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27100】重合世界番外 话剧

元旦贺文   6384字一发完

本文cp27100微2769 正文cp27all

重合世界 文中 世界重合前 预警。

本文中 Luce•唐维斯亚=真正的27

沢田纲吉=穿成27的林珏

这是林珏死后一年后,27在15岁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十三岁那年,对总是把演出背景定在中世纪,各种设定还都是错误的费迪里格忍无可忍,给话剧社的社长写了封匿名信,一个错误一个错误列了出来,顺便骂了一顿。话剧社社长很激动,查到了无社团的费迪里格要他在那里挂名,看在学分的份上,费迪里格答应了她。

  两年后,他已经跳级然后请了代课混学分,实际上已经在慢慢接受唐维斯亚长老的工作。

  就在这时候,那个话剧社的社长刚从黑手党学院的初中部升到了高中部,还是原班人马,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想给高年级那群看不起她的人秀一把,求大佬过来指导。

  实际上就是他口中的高年级的费迪里格:……

  然而欠了人情当然要还,再说能旷工当然要旷。于是费迪里格就去了一趟话剧社的高中部。

  然后沉默了三秒钟。

  原本啥类型都能适应的女主角担当,车祸,表演当天是不可能起来了。预备的女主角不想演这么不要脸的女主,坑了一把一直占名额凑学分实际上的一个混子小姐姐当女主。

  原本啥类型都能适应的男主角担当脱离了原本的家族独立成立了个人的情报屋,现在还在忙着交接和手续,以及与原家族谈判。于是他找了一个欠了他人情的 ,纯门外汉来演。

  以及升高中之后退社于是找来了很符合男二性格形象的男二担当,这里就不是那么抢眼了,起码比前两个靠谱。

  ——如果他找来的外援不是叫Luce•唐维斯亚的话。

  未来稀少的女性首领——还不是那种只让女性继承的家族的未来首领,入学实战考试差点揍趴了Luce,性格刚强根本没有情商的辛西娅•尼奥,饰演风流多情,游走在整个国家贵族青年圈上,任性娇蛮的帝国公主——那种谁娶他谁当皇帝的帝国独女。

  这种与自己相反的性格,结果辛西娅一气之下表示接了,于是社长大人找到了华点。

  她说,男一男二干脆交换一下吧。

  整个话剧社包括两个外援当事人,都没能阻止放飞自我的妹子。

  于是变成了——

  性格温暖包容很不容易记仇也很不容易得罪人,不喜欢社交但是出乎意料擅长社交,责任感很强的Luce来演,一意孤行不管自己的封地,跑到边关去自闭……啊不是,去镇守边疆,实际上与被皇帝的父亲有杀父之仇的公爵男主角。

  男二的设定一句话就能概括,忠犬护卫。

  而演他的人,是一个据说浑身逆骨,满脑子骚操作,甚至是人生如游戏的家伙,你也别指望他有什么忠诚心了。这样的人去转头演除了忠犬护卫以外没有别的人设的男二。

  ——重点是,这个少年,叫白兰•杰索。

  虽然费迪里格并不知道白兰是个重点考试要考,但他只要知道对方和前面两个一样,人设和本人相差太远就是了。见到了本人他才发现,这少年就是未来马雷指环的主人……随后他目光扫向了剧本的署名。

  ——艾莉亚•吉留罗涅。

  这个社长,是个狠人啊。

  是有多闲一个首领才会来写剧本?!

