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那之后第一章 激流勇进

家教某主角酱油有
         米基罗家族未来的boss遭到暗杀!所有线索指向尼奥家族,却没有任何证据。
  米基罗家族情报网被一夜之间切断四分之一!
  在尼奥家族的暗线全部拔除!
  米基罗家族百分之五的产业被来历不明的人高价收购!
  米基罗家族托斯卡纳分部军火库被端!
  米基罗家族出现underboss级高层背叛!
  上面一堆干了其中一条的越鸿收到消息的时候一脸惊悚。
  伊诺克你干了什么让辛西亚疯成这样!
  上面的所有举动足够使一个高级的中型家族变成中小型家族了。而这些,并没有给尼奥家族以及辛西亚多少利益。
  又是一年开学。那之后已经过了两年,势力之间相互蚕食吞并,本名为越鸿的何西亚在丢弃原来的初衷之后也开始拥有符合名声的实力。
  “何西亚同学?要报名迎新吗?”同年级的女生拿着迎新报名表,带着羞涩的笑容,实际上眼底闪着恶作剧的光芒,“今年入学的,都和何西亚同学你同岁呢。”
  “可以哟。”身为情报屋,收集情报发展顾客还是极为重要的。
  和所有高等学校一样,黑手党学校大学总校区也有迎新志愿者,不过迎新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不少学长学姐早已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让学弟学妹们经历挫折与挑战。
  因此,还有一项不成名的规定,新生志愿者不能带自己系的直系学弟学妹。新生有最多三天的保护期,这三天可以穿校服,随后就不能被保护了。
  当然,自己放弃保护不穿校服的新生也是有的,那样学长学姐就不需要保护他们的安全,只需要帮他们熟悉校园就行了。
  保护期过了或者没有不在保护期的新生,可以被任何同系的人进行任何形式的挑战,跨系挑战就需要向新生所在的系申请,作为系与系之间得正式撕逼正式举行。也就是说围观的人有很多。
  而对于领新人的老生来说,自己领的新生被别人挑战败了还是保护期没保护好,都要受到惩罚,相对的,全部完美完成有奖励。
  这些对越鸿来说都有无所谓。认识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事才是越鸿报名的意义。
  清秀中带着洒脱大气的汉子在一堆意大利语的名字中太过显眼,以至于在一个小学妹脆生生地喊出自己名字后面带着的意大利文拼读,说出自己名字自己抬起头来之后,他就被一大帮学弟学妹包围了。
  一个一个在脑中浮现出他们的身份,越鸿带着礼貌的微笑扫过一堆小姐少爷继承人,甚至谁的情人私生子女。
  最后在一个清秀干净的棕发东方少年身上停了下来。
  ……谁来告诉他,彭格列的boss是是怎么混进来的?
  人群中,恢复原本装扮的少女冲他扬了扬手,作出中文的口型:
  敢不选我你完了。
  呵呵。
  “我说啊,你真不知道迎新志愿者要跟自己带的新人晚上住一起?”越鸿手里拿着名为印天倾的入学手册,随口问道。
  “知道啊,”印天倾无所谓地答道,“你总会有办法的,再说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你走,”越鸿一眼斜过去,“那个时候多大?”
  “十二岁。”
  “现在多大?”
  “十八……不,我永远十七岁。”印天倾轻轻哼了一声。
  “那个时候我都不敢睡着……怕被你压死了,”越鸿无奈地叹息一声,“就算什么都没发生,第二天‘你成了我的女人’这种事情会传遍学校的,我可不想跟你绑一起。”
  这是大实话。
  除了第一句。
  不过,那也只是“那个时候”而已。
  “这样吧,我先今天白天带着你,”越鸿掏出手机在聊天室里问有没有带学弟的学姐出来换人,一面说,“我给你找个学姐,你跟她走就是。”
  “哦……”
  要是两年前,越鸿可能就不会这么为她着想了,虽然不会做什么,“他们在一起睡了”这种传言他还是会散布的。
  这种回答代表什么意思,身为青梅竹马的越鸿不用思考就知道。果不其然当他把印天倾带到自己同学面前的时候,印天倾一直低着头看着脚尖。
  对此,越鸿只是解释了一句“她害羞”糊弄过去。
  在印天倾的坚持之下,第一天白天由越鸿带着熟悉校园办理手续,之后交给名为埃尔莎的学姐。
  “何西亚,你认识这位……同学吗?”埃尔莎看着越鸿给她写出来的,印天倾的意大利语式发音,一脸为难,“都是一个国家来的呢。”
  还有两人之间的气氛,虽然没有谈恋爱那么亲密,但还是十分熟捻融洽。她已经看到一直对谁都好脾气的越鸿一文件袋糊到印天倾脸上了。
  “我们一起长大的啊,”越鸿微笑着回答道,“从来意大利以前就认识了。”
  “那好久啊。”埃尔莎感叹。情报科加上一点私人关系,她知道越鸿是六岁那年来到意大利的。
  “那就这样,”越鸿拍了拍印天倾的肩膀,“晚上我就把她交给你了,看到没,虽然很害羞,她还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的。”
  印天倾没有穿校服,还是一身运动服加上运动裤的白黑打扮,在新生中格外显眼。
  “嗯,省了不少事呢,”埃尔莎想到刚才自己带的学弟一身校服穿得那么乖,一副他很弱的样子,“跟你比呢?”
