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十八)

下一章就不叫夺空了~( ̄▽ ̄~)~


  风间凪把雾之半指环弄丢了。

  “搞什么啊那个女人!不是说洗澡都没拿下来过吗?”犬气不打一出来,也没去骂已经快哭了的女孩,“话说千种,骸大人呢?”

  “不知道。”千种回头解释了一句,一边给沢田纲吉讲述发生了什么事。

  好歹是点燃过彭格列指环的女人,风间凪对它的气息已经足够熟悉,加上对Luce原本的守护者也只防范着塞比拉,自然有些松懈。

  但再松懈她也是睡觉洗澡无时不刻没有穿着链子戴在脖子上,这种情况下别说弄丢了,被偷了都能及时发现。

  “骸君应该是找切尔贝罗去了。”风间凪这才扬声企图弥补自己的错误。

  “啊,那个时候的事情。”林珏倒是想起来,他的指环战发生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没注意,还是狱寺告诉我的。”

  就是在切尔贝罗宣布完规则的时候,风间凪冒出来问了一句:“所以不能出现战斗之前抢夺指环的行为?”

  “是的。”

  “那要是出现了呢?”

  “视为对我们这边的挑衅,抢夺的一方那一场战斗直接判负,失去指环竞争资格。”

  “那如果你们恶意包庇或者你们也没发现呢?”风间凪口气相当无辜无害,堪称软萌,只不过她的话相当尖利。

  “那么,我们这边将赔偿所有损失。”

  “是这样,当时这家伙一直在发呆,”狱寺不忍直视,“好歹也是重要的情报,居然给我听漏。”

  “我当时在纠结Xanxus是不是穿越者的事情嘛……”林珏干笑,“所以,不论切尔贝罗知情与否,都必须找到他们?”

  “确实如此,无论是宣布那边失去资格还是要赔偿,都要去找切尔贝罗。”沢田纲吉点头,“不过,并盛中那里,应该能找到很多吧?”

  毕竟就算减小了破坏力,教学楼毁坏也很严重,他看着就头大,反正云雀估计也看不下去,干脆地随便找个理由翘掉了社团活动与课程。

  反正他及格是不可能及格的,这辈子都不能及格的。

  风间凪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知道,虽然有契约,但她和六道骸还是很尊重双方隐私的。

  “唉?!”风间凪突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沢田纲吉问道。

  “哥哥让我转告你,他家boss说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也请你一定要看住骸君。”风间凪思索一会儿,恍然大悟,“哦,成年礼的事情?复仇者监狱默认继续执行?”

  “……是吗?”看来费迪里格已经知道是那谁动起来了。

  “怎么回事?阿纲。”里包恩问道。

  “就是我之前成年礼的时候想偷偷把骸接出来,结果失败了,就和费迪做了个交易,把他留给初代雾守的复仇者监狱保释权交给骸,而我则要打消让初代雾守去轮回的想法。”沢田纲吉言简意赅,简单说明了一下,莫名地看了林珏一眼。

  ——是说当时为什么二十岁举办成年礼,九代和费迪早知道他是原本的沢田纲吉了。

  “我是说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收集初代雾守活到现在干涉彭格列的证据怎么突然停手……还有联系全世界顶尖术士的事情也不干了,”索尔斯克亚啧啧啧啧,“蓝颜祸水还真不是吹的。”

  “索尔请你离肖莹肖惑远一点好吗……”沢田纲吉不想理他。

  “首领真可怕啊杀气腾腾的。”林珏吐槽。

  “谁要他总是搞事……”沢田纲吉满脸无辜。

  “Nufufu……指环我先拿着了,有意见吗?”这时,被吐槽成总是搞事的初代雾守大人玩味地笑着,看着切尔贝罗。

  此时他们在彭格列东京分部后面一座废弃了的,彭格列刚买下来准备推倒建新的办公室的大楼中,斯佩多坐在会议室的主位。

  实际上死板的切尔贝罗机关牵扯着世界的秩序,不然谁都想把这群粉毛怪干掉。当然,她们也有惹不起的存在,比如说初代雾守。

  “斯,斯佩多大人——?!”两个切尔贝罗相顾无言,“完全没有……”

  看来他们自己要给对面的六道骸一点赔偿了,以六道骸加风间凪的脑回路,只怕不是要大出血。

  “Kufufu……果然你们都在这里。”这时候相似的气场与完全不同的音色在她们身后响起,机械化僵硬的脸上都出现了一定的愣神,“好久不见了呢,戴蒙•斯佩多,你彻底占用了卡彭的身体吗?”