  狠人归狠人,这么一群人来演一定会ooc的。

  于是这个很闲的首领,听说了这件事,专门说要来见三个人一面,改写剧本。

  至于她看见Luce之后笑得意味深长什么的,Luce当她没看见好了。

  费迪里格并不需要随时跟进,只需要在社长发问的时候远程指导一下罢了,虽然收到了演出的邀请,不过也没想要去。

  结果他收到了一封信。

  『好久不见,据说您不仅是彭格列的继承人的监护人,也算是风间小姐的监护人?不知我们能不能见一面呢?在辛西娅的演出台下。

  何西亚』

  何西亚就是那个最近脱离家族自立门户创建情报屋还忙着各方面交接以及和原家族谈判的万能男主担当,可惜要算自己的生活,他只算得上男二。

  女主就是那位辛西娅•尼奥。何西亚寓意为神的信徒,而辛西娅寓意为月光女神。

  于是他悟了,决定从小说中走出来,成为真正的人,这才脱离了尼奥家族,自立门户。

  随后男主出现,他看着那所谓的男主单方面纠缠直到随后和辛西娅老死不相往来,全程只有看戏的愉悦。

  没想到刚脱离家族的家伙居然能查到这里——话说想对凪发出挑战找他干嘛?

  于是他从善如流地给Luce发了个短信表示他会去看的,以增加便宜弟弟的压力。

  当天晚上Luce就背着他去找演艺圈的大佬去当老师了,可喜可贺。

  第二天,Luce在话剧社得到了白兰•杰索头疼请假的消息,就在见过艾莉亚之后。

  七三提前见面了。

  十五岁就能与平行世界的自己共享意识,也不是每个平行世界的白兰都能做到的。

  如今能和自己对话的白兰,只发现了两个小伙伴,看起来很是空洞。

  其中一个白兰“尤尼酱”来“尤尼酱”去,一副对着小女孩深陷其中的样子;另一个满口都是“纲吉君”……

  ……这俩,谁呀?

  当然白兰也不是没有收到一年以前的,十年后的记忆,知道自己的世界阿尔克巴雷诺的大空还是艾莉亚,谁知道她把女儿藏哪去了;沢田纲吉是死在未来的那个原本的彭格列继承人,托他的福白兰还在无人岛被囚禁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才被Luce•唐维斯亚放了出来。

  只不过记忆归记忆,还是十年后的记忆,无论是尤尼酱还是纲吉君他都没见过也不认识的状态。

  另外两个白兰听到了他的世界的消息,眯着眼表示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根本就没在意另一个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另一个世界的心上人。

  结果就被这个白兰的要求糊了一脸:“给我你们世界关于演员演技的资料♡”

  还是少年的白兰,视线依旧局限在自己的周围——如今名存实亡的杰索家族,要挂掉的考试,完全不够的学分,有趣的剧本和学姐们,以及——

  为了母暴龙辛西娅的娇羞和Luce的邪魅一笑!

  白兰第一次见到辛西娅是在新生欢迎仪式上面。欢迎仪式是除了引导人以外就全是新生的,只要不出人命就行的,枪械与死气之火的狂欢。

  辛西娅光靠近身战将她周围的人全部打爆了。

  这样的一心变强没有情商的人,露出少女般娇羞在男人中游刃有余的笑容来,将是一副怎样的风景?

  同样,白兰第一次见到Luce的时候是对方从直升机上下来,找个替身把他从无人岛上换了下去,理由是为了找到沢田纲吉的死因。

  无论是手段还是方式都不怎么见光,Luce还是在夜里悄悄过来的,但回想起当天的事情,白兰依旧能想起对方一身白色西服,就像在发光一样。

  这样的人就算是浑身血腥,也会表情凛然;即使甚至与黑暗,也会面向光明。

  而这样的人,眼底染上恨意与扭曲,浑身散发着黑暗气息,又是一种怎样的风景?

