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同途殊归(二十四)

  意大利 side

  “是真的吗?!十代目!!!”男厕所传来一声大叫。

  “是真的啦,狱寺君,”一样的音色,却使那边的人更加激动,沢田纲吉有些尴尬地捂着无线电的耳机,“现在我和凪在西西里的国际机场。”

  “是,十代目!”

  “时间有限,被发现了就不好了,”沢田纲吉听到外面的喧哗声,不由得赶紧结束通话,“基地的事,加油啊。”

  “是!十代目!”这一声就更响了。

  “就在这里!偷偷联系彭格列的无线电!”外面的声音直接传来,沢田纲吉面色一紧,无线电装置直接被他捏碎,丢进了马桶中,冲水。

  这时,他所在的洗手间隔间的门已经被拍响。

  等外面的人强行破开由内向外锁着的隔间,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

  “现在广播找人,广播找人,各位密鲁菲欧雷所属注意,”还没等翻到另一个隔间再翻窗出去的沢田纲吉松口气,机场的广播就这么响了起来,“一个黑发黑眸的十三四岁的东方男孩,左手吊着,似有伤。此人与日本重伤重要家族成员的人伤势相貌一致,如有看到,立刻擒拿。”

  “喂,你!站住!”瞬间就有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沢田纲吉转过头,对方愣了一下。

  面前的少年并没有被吊住左手,相貌也是棕发棕眼。虽然看起来谜之眼熟,确实不是广播里找的少年。

  男人算是密鲁菲欧雷的一个主管,比起其他人自然还是要谨慎许多,问了他几个问题。

  “是叫我吗?”对方一开口,是相当流利的意大利语,“我是来意大利旅游的,请问您可以说英文吗?”

  无论男人再问什么,他都只重复这一句话,看起来只会说这一句。

  迫不得已,男人换了英文,反正日式英语他听得出来:“你是什么人?在这附近干什么?”

  男孩的英文并没有什么口音问题:“我是中国来旅游的,可是我现在迷路,和家人走散了,护照都在我妈妈身上。您能帮我找找吗?”

  刚被强制换出来的林珏:呵呵。

  “你,叫什么名字?”于是男人只好带着他往广播处走。

  “我叫林珏。”

  “哦?是哪两个字呢?”男人问道。

  “双木林,”结果少年给他来了句中文,“双玉珏。”

  “……什么?”男人一下有些转不过弯来,他学过日语,毕竟那是彭格列的故乡,但没有学过中文。

  “森林的林,珏……是两块玉的意思。”少年赶紧换成英文,解释道。

  由此男人眼中的戒备倒是放下了一大半,毕竟彭格列的人并没有什么中国的:“广播室,到了,孩子,告诉我你母亲的信息。”

  “好的,她三十五岁左右,穿着运动服,戴着墨镜,她会说意大利语。”林珏从善如流,一边在心里问道,“可以了吧,我的演技不行……再说中文就喊我出来吧。”

  “好的。”沢田纲吉应了一声。林珏眼前一花,视角并没有改变,却无法有什么动作了。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转过身,一把抓住少年的左手,猛地一扭。

  再度响起对黑发少年的通缉令掩盖本就没有恢复的骨骼再度断裂的声音,而沢田纲吉只是皱了皱眉挣脱对方,左臂整个活动了两下,问道:“请问您这是做什么?”

  那并不是能让左臂没有任何损伤的人能痛到大叫的力度,因此沢田纲吉只有全部忍下,甚至表现出左手还能正常活动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找到母亲了之后我请你们喝杯咖啡怎么样?”男人终于完全放松下来,露出真实的抱歉的神色。

  “那要看我妈妈怎么说了。”沢田纲吉皱着眉,一副明显好感度降低的表情。

  “现在广播找人,请一位来着中国穿着运动服带着墨镜的女性游客到广播室来,您的儿子林……林什么……总之您的儿子正在等您。”

  一边躲着的风间凪:……林珏。

  很快,墨镜挂在胸前,黑发棕眼的运动服美艳女子就这么出现在广播室,看起来根本才二十出头。

  女性的年龄本身就是坑爹的,看着对方,男人下意识问道:“您三十五岁?……啊失礼了。”

  “是啊,还有三个月我就三十六岁了。”女性根本不在意的样子,甚至凑近了男人,语调喑哑勾人,意大利语纯熟动听,“不带这个孩子的话,我会告诉你,不,我二十岁。”

  “您真是位美丽的夫人,请问我可以与您共进晚餐吗?”男人的眼神也微微有些暗了。

  “真遗憾,不带着孩子的话,我一定拒绝不了你这样的男人。”女性牵起少年的手,转过身去的时候还抛了个媚眼。

  沢田纲吉:还好林君听不懂意大利语,也没出来,否则他会当场吐出来。

  “至少,请留下您的名字……”男人看着少年,整个人都幽怨了似的。

  “林晓玉。”女性朝对方微微一笑,美丽动人,接着,带着少年头也不回。

  “你穿帮了,凪,”沢田纲吉面无表情,“刚刚林君跟我说,中国女性不随夫姓,孩子随父姓的。”

  “……在这之前,纲吉君你的胳膊没事吗?”风间凪小声问道。

  “……没知觉了,别问我。”沢田纲吉瞄了一眼自己不自然下垂的左臂,口气平淡。

  穿帮了自然面临了奇奇怪怪的试探,沢田纲吉的胳膊不能脱太久,看着又被围住的两人,似乎还专门请来了听得懂中文的翻译专家,林珏气到直接顶了沢田纲吉的意识。

  “请给我们看看您的签证……”

  风间凪叹了口气,交出幻术伪装好的材料。

  “那么,您和孩子是同一个姓氏,请问您的丈夫……”

  “你们烦不烦啊!又不是政府又不是旅游公司,我们又不欠你们什么?!”直接被左臂痛到大脑眩晕,林珏根本就没有耐心解释什么东西,直接骂出了中文,“我爸爸叫玉满堂妈妈叫林晓玉,我随我妈妈姓,名字就用两人名字都有的玉纪念他们两玉合二为一,怎么了?!”

  “没,没什么问题……”会中文的那位翻译被这信息量弄炸,看了一眼挡在母亲面前张牙舞爪面色狰狞的炸毛小鬼,对他们摇了摇头,选择放行。

  没过多久,身边传来这样一句话:“那个小鬼的左手,有问题。”

  “快追!”主管赶紧反应过来,一群人从巷子边冲了过去。

  巷子里,看着人已经走远,身后的人松开了捂着林珏和风间凪的嘴的手,露出了费迪里格面无表情的脸。

  “费迪……”沢田纲吉立刻换回来,松了口气。

  “最终都会暴露,不如一开始就打闹一番,你的手也不会有事了。”费迪里格叹了口气,带着两个少年少女穿过巷子,跳过重重叠叠的杂物,到了大街上。

  早就等在那里的黑色轿车终于启动。

  沢田纲吉看着不在熟悉的意大利街道,神色平静而又悠远。

  —tbc—


小剧场:

林:我绝不,这么轻易地狗带!!!

27:作者桑说你给中国人丢脸了所以短期内你是下线了。

林:?!!!

林:我不就是骂了两句还没爆粗呢?!

27:总之就是这么一路破绽……然后被救了。

林:主角光环……嘛

27:救骸的小高潮……开幕是白兰干了什么大事,还没开始呢。

林:总之你加油别作死了就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