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黑子all】凭本事装B凭什么认为我是O(十二)

没赶上!!!


  认识都认识了,加上相互介绍,有栖川和赤司是一个圈子的事情就这么暴露了,当然,还有幼儿园小学的同级生关系。

  不同与赤司家专情一辈子守着一个,有栖川家属于肆意随便的那种,暴露出兄妹结婚的是他家,报道克夫嫁了四次死了四次丈夫的还是他家,同性婚姻允许的那天通过的十三对三对中都有他们。因此,有栖川家血脉相当广泛,到处都是。

  毫无直系使命感的有栖川贤二就是其中典范,十八岁还没到就开着改装车撞别人的车,如今面对诚凛篮球部队长和教练的道谢,却一定程度上犯难。

  “说,说起来,是有需要他人帮忙的事情……”面对两人希望能帮上忙的想法,他灵光一闪,“但是,你们俩不太合适吧?”

  有栖川的学姐,也是上流社会的一个女性要在这附近的教堂结婚了,自然准备了精致的冷餐,和之后的舞会。

  “原来如此,你想带一个可以传绯闻或者进去不妨碍你找绯闻对象或者恋人的舞伴进去……”相田丽子点点头。

  “但是,两位看起来是情……侣……不是吗?”有栖川看着两人瞬间弹开很长一段距离,连连摆手,以为自己会错意了,笑了起来,当场行礼,“那很简单,小姐你愿意成为我的女伴吗?”

  “……”日向顺平看着自己正在摆的手。

  “……”日向顺平停下自己的手。

  “……不行!”日向顺平吼了出来。

  “果然两位是情侣?”有栖川一脸懵逼。

  “才不是呢笨蛋!”日向吼了出来。

  ……就是吧。有栖川内心呵呵。我见过你这一款的傲娇。心疼你旁边的小姐姐。

  被心疼的小姐姐看着周围,眼睛一亮,随手一抓:“黑子君!”

  “唉?!”黑子也是猝不及防,本来就在围观,关他什么事?

  “有栖川君你看黑子君,长相也不错存在感也低,传绯闻的话颜值跟你也差不多,也不会妨碍你找绯闻对象哟?”

  有栖川:?!

  谁都好别是这家伙啊?!赤司不会找我麻烦的?!

  “赤司可能也要去,把他当作赤司的男伴?”这种理由不太好吧?先不说赤司去不去,眼前的这个黑子似乎是单身,根本不好拿赤司出来抵。

  有栖川看着一脸同样懵逼的黑子,没看到他眼底的反感之色。

  ……哦豁。

  这件事就在黑子反应过来点点头的时候定了下来,有栖川和赤司全程无法说话。

  “为表达感谢,我送你一套礼服吧,黑子。”将来要站在赤司边上的Alpha总要有自己的定制礼服,之前带他看看他呢吧世界的一角也行。看到黑子同意,有栖川直接拨打了自家哥哥的管家的电话。

  “嗯,直接找人来量身形,料子我记得我哥上次拍卖到了一种,就用那种,其余的请专业设计师给他整一下……不是我的男朋友啊?!人家专门来帮我的忙……”有栖川背过身打电话的时候,就这么看到一边的赤司在对实浏说话的时候,目光移向他,露出点笑意。于是有栖川也微笑示意,放下心来。

  很快他就知道,他放心早了。

  为表达感谢顺便认识一下,诚凛的人请有栖川吃顿饭——虽然人家也不在意那点钱,和有栖川本来就认识的赤司以及洛山自然也一起。

  地点在他们合宿的民宿。

  中途有栖川接了个电话,装修工人过两天才能到达,他表示知道了,顺便再核对了一下新的设计图以及定制的瓷砖本身。

  “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容易呢。”回来后,相田丽子感叹道。

  “最不容易的,在那里,”有栖川抬抬下巴指赤司那边,“我家里有个大哥有个叔叔,我基本上混一辈子没问题,也没有什么学生会社团活动需要忙,家里人也是怕我太闲着找事干,才委托我的。”

  赤司除了上层继承人要学会,完成的那些,还有学校里的事情,自己的爱好兴趣都不丢下,这才是真不容易。也许他自己觉得他过的很充实很有意义,有栖川就是觉得太累。Alpha都不太能有这份心力。

  “是吗?”众人不再对着他打趣。

  有栖川看了一会儿他们下午的训练,没什么兴趣,就去了自家别墅核对新的设计图。

  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响的。

  “贤二你给我滚出来!”结果一接电话听到了藤原这样的咒骂,“你居然敢背着我追赤司?!”

  “哈?”有栖川有些懵逼。

  “居然专门在他面前开车撞人救他的朋友!然后跟他一起吃饭!”藤原咬牙切齿,“说好的不跟我抢人呢?”

  “……”有栖川不想说话。

  从小到大你这么傻逼的次数还少了吗?

  “我这不是帮你拉一下关系吗?”有栖川面无表情,“再说,我参加婚礼都没邀请他,你为什么觉得我在追他。”

  “嗯?婚礼?”藤原奇怪。

  “就是丰腾学姐和泉学长的婚礼……”有栖川说道,“由于跟我关系不错,我收到了请柬。”

  “咦?那我是不是可以邀请赤司?”这时有栖川已经挂掉了电话打开了别墅的呢你,藤原是在门口说的。

  “可以啊,我想他会同意的。”有栖川轻笑一声。

  因为黑子哲也,在那里。

  藤原是个行动派,在有栖川家的别墅里直接在有栖川家订购了一套参加婚礼的新礼服,随后派人把自己一贯用的礼服送来,捧着玫瑰花,在结束训练的时候去找了赤司。

  正巧,有栖川给黑子订的礼服已经制作了出来,他亲自给人家送来。

  这对发小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觉得看对方依旧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随后准备分头干正事。

  有栖川觉得这人傻子一样来简易篮球场穿礼服,藤原觉得这人傻子一样请人当伴还穿一身破烂。

  黑子和有栖川一起走出篮球场的时候,就看着一个几乎浑身发光的人在打完球一身汗还没擦还没冲澡的赤司面前单膝跪下,献上一捧玫瑰花。

  “赤司,成为我参加婚礼的男伴吧!”

  黑子:……

  有栖川:……

  “有栖川君,你认识的人?”黑子问道。

  “不,我不认识他。”有栖川面无表情。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