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黑子all】凭本事装B凭什么认为我是O(十)

  少年人没有隔夜仇。

  当黑子知道和洛山办了一次合宿的时候,他已经从理科不及格的危机之中连滚带爬地挣扎出来,还没等场叹一声放下心来,就被监督带来的消息吓了一跳。

  那个不嫌事大的监督还理直气壮:“怎么了?这是多么好的近距离交流的机会!都要三年级了再不跟豪门近距离接触一下就毕业了!”

  “但是相田监督,”降旗明显吓懵了,“那可是那个赤司啊有那个赤司在的洛山啊?!”

  “那个赤司?”经历了近距离观赏彩虹助攻队有多么不靠谱——虽然人家还是成了,火神理解不能,“那个赤司哪有那么可怕?”

  “对啊,”还是那个看戏不嫌事大对手多凶残都不畏惧的监督,口气不以为然,“上次不是好好地叫你前辈了嘛?很懂礼貌的一个后辈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赤司大魔王的恐惧——”

  “……那是什么?”少女理解不能。

  “话说黑子上次不是理科过了吗?这次怎么这么危险?”日向顺平问道,“还有你火神,全成绩压在及格线上是怎么回事?!”

  “哦,因为安广和黑泽,”火神倒是清楚,“那两个对篮球最近有了点兴趣,我跟黑子最近在给他们普及知识规则之类的。”

  “哦,那难怪你们最近的风格收敛了很多,这么说我还得感谢那两个人——个鬼啊?!”

  今天的队长妈妈和监督爸爸依旧在为队员们的成绩担忧呢。

  (并没有哪里不对x)

  全员安全通过考试,不需要补考可以安心前往训练的合宿,久经考试终于放假的解脱感和新地方的期待使一整辆车的人都很激动。

  轻井泽是日本的一处避暑胜地。轻井泽町位于长野县东南部,浅间山的山麓平地上。四周为浅间山、鼻曲山、碓冰岭等山峰所包围,地处夏季气候凉爽,海拔约1000米的高原地带,这里落叶松和白桦树生长茂盛,自然环境宜人,所以从19世纪末开始就作为日本有代表性的避暑胜地而发展至今,是日本最有名的豪华别墅区和上流社会聚居地。传说天皇就是在这里邂逅了一生的伴侣。

  然而他们不是天皇,也不是什么伟大的人,心思比起谈恋爱更在篮球上。比起期待各种各样的风景旧址教堂,还不如怀石料理和温泉使人期待。

  虽然怀石料理在离轻井泽不远的东京也能吃到就是了。

  在大家闲着无聊都开始玩游戏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噪音传来,开车的司机赶紧下车检查,随后抱歉地告诉他们发动机坏了。

  “老爸看你从哪里租来的车!”相田丽子直接向一边的父亲发火,随后转火自己的队员们,“你们几个,赶紧下去找车!”

  所谓找车莫过于在路上随便拦,拦到就赶紧上,不然只能打电话求援了。

  “啊啦,顺平酱?”

  “顺平‘酱’是个什么鬼?!啊……”日向顺平突然反应过来,“你是洛山的实浏……”

  借车的对象说来就来。不仅目的地相同不存在绕路,还相互认识,有共同爱好,甚至还算半个同行人。

  等黑子坐在赤司身边的时候,他还在感叹自家队长的好运气。

  好运气的队长正在和洛山的实浏玲央进行日程安排的对照,毕竟是合办的合宿,必须有不少共同行动才行。不过黑子记得这事应该由赤司来做才对,毕竟从帝光开始,这种琐碎的小事就由几乎全能的队长亲力亲为了。

  “赤司君,怎么了吗?”

  黑子小声问出口的时候才发现不对,之前与赤司的几次接触他都能感受到对方若有若无的,带着点威压的,却是Omega的信息素。正常人感觉到,还理所应当地认为这是Alpha的信息素。证明赤司没有强行压抑信息素的习惯,甚至能把Omega的信息素用出Alpha的效果。

  而现在黑子看着禁闭的窗户,能确定自己无法感受到任何赤司的信息素。

  “啊,是信息素的问题?”赤司露出了一向温和的笑容,只不过透出点无力,“我喝了点药,让它暂时休眠了。”

  “……一般安排日程的都是赤司君,突然变成了实浏前辈,稍微有点担心,”黑子平静地说道,这也确实是他发现赤司不对劲的原因,“信息素怎么了吗?”

  先不说黑子很关心的信息素问题,即使是面对发情期的抑制剂,都无法直接使腺体休眠,那么能使腺体休眠的只有不在市面上的,没有发行的药物。

  副作用大,原材料过于珍稀,私家制药师,政府人员内部用药,都可能不发行于市面上……不过以赤司家的实力,应拿到那些药应该没有问题。

  黑子并不在乎能完全信息素能完全休眠的问题。因为他平常就是一丝一毫信息素也不暴露的,正常的Alpha。这是不借助任何药物光凭着意志力做到的,如果被发现,他应该是三性别区别差异淡化的又一个标志,但是他只想当一个平凡的人。

  “父亲把我的真实性别在我们的圈子里公开了,”赤司压低了声音,面色不太好,“短短一个星期我就经历了三次……信息素诱导,信息素捕猎,和一个Omega在我面前当场发情。”

  黑子:……

  休眠……当然也失去了感应能力。

  黑子想了想:“那种药有副作用吗?赤司君你的脸色不太好。”

  “啊,稍微有点不习惯而已。”

  人的身体里面突然有一个器官一部分停止了机能,不再运转,就算生活中不需要它,也会异常不适应。黑子不太理解这种药物的功效,也不理解Omega的器官,便不再追问。

  “话说回来,还是一如既往地令我无法掌控啊,黑子。”赤司感叹道。

  “?”黑子一脸不明所以。

  不着痕迹地撇过信息素的事情,继续伪装成一个Beta。

  “是说信息素的事情吗?”结果这时候黑子这么说道,“我最先发现赤司君不太对劲确实是因为队长和实浏前辈的事情……不过后面也有感受到。”

  “黑子……”赤司有些愕然,怎么自己说了?

  “我性别的事情,其实一直没有瞒着大家啊?”想到最近的种种,黑子有些哭笑不得,“只是没有专门说而已,为什么大家都在帮我隐瞒还不想让我知道的样子?”

  “大家都以为你不知道我们知道你性别的事情。”赤司的心情复杂起来,全世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把自己的真实性别捂得严严实实,一直以为黑子也是这样的……

  现在想来,对方似乎确实并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没事的,”黑子笑了起来,我也知道大家的性别,“看大家的样子也很有趣。”

  只不过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把他当做Omega了。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