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2769】重合世界番外 成年(上)

本篇为 27all向同人文 重合世界的单cp2769番外

所以两个tag都打

番外时间线为世界重合四年前

番外期间,沢田纲吉=穿成27的林珏(十四岁未来战死亡)

成为十代目的Luce=被穿后进入林珏身体的真•27

(要不要打费迪=啥的预警?!)


  Luce•唐维斯亚•彭格列的成年礼在二十岁的时候举行的,彼时从十八岁继承彭格列以来,已经两年了。

  很多人发出了疑问,为什么十八岁成年这个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首领的青年要这个时候才正式宣布成年?

  彭格列方给出的回答,说这是九代首领最后的命令。

  敢这么问的,也都是和彭格列关系比较亲密的家族,对方抬出的九代首领是他们一向真正的合作对象,自然不会再质疑什么。

  反正东方的长相显小,强迫症就当他才满十八岁不就行了?

  作为彭格列首领目前的监护人——在对方办成年礼期还不算正式成年期间,自然由费迪里格操办此次的成年礼。

  “说起来,Luce和阿纲是同一天的生日啊,”沢田家光感叹道,彼时还没卸任的门外顾问问前代下达这个命令的首领,“为什么会在二十岁的时候举行?让我都想到阿纲了。”

  要是那孩子还在,今天的主角就是他了。在沢田纲吉死亡六年之后,他又忍不住想了起来,只留下淡淡的怀念以及猝不及防的惆怅。

  “要是费迪君的话,”老人特地用日语回答,“就不会问这个问题。

  “干嘛把我和孩子对比?”沢田家光啼笑皆非,也顺理成章地换成了日语,“那孩子一向懂事,难道他知道了您这么做的原因?”

  老人笑而不语。

  家光就更加懵逼了。

  于是正在忙前忙后的费迪里格就被门外顾问大人从应酬中拖了出来,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于是他收到了青年关爱傻子的眼神。

  费迪里格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日本人是二十岁成年吧,九代首领只是知道了Luce原本的国籍而已。”

  以及他本来是叫做“沢田纲吉”的这种事情。

  “原来Luce和我竟然是同乡。”沢田家光笑容露出一瞬,有有些怅然了起来。

  费迪里格都要变成死鱼眼了,旁边走来两位较为年长的中年人,笑着向两位敬酒,看着第一长老第二长老来找新的第三长老,根本懒得管长老会的沢田家光立刻礼貌地告辞了。

  首领成年,不再需要长辈的辅佐,功成身退的长辈自然会获得好处,其次,一直支持对方登上首领的家族成员也会因此获利。费迪里格在两项中都身居首位,自然会被试探他有没有把第三变成第一的意思。

  “两位没有听说吗?”费迪里格微笑,根本懒得和他们逼逼,“我给Luce的成年礼物,便是这第三长老除了名号之外的所有。”

  第三张老自己的势力,地位,影响力;产业,金钱,情报网,只要属于“彭格列第三长老”的,全部交给了对方。

  “砰”酒杯直接落地,立刻有服务员来打扫,第二长老根本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

  啧笑声传来,青年继续说道:“我已经买好游轮了,过段时间就去环游世界,等我老一点了就在西西里开一家咖啡厅,还请两位到时候务必赏脸。”

  其实听到了这一番话的沢田家光叹了口气,怎么这彭格列就留不住那几个小鬼了呢?

  肖莹和肖惑回国继承肖家;雷切尔带着他的杀手组织投奔了复仇者监狱;肖恩回了美国直奔影帝之位;风间岚将全黑手党第二大的情报屋交给了妹妹风间凪,回家继承风间组,而风间凪又因为曾是沢田纲吉的雾之守护者不可能再对Luce效忠;柳生唯倒是甩了柳生宅的活计留在了意大利——他混进了政界。

  如今,唯一能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的人都要走了。

  成年礼如期开始。Luce讲完长长的发言,大家开始敬酒的敬酒,吃东西的吃东西,再之后便是舞蹈。

  “啪——”

  事实证明,失手碎在地上的酒杯和被故意狠狠摔在地上的酒杯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前者起码不会起到让所有人都停下自己正在做的,看过去。

  第五长老,又是那个第五长老满脸愤怒——虽然看起来就像是装的,恶狠狠地开口:“Luce•唐维斯亚……没想到我们的首领自己开着参加着自己的成年礼,一边偷偷地想把六道骸放出来啊。”

  话一出口,当事人Luce,以及父亲又又又被附身的奥尔维恩两人的脸都黑了。

  费迪里格还没沉下的脸瞬间没绷住,喷笑了出来,看向玩脱了的Luce,Luce的脸瞬间就更黑了。

  这时,费迪里格的笑声才打破那一句话导致的寂静。

  在还没继位的时候Luce这厮就隐隐约约地提出过想放出被关在复仇者监狱的六道骸的想法,然而瞬间就被整个彭格列阻止了。

  这人满身前科又相当危险,背叛了自己原本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杀光了全部的人,又背叛了收养他的北意最强家族,控制他人又毁了一个家族,他一入狱,整个黑手党才知道多少家族的要员和他不知何时签订了契约,就差一个彭格列,你这不是送吗?

