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那之后 第二章 何为黑暗

家教某主角酱油有
         树影婆娑,漏下旱季最后的余烈,风时瞬低着头在手机上编辑短信,删掉几个字节再编辑,再删……整个动作重复到第四遍的时候,面前已经被一片阴影笼罩。
  他连忙抬起头,有种被抓包似的慌乱:“请问是越鸿学长……卧槽!!!”
  “——何西亚?!”
  “当然呢——”越鸿抽了抽嘴角,“全校都知道我是何西亚……话说你以为整个意大利有几个中国的,又不是彭格列还带团过来。”
  彭格列当今的十代首领集团,boss及守护者八名,五个日本人,另外三个也在日本有四到五年日本居住经验,鉴于那八个还没多大,说全是日本人也差不多。
  简称,彭格列带团玩。
  当然,最强黑手党家族的新任首领与他们几乎只是传说中的关系,有可能成为同学,但有的东西并不是同校就能拉进的。
  “何西亚你不是跟我同龄吗?怎么成我学长了?”真名为风时瞬的伊诺克发问了。
  “跳级……我转情报科了之后以我的情报水平大学毕业都没问题,跳个级不算什么。”越鸿轻笑一声。
  风时瞬顿时就没了询问越鸿为什么要转情报科的意思。到现在还没有直接毕业,大概是还想学更多的东西吧,那为什么,要从原本在学习的科目改成能让自己跳级的科目呢?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聊,”风时瞬整理好了心情,开始算总账,“比起年龄,我们家的情报网是怎么回事?”
  没有谁切断情报网的速度比得上何西亚情报屋了。
  “比起情报网,”没想到越鸿瞪着一双死鱼眼看回去,“联姻是怎么回事?”
  “啊?”风时瞬一脸懵逼。
  “好吧,我们把话题换回去,”越鸿看风时瞬完全不知情的样子,谈了口气,凑近他,“我切你家情报网的时候,切得太轻松了啊……你早把主要人手转移了吧。”
  突然降下来的压迫力终于符合了何西亚一贯的形象,风时瞬默默向后坐了一点,扬起笑容道:“你有资格说我吗?比起我早知道会发生这些,你对待别人家的情报网还真是随意啊,完全没有认真断吧。”
  “啊这个,”压迫力瞬间消失一空,越鸿直起身子翻了个白眼,“本来我准备把你家的情报线连根拔起三条,两条明的一条暗的……结果你早知道一样撤了个差不多,我这下没法交差啊,于是干脆表面上随便砸个四分之一。”
  “果然是她啊……”听到“交差”两个字,风时瞬最后的侥幸落空,露出有些落寞的神色。
  “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听到“果然”两个字,越鸿的猜想顿时落实,这个人早就知道印天倾会反应巨大,所以实际上没什么过大的损失。这就是自己收到的,米基罗家族实力并没有怎么受损,外界却宣布降级的原因。
  “我对她……表白了。”风时瞬目光顿时移开,半天才说出这句音量极小的话,情报屋敏锐的目光发现他耳尖微微发红,不由得嗤笑出声。
  “果然啊,我看到你还没谈过恋爱的消息,还没怎么相信,没想到你还真是……”
  “什、什么啊,”风时瞬一惊,随后不甘示弱地反击,“你就谈过恋爱吗?!”
  “我当然谈过,”越鸿在他身边坐下来,即使平视也给风时瞬造成一种高他一截的感觉,“大学生活可是很丰富的,少年。”
  谈过恋爱但现在还是单身狗的大学生一把拿过风时瞬的报告单,毫不意外地发现上面一项都没有完成,悠悠地加上一句:“不过你要是决定吊死在辛西亚上,这几年是别想了。”
  “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风时瞬心头微微冒火。
  “你怎么样我怎么知道,”越鸿毫不在意这点挑衅,“我只了解她而已。”
  “那辛西亚她……料到了你会和别的女生谈恋爱吗?”风时瞬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越鸿一怔。
  看到越鸿的表情,风时瞬嘴角笑容渐渐扩大:“那么,你也料不到她会谈恋爱,而且是跟我。”
  “我拭目以待。”越鸿不由得轻笑。
  这下风时瞬拿不准他内心想法了。不在意的甚至觉得很好笑的表情,却给人一种在期待什么的感觉。
  确实,越鸿相信印天倾对风时瞬没有任何意思,更别说喜欢上他了。
  他相信他的青梅竹马不会喜欢上包括他在内的任何人,却又不能不对被打压成这样还能产生纯粹斗志的风时瞬产生期待。
  “所以姻亲果然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吧,故意在你入校后再发出来。”
  “这都被你发现了。”
  面对越鸿似乎根本不在意地吐槽,风时瞬顺口回应道。
  “行了,现在就够给你在老师哪里报个到,然后就洗洗睡了。”越鸿看了一眼时间,深感这货白天就在各种迷路中过来了,“经营管理科的未来boss很多,所以管理那些天骄之子的人后台与实力一样不缺,又是那些天骄之子要讨好的对象。”