  “Nufufu,这个家伙,在赌,”斯佩多指了指自己附身的这具身体,以及真正的主人奥尔维恩,“彻底干掉我,或者……被我毁灭。”

  “真可惜,两种都不可能,”六道骸右眼中血色几乎要溢出来,“你们会在这里,一起被我送去轮回。”

  “Nufufu……遗憾的是现在的你想打败我附身的,戴着完整彭格列指环的,能‘胜任’彭格列雾守的奥尔维恩……”而斯佩多并没有理会挑衅一样的发言,就静坐在哪里,仿佛在等什么,“当然,他可比你这样的,在沢田纲吉死亡后一点也不悲伤,马上就投靠Luce•费迪里格的逃犯好很多。”

  “Kufufu……是想说‘背叛’却发现那是你的禁词吗?我其实倒不怎么介意这一点,”六道骸的口气瞬间玩味起来,假惺惺地叹气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吗?四年前……十年后的四年前,我就不是什么复仇者监狱囚犯了。”

  “彭格列十代做了什么,不是吗?”踩中雷区也语气不变,斯佩多不甚感兴趣

  六道骸继续笑得意味深长。他想到了时间重置以前,他被彭格列高层批判为“沢田纲吉的背叛者”之后,风间凪说的一句话。

  ——“骸君并不介意吧,明明没有做过这种事。”

  ——“Kufufu,只要彭格列现在的十代首领没有愚蠢到和前面那位一样。”

  ——“那么,真正做过这种事的初代雾守,为什么这么介意呢?明明是事实不是吗?”

  ——“……因为,他只有一个首领。”

  ——“是二代吗?”

  ——“kufufu……看看他看费迪里格的眼神吧,我亲爱的凪。”

  ——“可是,骸君你不就是喜欢的人和首领是同一个——”

  ——所以,别把我和那个男人混为一谈。

  真讽刺啊,自以为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个彭格列,但是,谁又知道,你的友情,爱情,全都未死去。

  “所谓黑手党监狱重刑犯保释权……原本是你的,戴蒙•斯佩多。”

  “你的废话稍微有点多啊,果然雾属性都是隐形话唠?”突然出现的声音令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地看向会议室的角落,刚才他们都没发现这里站了个人。

  “kufufufu,这是谁告诉你的,费迪里格。”

  角落里,不知听了多久的黑发碧眸的西方少年没什么表情地瞪着这边,眼中出乎意料地没什么杀气。

  “林珏。”他先回答了六道骸当问题。记仇的话唠眉头一挑毫无意外感,准备找林珏秋后算账。

  而斯佩多愣了一下,突然站起身,向费迪里格的方向走了两步又顿住,长开嘴又狠狠闭上。下一刻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他脚下,费迪里格脸色一变直接扑了上去,粉色的烟雾升起。

  烟雾过后,什么也没剩下。

  “切尔贝罗,”一片寂静之中,格林从窗外一跃而下,手上的是完整的晴和雨两枚彭格列指环和自己的半枚云之指环,“我方由于奥尔维恩•卡彭的犯规行为,自认失去资格,本次争夺战认输,而奥尔维恩•卡彭手上的雾之指环,将由彭格列十代首领沢田纲吉现在的守护者追回。”

  “……这是与沢田大人的意思吗?”切尔贝姑且还是问了一下主角。

  “是,我等除奥尔维恩以外,完全退出这次争夺,”格林露出无奈实际上相当幸灾乐祸的笑意,“听说有人两辈子都没有人好好打来着?”

  还好云雀恭弥不在,否则他可能会当场暴走。

  六道骸已经通过在风间凪联系上了她身边的沢田纲吉,核实了以后没有再说话。

  他再度开口的时候,能吓死全场。

  “——五分钟到了。”

  “kufufu……格林可能并不熟悉,那么凪,察觉到了吗?”他轻声笑了起来。

  “是,骸君。”少女的声音带着与平常柔软不同的凛然,“未来的战斗……”

  “未来战开始了。”林珏在她身边总结道。

  毫无未来战经历,甚至连彩虹之子最后给十年前的人记忆都没有收到的沢田纲吉再次无话可说。

  太真实了,全世界就他没有重生。

  最后,在当事人没有到齐的情况下,切尔贝罗用一贯的声音,为这次根本不知道打了什么鬼的夺空之战画上句号。

  “最后,沢田纲吉的守护者决定如下: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雨之守护者山本武,晴之守护者笹川了平,雷之守护者蓝波•波维诺,雾之守护者六道骸,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以上。”

  “——听着一打一打的日本名谁还记得这是意大利黑手党家族的核心啊我勒个去!”

  还有林珏的吐槽。

—tbc—


林:秋后算账……(瑟瑟发抖.jpg)

27:装的真假。

林:哪有?幻术师的报复比别的可怕多了!

27:实际上这里没对每个人的实力的一个讲述,林君其实不弱啊。

林:但看看你,再看看费迪我就弱爆了好么。

27:问题不大,起码面对即将面对的敌人没问题。

林:???亲儿子福利之又看剧本?!

27:因为……(强行消音)

林:话说作者果然没准备好好打指环战。

27:本来原著就是为了坚定守护者以及大空的定位,加上把我完全绑在彭格列十代的位置上嘛。

林:……是哦?还有认识巴利安。

27:而如今的我们,需要吗?

林:再加上战斗以前索尔斯克亚就说了,他们已经输了。

27:什么变质的羁绊啊奇奇怪怪的……总之这就是个有战斗场景的过渡。

林:卡过渡专业户的作者桑卡完了……吧

27:总之请接下来好好努力吧~

林:不要说这么恐怖的话啊?!

27:顺便说一句这个作者一直在纠结下一章标题能不能装下……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