  完全不知道自己也会表现出别样风景的少年表示,他很有兴趣。

  随后,演出当天……

  “怎么,有时间看尼奥的表演?”费迪里格坐在了何西亚的左边。

  少年在室内也没取下自己的帽子,因为头上受了点伤还缠着绷带,他抬了抬帽沿露出黑得发亮的眼睛,声音轻快:“我只是来看看小时候做梦都想看到的东西。”

  看来是完全放下了。

  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孩子都能拿起放下,他却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在回忆中找他。

  “祝你前程似锦。”最后,他用对方的母语说道。

  “借你吉言。”对方也微笑回答。

  话剧在一个很专业的歌剧之后,一看这个安排就知道很不友好。

  这时候有个素色白裙带着墨镜女孩子坐在了费迪里格左边,取下了墨镜装进了裙子胸前的口袋里。

  鲜花绽放,映红了贵族少女们原本就娇羞的梅林脸颊,她们矜持却也狂热的目光看向一个个风姿卓卓优雅的男子,他们炙热的目光却集中在中间的少女身上。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只是淡妆的少女穿着最华美的礼服,娇美动人,毫无疑问,是这场华丽盛宴的正中心。

  然而,她却不为所动,看似挑逗巧笑面对各种示好,实际上她看不上任何一个徒有其表的无能贵族。

  直到宴会即将结束,老国王悲催地发现,自己心高气傲的女儿依旧看不上任何一名优秀的男子。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喧哗。

  并不高大,反而显得修长温润的青年走了进来,虽然保持着温和优雅的神情姿态,却依旧能看出他的不情愿。

  然而公主看到他,眼前一亮。

  长期镇守边境的伯爵比长期在浮华中掏空了身体,浑身上下隐隐都是征战的战意与隐隐约约的杀气,对于见惯了虚荣的贵族的公主来说,反而是别样的风景。

  于是公主直接走到伯爵面前,笑容含蓄却带着撩拨:“你好,伯爵大人。”

  第一幕的幕布缓缓合上,随后再拉开,第二幕开始。

  久经沙场的伯爵大人,被绑架了。确实是一时不察加上信任的副官被收买,伯爵却很快恢复了行动能力。

  然而此时他已经身陷囹圄,反而不急着脱困,而是想要找到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抓住他。

  与此同时,日常来到伯爵府倒追的公主发现伯爵被劫走的消息,在一阵惊慌之后是愤怒。毕竟伯爵成为她的丈夫,这个国家队主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时候将人劫走就是在藐视她藐视皇室的威严。

  很快,在骑士的安抚下,少女冷静下来,开始在对方的陪伴保护下寻找线索。

  她确实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但她肯为了心上人撕掉繁琐的裙摆爬上城墙,也肯为了绑架犯的一颗小小的纽扣爬进幽深肮脏的下水道。

  忠实的骑士一直伴随她左右,看着她做的一切,突然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以及他到现在才明白,对公主的感情。

  很快在骑士的帮助下,两人直接对着伯爵关押的屋子破门而入,结果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两人同时回过头去。

  年轻的伯爵像提着中年的侯爵的领子缓步走过来,像是漫步在自家后花园一样惬意。他的眉眼中纵横肆意着黑暗与诡异,笑容轻浮却又自信。

  这才是,伯爵的真正姿态。

  黑暗,危险,却带着使人着魔的吸引力。

  同样,显出本来姿态的伯爵,看着眼前的少女,娇嫩的脸上全是污渍,白皙的皮肤上印上纵横的压痕,身上华丽的衣早已被污染破损到比贫民窟里最落魄的女人还要凄惨。

  她却凛然地站在那里,眼神坚定自信,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两人愣愣地看着对方,移不开眼睛。

  第二幕终止,幕布拉上,第三幕开始。

  第三幕上部分是骑士的回忆杀。

  骑士以前是夭折了的王子的守护骑士。也就是说公主曾经有个弟弟。护卫原本对公主的看法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天资,却要喜欢在贵族之间周旋游走。

  不过,当时的公主也并不需要成为女王,因此大家都愿意纵容她。

  直到后来,王子夭折,他被随便哪个大臣分走,又被随便找了件事处死。

  “王子一定不愿意看到这个样子”只因为国王的一句惋惜之言,公主便毫不犹豫做出刁蛮任性无理取闹的姿态强行保下他,花了整整三个月去证明他的无罪。

  当时的震撼和感动在心中沸腾,连着一种根本无法解释道感情蔓延在心中,他当即单膝跪下来,向她效忠。

  公主点了点头冲他微笑,伸出手接受了他的忠诚。

  第三幕的下就开始了。

  伯爵在制定作战计划,他阴着脸庞,带着扭曲的恨意部署着。直到所有人离去,他看着窗边,轻声说道:“出来吧。”