  “不能得罪,是吧。”风时瞬认真起来。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这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不过,彭格列也要过来,”越鸿露出玩味的笑容,“那可是那个老师架子都端不起来的大人物。”
  正因为人长得跟兔子一样实际上根本惹不起,他才期待那位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学校生活啊。
  越鸿在手机上操作了两下,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玩味的笑容瞬间加深,他站起来,一把拉住风时瞬:“我带你去看好戏。”
  左拐右拐,速度全开的越鸿风时瞬当然追的上,但不断变幻的景色令他完全眼花缭乱。
  “等等我记不住路啊!”他大喊。
  “还有两天给你记啊。”越鸿淡定回答,然而语气中的恶意还是出卖了他。
  明亮的灯光照不到墙角和桌下的阴影,轻敲下门得到进入得许可之后越鸿推门而入。
  “又是你啊,不是才带了个学妹过来吗?”面前已经站了一个棕发的少年,但还是要他们进来的教导员瘫在柔软的沙发上,一脸大爷我最大的表情。
  “女孩子总是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越鸿微笑地回答,“这位学弟才是我要带领的。还有这位学弟是……”
  “谁知道哪个家族塞过来的,”在棕发少年面前他就这么不屑地说道,“一副软弱的样子。你们先来报到吧,这家伙连意大利语都说不清楚。”
  风时瞬已经看到越鸿笑得一脸恶意了。
  “先来后到嘛,”风时瞬料到那个男孩来头会比较大,还是善意地提醒一下教导员越鸿都要溢出来的恶意。
  “不用了,先让他把话说清楚,你们来吧,你们完了我去睡觉。”辅导员在风时瞬眼中已与炮灰无异。
  “我觉得,风学弟可以为这位学弟作一下翻译,”越鸿的恶意风时瞬不用看他的表情都能感觉到了,“都已经七点半了,也不好耽误您的时间,正好同为管理科的成员,你们也最好打好关系。”
  虽然有把风时瞬推出来的恶意,但是既然是大家族惹不起的存在,起码的交往是必要的。
  “你们随意吧。”教导员挥了挥手,风时瞬露出社交联系过的微笑。
  果然,那位少年来历不凡。而且是整个意大利最强家族彭格列的boss。那么问题来了,越鸿怎么知道他会日语的?
  一旦知道对方是彭格列的boss,教导员又是道歉又是倒水,风时瞬抽了抽嘴角,决定不把教导员过于激动导致语速过快人家日本人明显没听懂的事实隐瞒下去。
  “那个……风同学,”出办公室之后彭格列的单纯boss一脸歉意,虽然他有个认识的人叫风,“麻烦你了。”
  “风时瞬,来自中国,叫不习惯的话叫我伊诺克就好了。”对于单纯好懂好骗又来头很大的人没有谁会不拉好关系呢,“你的代导人呢?”
  “呃……他有事离开了,”彭格列的boss一脸无奈,“反正他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没事,学校会再给你安排的。”越鸿微笑道,彭格列的boss怎么可能没有人巴结。
  “嗯,那个……这里上学的真的都是黑手党吗?”彭格列的boss,即沢田纲吉迟疑地发问。
  “那要看你对黑手党什么定义了,”越鸿说道,难得有些认真,“对于社会来说我们是阴暗面,对于我们来说,是为了阴暗面不扩散,如果这里的谁都是黑手党,那就不是迷你社会了。”
  “这里还是有平民,军人,政府官员,甚至佣兵杀手,他们都不符合我对黑手党的定义。”
  “哈……”沢田纲吉有些茫然。
  “走了,估计会有不长眼的为了在新生面前耍帅闯我宿舍。”越鸿对风时瞬说一声,对沢田纲吉随意地说了声再见,冲向自己的宿舍。
  风时瞬紧跟其后:“有人闯宿舍?”
  宿舍有十人八人间六人间四人间两人间到单人间,都是一样的价格,风时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分配的。
  “宿舍都是抢来的。”越鸿回答。
  很快他见到了现场。
  两三个人冲进宿舍,把只穿着裤衩的青年以及他的所有东西都丢了出来。谩骂声掩盖哀求声,带着人心的凄凉险恶一并丢出。
  风时瞬愣在那里。
  “哎呀,这不是隔壁的何西亚吗?”其中一人发现了两人的身影,扛着棒球棍大步走上前来。
  风时瞬反应过来,露出戒备的神色。正在这时越鸿直接上前一步,侧过身,毫无花哨地一巴掌把他的脸糊在墙上。
  在一片目瞪口呆中按在人后脑勺上的手再往墙上按了一下,旁若无人地松开手,微笑着问剩下的两人:“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就是某个家族的少爷要住最豪华的单人间,他的带导人找来的人,给他收拾一间出来。
  “在这里只有实力说明一切,实力强了什么都能抢过来。”被恭恭敬敬地送进门之后,越鸿看着风时瞬若有所悟的神情,轻声说道,随后,突然提高音量:
  “——所以,在你实力跟我差不多的情况下能不能把你的校服脱了去,我懒得保护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