗?”爆豪胜己站起来,咬牙切齿,相当不爽,看向穿铃,“喂,我们还有多久能回去?”

  “差不多十分钟……”少女给出回答。

  穿铃慧,个性,穿越。

  “才第四次就自我突破了心理暗示,掐对了时间甚至能不靠我们救出他,甚至解除了他的暗示,已经很厉害了啊。”对于初中生而言。绿谷出云上前拉起一脸懵逼的,比自己还要小一大截的父亲,心情很好。

  “可恶……谁知道救一个废久这么麻烦……”

  “等等,小胜,还有你们两位——”绿谷出久整个人都不好了,“发生了什么?唉?为什么小胜会和两位认识?为什么好像早知道我的事情?唉?这是怎么回事?!”

  6

  “村下……唉就是这家伙精神暗示你自杀,结果没有反应,应该就是那边的爆豪先生说了点什么,你还真的跑去自杀了,”这大概是英雄人偶与英雄爆心地被黑的最惨的一次,绿谷出云有点无奈地解释,“爆豪先生一开始以为村下是冲着他来的,我们也是来这里看他的,正好他看见了可疑的人影……我们被门卫拦住,他带我们进来的。”

  被瞪了一眼,然而爆豪已经没什么力气跟死小鬼一般见识了。

  ”结果刚到教学楼底下,我们就看到你跳下来了。我的个性只能缓冲你身下的空气,再救下你……以及心理暗示没有解除,你还是想自杀的状态。”

  “穿梭者将你送到前面一点的时空,没想到村下跟着来了,因此爆豪先生就提出来,要靠自己救你。”

  “前三次都失败了,他不出现我们就进不了学校的大门,加上第一次回到过去的时候爆豪先生也中了暗示,自己的个性就不能使用了。”

  “第四次,我们成功了。”

  爆豪胜己低下头。

  第一次,他被自己个性无法使用的现状吓了一跳,忘了拯救废久的时间,眼睁睁地看到对方在他面前落地。

  第二次,完全被个性暗示,心灰意冷的废久挥开了他的手,在他面前落下天台。

  第三次,他拉住对方死死不放,个性也用不出来,导致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

  “我也到极限了,现在就是离别了,很高兴认识两位的少年时期……”穿铃在一边口气有点无奈,依旧没什么表情,“接下来时空会自动修正到应有的轨迹上,我们都会回到自己的世界。”

  “等等,所以小胜是为了救我……就这么循环了四次?”绿谷出久不可置信。

  “我怎么知道——”

  “谢谢你,小胜。”

  “谢个鬼啊?!那句话——是我说的吧?!”

  7

  “那个……”

  几人的身影开始变淡。

  绿谷出久不甘心地,最后问道:“我最后竟然成为英雄了吗?!”

  从他们的话中,露出了唯一的答案。还是少年代敌人心中憧憬的英雄,不是爆豪,而是他自己。

  无个性的自己。

  绿谷出云才不给他答案,这种事又轮不到他来说:“你回去,好好地把今天过完,不就知道了。”

  “喂,那个星云,”爆豪胜己也在一边开口,“你这家伙叫什么名字?”

  “你不是知道了吗?”有些恶劣的笑容浮现出来,像是恶作剧的小鬼,“我叫绿谷出云。”

  “可恶!我的将来的孩子一定会比你优秀很多!”

  已经知道人偶爆心地结婚的消息的穿铃:“我 比 我 优——”

  她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出现在了之前她们的世界,大街上,刚才敌人和他们一起消失的位置。

  已经等候了一会儿的媒体记者与警#察赶紧围上来,少女歪着头,执着地要把话说完:“——秀?”

  “……不说话不会死的,穿铃。”

  8

  “绿谷!你上课竟然睡觉!”老师的声音响起,在虚无的意识中炸开。

  “是!对不起!”一个激灵坐直,绿谷出久下意识向爆豪胜己的位置看去,只见对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瞪着自己。

  ……不是梦……吗?

  想去问问的绿谷出久发现,一下课爆豪胜己就躲着他出了教室的门,不由得有些扫兴去拿落在水池里的,被炸黑了的本子。

  ”说起来小胜是说了要我希望来世有个性来着——我又不会真的去自杀……啊,好像会啊……”

  无意识地喃喃,最后少年看向黄昏的天空。

  “——今天过完就会有答案了……吗?”

  此时的少年还不知道,今日结束之时,他会得到多么令人热泪盈眶的答案。

  他同样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他的幼驯染,已经有了答案。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