  不放心公主的骑士从黑暗中走来,仿佛带着光明。

  像是被迷惑一般,黑暗中的伯爵向他伸出手……

  刚才杀伐果断的模样根本就是错觉一般,无害温柔到吸引着骑士忍不住向前一步……

  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幻境破碎,剩下的只是血一般的真实。

  “想把这件事告诉公主的话,随便你哟,”勾起一贯温和的笑容,伯爵口气轻松,“顺便陛下那里也可以如实告知。”

  首先是皇帝不会相信小小的骑士,再就是……包括他在内,谁也无法阻止这件已经安排好了的事了。

  “……枉费公主对你一往情深!”骑士沉默了半晌,低沉地说出这句话。

  “我也对公主一往情深。”伯爵轻声地说道,那种神情并没有丝毫作假。

  “那么你……为什么……”

  “我本来在国界边缘镇守,离这边太远,这边发生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可是,谁叫她一定要让我回来呢?”根本不谈动机的伯爵笑容鬼魅,却透着无辜无害,就像是在说,不是他的错,恶意与恨意却疯狂增长,带着堕天使的华美与诱惑,“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啊。”

  第三幕戛然而止,幕布的突然合上使人猝不及防,很多人开始低声议论。

  费迪里格手上拿着剧本,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本第三幕还有……算了在这里也无所谓。”

  幕布后,其实很纤细的骑士直接扑到了伯爵身上,扳过对方的肩膀直接吻了上去!

  一边瞬间拉上幕布冲上来的公主抄起手机就对着这俩一阵猛拍,丝毫没有两顶颜色鲜艳的帽子的觉悟。

  辛西娅口气凉凉地看着Luce无奈地把白兰推开,后者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都说了Luce你这副样子别给白兰看到。”

  Luce看着对方刚才同样的服饰浑身上下写着“娇弱”二字的公主样子,以及现在几乎趴到地上就为了一个拍摄角度,现在瞬间弹起来站好的样子,无言以对。

  “直接第四幕吧。”整部剧真正的中心的公主放下挽起的袖子双腿并拢站直,双手放于身前,又是一副娇弱公主的样子。

  “对不起啊,Luce☆”白兰宛如偷腥的猫,舔了舔嘴唇,根本不是在说对不起而是——

  感谢款待。

  Luce警告地撇了他一眼,对方才乖巧地整理起自己的服饰,好在下一场没有他什么事。

  幕布再度拉开,公主与骑士对峙。

  “诺尔,你还记得你骑士的誓言吗?”公主义愤填膺,恋爱中的人是盲目的,“怎么可以污蔑我的未婚夫?!”

  “可是,塞西维亚……”

  “够了,我收回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特权!”

  两人不欢而散。

  夜晚,公主看着月亮发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路上会有很多波折,贵为公主的她受到的阻力比市井之中听到的少很多。

  但她万万没想到,来自身边的骑士会选择阻拦。对方的感情她确实清楚,然而……她是真的无法喜欢上对方,喜欢她的很多,她怎么可能每一个都去回应呢?

