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那之后 第三章 I Don't Want to Miss You Anymore

家教某主角酱油
         次日清晨,风时瞬的终端上正式显示出迎新的计划。用一句话形容就是,第二天晚上通宵。
  下午五点到七点迎新晚会,七点到九点晚宴,九点之后末日狂欢。
  然而对风时瞬来说,最可疑的不是末日狂欢,而是他的带导人不见了这种事情。情报贩卖者的工作总是没有日常作息,但不代表他丢下他的新生就这么走掉。
  风时瞬走到窗户口,没有穿那件老气到一种境界为了让新生不穿的校服,显得有些许逼人的锐气。窗前有一个几乎跟房间差不多宽,从上落下砸在地上的巨大笼子,笼子钢筋间的间隔全都是防弹玻璃,只留几个小到一种境界的通风口,此时里面两位不知名的学长已经昏昏欲睡。
  很显然,这就是深夜闯进来,不知道是抢房间还是针对自己的“访客”。即使越鸿人不在房间内,依旧保护好了他的安全。昨夜他纯粹是被这么强悍一笼子吓到了,对付这两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在确定自己不会受到伤害后直接睡下了。毕竟校规上不准破坏学校建筑,还没有持枪冲入寝室的人呢。
  随手给越鸿发了条消息,风时瞬抬腿反复踢踹笼子上的玻璃,巨大的震荡之音几乎穿透里面人的耳膜。
  里面的人睁开了眼睛。
  “咦?我记得你们是……尼奥家族的。”风时瞬最初的疑惑转化为属于胜利者的笑容,“辛西亚没有保住还自己被抓住了吗?”
  一听到这句话,两个人顿时火冒三丈,瞬间起身捶打玻璃,口中说着什么。
  “我没资格站在辛西亚身边,凭什么啊?”被他们的说辞逗笑了,风时瞬一脚踏上其中一人脸几乎贴上的位置,“凭她很漂亮而我只是中庸?还是说她身边有何西亚跟我一对比?”
  听到何西亚的名字,两个人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动容,但还是……把脸换了个位置。他们激烈地拍着玻璃吼叫,正在这时笼子向上一抽——
  越鸿坐在窗框上,手放在指纹锁上,面无表情。
  失去重心的两人瞬间向下栽倒,风时瞬立刻制住两人,看向他们,实则在对越鸿说话,眼中带着些挑衅:“你们不知道吗?自古青梅竹马赢不过天降。”
  “啊?那也要其中一方把对方当喜欢的人,而不仅仅是青梅竹马而已。”越鸿毫不在意地说道,跃下窗框,“我只拿她当朋友看,为什么要跟喜欢她的人争什么。”
  “看啊,”风时瞬眯了眯眼,这次是针对那两个人的优越感,“你们的男神对她并没有兴趣。”
  “行了行了,你还有一整天的行程。”越鸿一手一个把人拖出去关上门,口气相当无奈,“这种话传到辛西亚那里只会降低好感度。”
  “除非她喜欢你,否则那两个人告诉她有什么用?”风时瞬轻笑一声,“要真告诉她,那两个人就完了。”
  无端把重视的青梅竹马和爱情扯到一起,是一种对友情的亵渎,只会换来愤怒而已。
  “……也是。”但要是省去关于青梅竹马的话语,就只剩下你对辛西亚的势在必得了。越鸿抽了抽嘴角,决定不讨论这个问题。
  所谓路痴,就是一条路正着走反着走两条路,白天走晚上走两条路,周末走平常走两条路。
  帮忙办完入学手续一套,为节省时间叫风时瞬去办校园卡,人不见了。
  “你在哪里?”电话一拨通,风时瞬直接问道。
  “不知道。”
  “你旁边有什么?”
  “呃……太阳?云?”