  再加上,曾经被默认效忠沢田纲吉的事情太过敏感,更有甚者,他有发表过“被彭格列威胁才成为的沢田纲吉的雾守,不然谁跟你们这群肮脏的……”这种发言,Luce不得不放弃被迫这个想法。

  一时间“不能让首领被这种人迷惑”“首领不应该相信这种人”“果然还不太成熟”的窃窃私语布满了整个大厅。

  “首领果然跟那个六道骸有一腿吧……”甚至传来这样的话。

  “哦?”身后有政府撑腰的塞比拉瞬间勾起笑容来,“据我了解,首领和六道骸在他与沢田纲吉认识以前就相识了,再加上他说过从未效忠于沢田纲吉的事情……沢田纲吉的死,和首领有关系吗?”

  “不可能啊,六道骸不是讨厌所有黑手党?”

  “那是托词吧,他自己不也是黑手党。”

  “要是他真讨厌首领,会急冲冲地出来解释他没有效忠沢田纲吉?”

  “难道真的如那家伙说的那样?”

  一时间窃窃私语的声音也就更不妙了。

  “若不是被监狱发现及时,在六道骸全力配合之下还真被您放出来了呢,现在门外顾问大人就在这里,您敢不敢对他发誓沢田纲吉的死亡和你们没有关系?”第五长老卡彭声音更加愤怒了,好像当初他不是全力支持XANXUS而是支持的沢田纲吉一样。

  要是Luce当场来个发誓,且不说首领因为一个长老一句话就动摇威严受损的事情,他要是发誓了,不就证明他真的和六道骸是一伙的吗?

  然而六道骸才拒绝了他第N次的邀请。

  但不发誓,他还真的就跟六道骸暗中勾结干掉那个他根本没见过x还相当欣赏的沢田纲吉了。

  这个时候能打破僵局的只有——

  “我相信Luce。”

  沢田家光本人了。

  卡彭见状,赶紧示意了一眼临时盟友塞比拉,对方会意,继续笑得游刃有余:“门外顾问大人就这么笃定?毕竟联合外人背叛首领取而代之这事,你们彭格列也不是没出过,不是吗?没关系我理解的,首领确实比那位沢田少爷厉害得多,一切都是为了最强的彭格列嘛。”

  临时盟友瞬间就凉了。

  联合外人背叛首领并取而代之的事情,大家都懂。初代雾守联合二代赶初代首领下台的事嘛,这事也确实导致了彭格列成为最强的黑手党,没毛病。

  然而这句话瞬间精准踩中在场最强的两人的雷区。

  卡彭脸上都泛起雾气,奥尔维恩嘴角一抽觉得他爸真的活不过今晚,下一刻整个宴会厅就被极高的热量笼罩了。

  一个服务员惊呼一声,瞬间丢掉手中自燃起来的酒精灯,“啪”地一声碎在地上,地上的酒精瞬间开始蔓延。还好他良好的素养救了他,赶紧扑灭了地上的火。

  “哼”了一声,XANXUS只觉得浑身愤怒之炎都要冒出来了,他看着瞬间出现在塞比拉面前的费迪里格,放下了准备抬起来的握着枪的手。

  这是塞比拉唯一一次看到费迪里格出手。

  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手指轻轻点在了他的眉心。

  那一瞬间,全身烧了起来,五脏六腑都被烘烤,根本没有丝毫力气挪动分毫。皮肤表面都燃起淡淡的,几乎看不出来的火焰。

  即使如此,杀气也将他牢牢,几乎凝成实质,向他挤压。面无表情的青年碧色的眸子几乎被映红。

  “雷守大人,”昔日的暴君睁开了眼睛,低沉带着暴戾的杀气,“你刚才说,你•们•彭•格•列?这是来自政府的挑拨离间?当初的诚意可不是这种东西。”

  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借题发挥意有所指,但一致对外的心很快就集中在了明显不是自己人的塞比拉身上。

  你们彭格列,这几个字一出来,足以使全员冷静下来了。

  “费迪,”Luce在他身后无奈开口,“塞比拉要熟了。”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