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那之后他们没有见过彼此 大纲文

坑爹的花吐+黑道+校园文
男二的酱油视角所以有很多主线没写出来
三次元有原型,偷偷发一下
是bg 是bg 是bg 重说三
(为了尊重原型)
名字还没起出来→_→


  1
  枪响的一瞬间,倒下去的是深爱着她的他。
  花瓣从他的口中不断溢出,先是一片一片地挤出死死闭合的牙齿嘴唇,后来他的嘴竟是再也掩不住,漫天的血色花瓣瞬间喷涌而出,又如烟花般坠落,散落一地。

  那是维持了三个月之久的病魔,对最后关头却无法夺走他性命地不甘嘶鸣。
  那一瞬间她隐约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却又似乎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后来她主动找回了他的联系,网络上信息里还不断有他的消息,但那也仅限于认识的人之间的交谈了。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2
  “打扰一下,我找……卧槽是你啊!”
  这是个并不友好的相遇。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与我为敌的他在同一个学校,但没想到他会主动来找我。一直以来我们都只知晓彼此道上的称号,也以称号相称。
  这就是他用我的本名找我,见到我却如此吃惊的原因。
  “我们家族……跟她的家族联姻了。”交换姓名后,他这样说,“真是无聊,我又不喜欢她。”
  真是无聊,他还是不承认你喜欢她。
  “她”指是我的青梅竹马,她所在家族未来的boss。由于一些理论不和的原因,我退出了她现在所在的家族自立门户,直到现在还是变成了合作关系。
  他的家族与她的家族是敌对状态。现在联姻了就代表……
  很好,我又少了一个敌人。
  NICE~
  事情经过就是……俩家族要安排他们增进感情,于是……他转学到了我们所在的学校刷好感度。
  ……在只知道她的青梅竹马的名字之后。
  也就是说,他现在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因为化装之类的原因,即使擦肩而过他可能都无法认出她。
  简直感人。
  “那我得看她什么意思了,”我想了想,告诉他,“怎么说与我们合作的是她而不是你,她要是不想你认出她我也只能配合。”
  “那我必须要问了,你喜欢她吗?”他口气相当严肃,随后解释,“你喜欢的话那没我什么事了。”
  你继续装。
  “现在不喜欢了,”我说,“我现在对她,只是朋友的感情。”
  她对于我来说,早已不是“喜欢的青梅竹马”,而是“只是青梅竹马而已”。
  “所以啊,你完全不用顾忌我啊,”我说道,“我现在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3
  男学生的谈话莫过于游戏、美女,我们之间还有道上的新闻。
  哦,因为我是玩情报的。
  当然妹子的长裙飘飘还是要聊的,毕竟没什么看的。
  “我今天认识了一个还不错的女生,”他说着,难得从性格上欣赏她以外的其他女性,“她叫……”
  哦,就是她。
  哦,你果然没认出来。
  作为继承人见面时她总是被家族里的专业人士化过有易容倾向的装,原来是真爱都无法看破的。
  晚上去黑了他的电脑。
  4
  通过他我知道了她们成为了朋友。
  然而他还是没有认出来。
  还有,别问我她的黑历史了行不行,想嘲笑她?只是想了解她而已。
  5
  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她在被迫约会之后我有要紧情报要告诉她,获取我的位置后她说她离我很近要过来找我。
  我是无所谓,但要是她家的人看到我把她拉到我的破工作室之一去估计我会死得很惨。所以我还是约在对面的咖啡馆里和她见面,哪怕她很喜欢我的电脑。
  交涉没多久,我突然在那种地方听见了有人喊我的名字。
  6
  我转过身,已经卸下繁琐的装束的她也侧过身看过去。
  我和她的表情同时凝固在脸上。

  他看到朋友的鲜活表情瞬间凝固。双目直愣愣地看着她,最后,轻轻笑了起来。
  7
  咖啡馆
  明显不是作业,而且是我一般装情报的文件的文件袋。
  随意熟捻的姿态。
  以及……随着失态严重而产生的,若有若无的杀气。
  青梅,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你对你未婚夫在搞什么鬼。
  8
  “为什么瞒着我?”
  “家里是不容易取消婚约,但只要你说我也会和你一起努力去跟他们说的啊?!”
  “你不认可我门之间的婚约,那连我们朋友的关系都不认同吗?!”
  “你我到底处于什么关系,我在你心中又是什么位置?!”
  这段话我给你五十分,另外五十分是因为她不为所动。
  他再煽情也没能煽起她的内心。