  她又不是Luce(出戏闭嘴)

  没想到对方竟然使用这种挑拨手段。

  迫使自己坚信未婚夫之余,心下也不免迷茫,毕竟她的骑士并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就在这时候她遇到了同样睡不着跑出来看月亮的伯爵。

  伯爵自然对公主真心实意,但是他有隐瞒的身世,他要为父母报仇,而杀害他父母的人便是公主的父母,国家的主人。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对方,他竟然想让心爱的女孩远离死亡的危险,不过到时候他是拦不住她的。

  两人独自各说了一段长长的独白,随后有些惊讶却又有些了然地看见对方。

  在想什么自然不能让对方知晓。两人很快就换上了惊喜的表情,在一阵老套却各怀心事的月下互诉衷肠之后相继离开,留下上玄月凄冷。

  第四幕完毕。

  第五幕就是结束,教堂婚礼美妙的乐曲奏响的同时,皇宫的大火冲天而起,之前绑架伯爵的公爵大人站在皇宫门前,一手刀砍晕想要喊救火的士兵。

  等到公主发现自己的父母都在火海之中九死一生,她“我愿意”都已经说了出来。

  等她惊慌地跑回皇宫,那里只剩下一片火海,就算她钻进去大声呼喊,也没有任何音讯。

  她猛地回头,看见自己刚结婚的丈夫悠然信步走入火海中,依旧是一贯的温和无害,却使她不禁脊背发寒。

  “是……是你?!”

  “是我,”他轻声说道,“我想了很多,根本没有能让你活下来却不恨我的方法。”

  “你昨天在想的就是这个……”公主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

  “所以,”伯爵向她伸出手,笑容诡异扭曲,却带着自信,散发着无法抗拒发诱惑,“那就和我一起落入地狱吧。”

  将他比喻成堕天使并没有错误。身在黑暗,厌恶光明,却无法拒绝光明。他就像是对着光明不可抑制地伸出手一般,不知是想要将对方拖入地狱还是想得到救赎。

  公主被迷惑了一般,伸手,想要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

  下一刻,她被狠狠地推开。

  骑士挡在了她的面前:“公主,还不快走?!”

  如梦初醒一般,公主猛地反应过来撤回手,跑出了火海,眼睁睁地看着骑士与伯爵被烈火席卷。

  “没想到最后和你一起死。”伯爵看着骑士,眼中却也没什么遗憾,他大笑着,却依旧向面前的人伸出手,就像他对公主伸出手一样。

  “……呿,谁要跟你一起死。”骑士状似狼狈地扭过头,耳尖却是一片通红。

  费迪里格:……这俩加戏了啊。

  三年后,公主从修道院被大修女赶出来:“你还有未了的心愿,并不能真诚侍奉主。”

  公主笑了起来,向已经成为新的王的公爵,以皇族末裔的名义,宣战。

  话剧结束。一群穿了增高鞋化妆的人士去掉装束重新走上舞台谢幕。

  费迪里格身边的女子轻笑一声,这声音有些故意压低的成分在里面,她重新戴上墨镜,径直离去。

  “Luce!”不知道是谁喊了出来。

  “Luce!Luce!Luce!”瞬间台下直接沸腾,费迪里格看着对虚假的人狂欢中之人真名的观众,沉默了一下。

  沉迷于虚假的艾尔文伯爵的形象和Luce演技,进而迷恋与沸腾。

  以及这形象太熟悉了,原型刚才就坐在他边上。

  感受到他的视线,都快走到这一排最边上的女子冲他挥了挥手,右眼的位置即使隔着墨镜也能看到红光一闪而过。

  Luce尴尬地笑着,躲过扑向他的女生,随手抓着白兰掉头就跑。

  辛西娅笑眯眯地给两人挥手,虽然没多少人看她。

  人在很倒霉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抓走让他这么惨的罪魁祸首垫背。

  不过白兰,从一开始对他们两个都有兴趣,变成只对Luce有兴趣了呢。

  少女保持着笑眯眯的姿态手指按得咔咔作响,很快周围人想起了本来这是个人形杀器,瞬间以少女为圆心半径五米的地方就清空了。

  从容脱困的少女向大家鞠躬谢幕,另一边白兰少年的爱情故事,才正式开始。

        “呐呐,”精神空间里,白发的少年笑容妖娆,对着另外两个自己问道,“你们知道Luce•唐维斯亚这个人吗?”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