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同途殊归(二十三)

  日本 side

  “伽马,回来了,”入江正一的声音有些清冷,“白兰大人要彭格列指环,必须等到他们二人拿到彭格列指环之后才行。”

  “是是是……”伽马看着眼前的三个,不,两个孩子。

  一个已经维持不住幻术了,另一个刚被他打断了一条手臂。只是,不能维持表面的幻术依旧能干扰到他,以及手断了的少年分明是用一条胳膊换了一条命。并且毫不死磕,掉头就跑。

  这个年纪,就算是成长在黑手党内部的孩子也很出色,放任他们成长下去就很难说了。

  只不过,既然是“大将”的命令……

  “就放你们回去,垂死挣扎好了,记得下次送来指环。”男人冷笑着看着三人的背影。

  “说什么呢大面积烧伤?!”林珏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我还专门放过了你的脸好么别让尤尼酱看着不喜欢了。”

  “说什么鬼话呢,”青年顶着乌黑发眼圈和青了一大块的脸颊看着他地背影,神色有些复杂,“公主……”

  “十代目?!”一回到基地,狱寺就惊喜地喊了出来,随后他就皱了皱眉,因为他眼前的三人明显经历了一场恶战,而且还不算,其中伤势最轻的就是他刚才喊成“十代目”的棕发少年,不过,真的是本人的话,不管是林珏还是风间凪,打架都是要依靠对方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小心翼翼护着对方。

  ”这个世界十年前的。”林珏没好气地解释了一句。

  原本亮着的光芒又这么消散了下去。

  看到熟悉的同伴,棕发少年眼中倒是亮了起来。欢乐地跑了进去,脸上全是劫后余生的安心。

  这种安心,在看到京子和小春的时候,一瞬间消失了。

  “为,为什么京子会在这里?!”少年几乎发出了悲鸣。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详细的回来再说。”风间凪口气无辜,“现在,你们能听我说一下吗?”

  十分钟以后。

  “唉,平行世界的未来?”京子发出惊呼,“而这个纲君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十年前的纲君?”

  “最惊讶的反而是这个吗?”棕发少年反而松了口气,“不过太好了,京子还是京子。”

  这个京子和小春,根本不怕啊,黑手党什么的,未来什么的,虽然一开始表现出了普通人该有的吃惊以及恐惧,但是镇定速度很快。

  ……简直就像,长大了一样。

  也许成为了成熟可靠的大人之后,会变成这样吧。

  “听这位纲桑的口气,你是喜欢京子吧,你们那个世界的?”小春八卦了起来。

  “唉?!!!”

  “因为,听说你跟我的关系也不错,但是口中只能听到京子的名字呢。”

  “是,是吗?”棕发少年脸色通红,偷偷看了一眼因为严格来讲不是当事人的京子,发现对方也露出来饶有兴趣的神色,心情更为悲催了。

  “还是有点不一样吧?”京子一边也轻笑了起来,“在能感觉到和我认识的纲君有相同的本质的你的时候,我也安心了不少呢,你看到山本君他们也会下意识放松吧……但是,要是真的喜欢的话,还是不一样的。”

  “就算有相同的本质,甚至灵魂……没一起经历过同样事情的那个人,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少女有朋友,恋人,以及亲人。

  在见到这个世界的朋友兼亲人的黑川花的时候,她激动高兴到热泪盈眶,立刻解除了风间凪施加在她身上幻术相认;但偷偷去找她这个世界的未婚夫的时候,却皱起了眉。

  ——这个人,是谁呀?

  “是啊是啊,小春也是这么感觉。”一边的小春也在疯狂点头,“不是那个人就是不行。”

  一偷听的两个人同时愣住。

  “没错吧……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呀——”

  阴森的,黑化一般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林……”狱寺转过头,不忍直视。

  “哟,阿珏,”山本转过头,眼中毫无阴霾,像是看到了希望,“确实很熟悉呢,她们说的——”

  “不是那个人就不行?”林珏表情奸诈,“哪个人?我们这边的27君?”

  “……你想怎么样?”狱寺就是烦这人这样,以前那种诡异地态度虽然更不喜欢……但是现在这种简直让人火大。

  “不愧是阿珏!”山本容爽朗,“我确实想到的是阿纲没错,果然狱寺也很想阿纲吗?”