  “我只是想跟你交朋友而已。”她说。
  8
  “你想想,你不喜欢她那她对你到底有没有感觉?有没有可能她是喜欢你的?”
  “你到底还对她有没有感觉?不喜欢她为什呢又要合作?”
  “我们一直都是走路都保持距离,她可以随时作出不认识我的姿态。”
  “我们朋友不像朋友,情侣不像情侣,这算什么?”
  “我他妈在她心里算什么!?”
  我懒洋洋地躺在山坡上,看身边的土豪一脸抑郁地把没开封的啤酒罐捏爆再灌一口猛地丢出去,托姻亲的福我现在私人电话里都有他管家的,一会儿叫人过来把满山坡罐子加上酒水收干净。
  无可避免地,我再次质疑我自己为毛要听这货的抱怨。
  她谁都不喜欢,我现在也谁都不喜欢;合作当然是为了利益;
至于朋友不像朋友情侣不像情侣……你先越界了。
  “我说啊,”我看向天空,心中有些茫然,“你觉得……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交朋友又不看脸。
  9
  “来几张她的照片嘛。”
  “你要干嘛?”拿来撸/舔/吃吗?
  “我想她了。”
  我说,才放了几天假,烦了可以强制约会啊。
  他说,她不愿意。
  我说,哦。
  10
  撕裂般的咳嗽声伴随着几遍花瓣随风飘下,我顺手接住一片,上面由根部向上延伸着血丝。
  啊,好像碰到花瓣了会传染来着。
  哦。
  花瓣只能保持不到半个小时,我只能在学校就动用自己的势力,不到十分钟分析结果出来了。
  普通的花瓣,普通的……
  不普通的某黑道家族少主的血液。
  “喂你被传染了!”不普通的某少主一脸关心,虽然他的情况更糟心,“没事吗?”
  “没吐花出来,”我说,“你现在相信了我对她没兴趣了吧!”
  “你就用这个证明?!”他惊讶道,“要是你以后喜欢上谁……”
  “我没你怂。”我倒是态度坦然。
  11
  花吐症,一种会吐出花来的病,来源于暗恋。
  不过他是单恋来着。我看着学校监控下的,两人并肩而行的录像。
  要她还没发现,我这个青梅竹马就是假的。
  12
  他只剩不到三个月了。
  他说要是没有家族他就去拼了,得不到就放手,忘不掉就去死,没必要用这玩意取得虚假的同情。
  我们果然很像,不过我忘掉了。
  所以两年前,我活了下来。

  你又如何?
  13
  得不到的无望的爱,谁都会累。
  14
  我们这样的人,从来都不打算头。
  或是,对回头根本没有感觉。
  15
  无故迁怒,无情拒绝。
  白都没表就被拒绝。
  她不知道,她这样拒绝的,不只是爱情。
  16
  “她至今都没求过人。”
  “所以她无动于衷,她不会担心自己选择的对错。”
  “本就不应该有我这样跟她提主观的人去扰乱她那无忧般的生活。”
  16
  “我想跟你玩。”
  “不想跟你恋爱。”
  这个逼我给满分。
  17
  “她还是把她无聊的自尊心放第一。”
  “做错事了也一样,来不向任何人低头。”
  “她废话真多。”
  他这么说的时候,口中花完全被鲜血尽染。我顺手抓了一片洗干净。
  我去白玫瑰。
  我足以与你相配。
  18
  “三分钟以内我要看到他的人。”
  喂你至于拿枪对着她喊我出现吗?
  “你来当见证人。”他对我说,“俄罗斯轮盘,玩过吗?”
  是我的错觉吗?最近怎么到处都是这玩意。
  “……玩过。”我不忍直视。
  两把左轮,一模一样,一轻一重。
  “你也是会玩的。”我更不忍直视了。
  “反正我今天之后就死了,”他说,脸色依旧惨白没有任何血丝,精神却好了很多,“拉她垫背还是不错的。”
  喂你要我收烂摊子吗?
  人性呢?
  但是啊,六个弹孔,他只给她了一枚子弹啊。
  我掂量着手枪的重量。
  她活下去的记录是六分之五,他活到明天再死的几率是……六分之一。
  他完全活下来的几率是……
  谁知道。
  19
  我点下他的微博上的赞字,没有主角的风景照是卢浮宫的辉煌。
  我买了张票,递给美丽的法国女郎,微笑着进入艺术的殿堂。
  他的微博之下,她轻轻点下了赞。
  20
  那之后他们再没见过彼此。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