  “他打不过我。”印天倾想也不想就替越鸿回答,还转身对越鸿笑得一脸挑衅。埃尔莎看了看摆出毫不在意的笑容的越鸿,那是越鸿一贯敷衍无所谓的态度,一般情况下内心是完全没当回事的。
  回想起当年她带的一身校服的小学弟,轻描淡写秒杀把保护他的自己打伤的那位学长的那一脚,埃尔莎轻而易举地明白了某件越鸿谁都没告诉的某件事实。
  “那就好。”带着笑容点了点头,埃尔莎对越鸿挤了挤眼睛,越鸿轻笑一声。
  两个有点过去的情报科很快达成了某种共识,埃尔莎去找迷路不知道哪里去了的小学弟,越鸿带着印天倾继续在校内跑断腿。
  “那个叫埃尔莎的学姐,不是大三情报科的吗?”排队的时候印天倾问道,“怎么跟你那么熟悉?”
  “我大一的时候是她带的我,”越鸿很平常地说道,“然后她大二下学期从格斗科转到情报科了。”
  至于是不是被自己打击了……谁知道。
  “那你们……晚上住一起?!”
  印天倾惊悚了。
  “又没发生什么,”越鸿耸了耸肩,“我进来的时候心情很差,嘴贱把一堆学长惹烦了,只有她愿意带我。”
  自信能保护好小学弟,自信不会被小学弟占便宜,这就是那个时候格斗系高材生的想法,单纯而又有力,跟现在的样子完全不同。
  “你这人还真是……要好好跟人相处啊。”印天倾对于青梅竹马的拉仇恨程度再次无言敌对。
  “你才是,多么美丽可亲的学姐你还要害羞……”
  越鸿反过来鄙视她。
  “那个不叫害羞啊……是好久没用我本来的名字了,有点紧张……吧。”印天倾干笑一声,“再说,要是国内……大学哪有那么容易上。”
  “……你开心就好。”
  对青梅竹马的死宅性有一个相当的理解,越鸿机智地没有介绍校内剧院宴会厅甚至图书馆,只带她看选修必修的课程场地教室,以及打死都必须去的地方。
  很快地,一天时间结束。
  埃尔莎发来短信上是那个学弟的电话,看着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毕竟他记得号码太多了。
  印天倾问了埃尔莎的所在地,确定自己会走后第无数次拒绝越鸿早已是意思意思的,送她到那里去的请求。
  随后他收到了连名字都来不及知道的学弟的短信,大体上说的是……
  他又迷路了。
  这位不知名的学弟早上迷路过一次,在埃尔莎稍微离开一下见印天倾的时候。
  现在他又迷路了。
  用温和的语气询问了学弟的地点正准备过去,另一个铃声在身上响了起来。
  越鸿一脸无奈地翻出一只跟手上的手机完全不能比的,老式的滑盖手机,打开。
  无奈的表情瞬间僵硬。
  米基罗家族于下午三点十分,与尼奥家族签署协议结为姻亲。
  他想过很多事情,例如,为什么辛西亚也就是印天倾会对米基罗家族那么过份,逼迫对方主动向自己宣战。
  大概是,伊诺克忍不住对她表白了吧。于是她才会断地那么决绝。
  改变印天倾在自己内心地位之后他对这些事情也无所谓了许多,没想到伊诺克来了这么一手。
  辛西亚这么过份,伊诺克都能睡做到这份上,他也只有祝他们幸福了。于公他少了个敌人,于私青梅竹马交给了一个他也认同的人,这感觉还不错。
  等等哟……
  他删掉短信,就在那个老式手机上输入自己将带的学弟电话……
  已有联系人,伊诺克•米基罗。
  “啪。”
  越鸿面无表情地关上手机,在校园的街道上飞奔起来。
  还亮着的新款手机上,有一条新短信。
  越鸿学长,不好意思没有自我介绍,我叫风时瞬,跟学长一样来自同一个国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