  “这就是爱情。”林珏瞬间变成相当认真的样子,使劲地点了点头,“我说过,你喜欢他。”

  “哦?是吗?”山本思索起来,再度感慨道,“不愧是阿珏啊。”

  狱寺一手肘抵向林珏心窝,还吊着左手的石膏的林珏当场嘶一声,鬼哭狼嚎。

  山本则轻松了很多,他哈哈笑着走进去,很习以为常地问两位女孩晚饭好了没有,看着棕发少年的眼中,已经失去了那份复杂。

  “骸君在复仇者监狱的水牢里?”晚饭的时候,风间凪整个人都不好了。

  即使是世界重启前整个彭格列都在盯着Luce不让他去久六道骸,六道骸也是在Luce二十岁生日当天就成功出狱,还是明着被送出来的。

  结果这个世界,连逃狱也做不到?

  “对哟,不仅是这个世界的十年前,十年后的现在也在水牢里哟。”里包恩漆黑的眼镜直接洞察少女内心,“你想怎么做,凪?”

  “我和骸君约好了,要是我们很久没换回来,他也会到十年后来……”风间凪相当头疼,“因为以前那次只有他没和我们一起经历,稍微有点不甘心。”

  六道骸说稍微有点的时候,后面会省略一个多字,风间凪和沢田纲吉没办法,就这么答应了。

  让一个出狱五六年的家伙在塞回去关水牢里,别说风间凪沢田纲吉了,里包恩都做不来这事。

  “不是说十年后的骸还要再白兰身边卧底,被揭穿以后利用密鲁菲欧雷和复仇者的合作换出来吗?”里包恩回忆着剧情。

  “等不了。”风间凪眼神复杂,“十年前的骸君和十年后的骸君不一样……根本就没有演戏的经验。且不说弗兰那孩子听不听骸君的话能不能配合好……没有Luce•唐维斯亚的世界他就无法接受。”

  “你太不放心了啊凪,”林珏刚开口,下一刻面色一变,“——27?!”

  “十代目?!”狱寺直接站了起来。

  “阿纲?!”山本挑眉。

  “你……想陪凪去意大利救骸?!这边才是总攻路线……”中国式双关并没有被听出来,“唉你是另一个你能做到?这我倒是不怀疑……啊,这样吗?”

  狱寺看着露出沉思的林珏,无力地坐回桌上。

  至少林珏这几句话中,他都能推断出来沢田纲吉想去意大利久六道骸那个家伙,而林珏被他几句话说动了。

  “总而言之,因为他和六道骸约定好一定要救对方,所以这种时候他不能不管,”林珏翻了个白眼,“以及同世界同一个人不能同时出现的debuff似乎离得越远越弱,也就是说如果我在意大利可能27就能出来,还有费迪也在意大利吧,还有雾戒,凪你也想要回来不是吗?”

  风间凪点了点头。

  “日本这边有这家伙,也没我什么事,”林珏指指棕发少年,神情无奈,“原本凪曾经在这边也是一直打酱油,一起过去也行;终究入江正一是这边的,不会出特别大的问题,这边的话……凪一定要在总攻结束前带着指环回来。”

  否则就不能保住传送装置了。

  风间凪点点头。

  “十代目真的能这样出来吗?”狱寺依旧确定了一遍,这才是林珏,以及他现在动摇的原因。

  “两个人的精神力加在一起的话,应该可以。”林珏回答。

  “那你们两个去意大利那边是没什么问题,”里包恩沉声道,“把所有到这个世界的家伙,全部带回来。”

  林珏瞬间眼神都空洞了。

  风间凪倒是答应地很快:“是。”

  凌晨一点,这俩多余的人终于坐上了别人的客机。没有护照,没有身份证明,全靠幻术开路。

  “大空指环留给那位沢田纲吉了?”风间凪轻声问道。

  此时他们货机整整齐齐的货物中间,名副其实的偷渡客的架势。

  “嗯,基地里没有大空属性的指环,”林珏晃了晃右手上两枚岚属性指环,“这玩意倒是很多。”

  “左手,还好吗?”

  林珏晃了晃左手:“过两三天就痊愈了。”

  二次元真可怕啊伤筋动骨一百天三天就能痊愈。不过这种时候……他还是更想把这具身体完完整整地还给沢田纲吉。

  不知过了多久,西西里岛,到了。

  “凪,”少年露出了少女习惯的笑容,此时看到却有落下泪来的冲动,“久等了。”

  “嗯,走吧。”于是少女也微笑起来。

—tbc—


林:……

27.:我出场了。

林:两句话?!

27:因为这是日本侧呀

林:马上我就要下线了,暂时还没有哟。

27:也就是说,后面还有一更。

林:毕竟意大利全都是密鲁菲欧雷,简直难走。

27:救骸行动还没开始,整个行动算是一个小高潮?

林:为什么这人出场了还能看剧本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