  “……我说建筑。”
  “左边右边都有路……还有……楼。”
  “……你发卫星导航吧。”
  越鸿终于明白了埃尔莎愿意接手一个有很难念的中文名字的新生是为了什么。
  ——为了不找路痴直到把自己变成路痴。
  “我还没考虑到要是带个路痴会怎样来着,我本来准备带他看科研科的惊奇屋社会科的社会阶层研究展厅军事科的军史展来着……”越鸿说着有些扫兴,“我看到咯,末日狂欢。”
  “末日狂欢……是什么啊?”风时瞬问道。
  “就是无聊的僵尸派对。”越鸿叹了口气,“好像是去年哪个玩这个输了的新生傍上的哪个很受导师喜爱的学长推动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连着两年都玩这个。”
  就是整个学校随机分成两半,一半视为僵尸一半视为人类。僵尸没有电影里那么高级的体能,也只是能传染而已。僵尸手和牙齿碰到的视为感染,被感染者十分钟之内还视为人类活动,十分钟后就只能是僵尸了。人类只能通过射击僵尸头部是对方瞬间失去行动能力,要未能命中头部,击中视为轻伤的枪伤无效,中度及重度视系统评估,一定时间内不能行动。
  同样的,整个学校有四处隐蔽的地方有所谓僵尸解药,每处有十只解药注射器,可以将被僵尸感染还没有变成僵尸的人类接触感染效果。
  没有所谓胜的一方,胜者按击杀数排行,前一半即为胜者。
  只不过,由人类变成僵尸,则击杀数清零。
  僵尸感染成僵尸的人类所击杀的数量的四分之一,共享给将他们感染的僵尸。
  “简直丧心病狂。”风时瞬总结。
  这是一个看似公平的游戏,实际上其实是僵尸不占优势。
  因为他们要想获胜,必须近身。
  “那么去年你赢了吗?”风时瞬有些好奇。
  “赢的人里面的最后一名。”越鸿面无表情,“我明明尽力了,不知道怎么的没动力。”
  也就是说你还是赢了执念到今年的人啊。
  风时瞬有些汗颜。也许对这个人来说,胜负并不是那么重要吧。
  一早上一下午过去,风时瞬手上的签证本本已经全是印章了,越鸿拿着小本子看了半天,最后在带导人一空中盖上了何西亚情报屋的首领印章。
  晚上灯火通明。
  印天倾与风时瞬不期然擦肩而过,少女在那一瞬间冷哼一声,少年猛地回头只看到了一身朴素运动服高挑纤细,但充满力量的背影。
  “搞什么?对初次见面的人就显露啥杀气?”确定东方女孩的面容自己从未见过后,风时瞬有些疑惑。
  但这件事很快就被他抛到脑后去了。三分钟后,带导人接工作去了的一身校服的新生面前一地昏迷不醒的不长眼学长,茫然地看向四周发现自己又不知道在哪了。
  等越鸿领回路痴学弟,迎新会已经开始了。
  所以为什么要指望越鸿。
  黑手党的才艺展示,更多的是实用的技能,以学到的专业为主,抓新生上来顶苹果他射击的都有。
  “今年有专门讨好某最强黑手党boss新生的节目来着,”情报屋随意地吐槽,“正常的表世界青春恋爱话剧,以及最后的日语主题曲。”
  “没兴趣……”风时瞬耸了耸肩,“网上电视上不都是这种剧吗?”
  “那么……男主的颜值低于四十分,女主知道他喜欢她但她不想喜欢他就这么利用他喜欢她,白都没表她就拒绝了还保持着‘朋友’关系,一副你不贱我怎么会渣的态度……这样的呢?”
  被一堆“他”“她”“你”“我”绕晕了的风时瞬相当没重点地来了一句:“四十分没到……满分是多少?”
  “一百五。”越鸿惊讶于这货与众不同的重点,还是很快跟上了节奏,说出了惨痛的事实,“是文学科哪个学姐写的,我们不想找突出表世界很美好的东西,反正最后只要歌好听就行了。”
  风时瞬顿时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群学长学姐还真会搞事情。
  主角是一个形象代言词,几乎所有人一听到这样的词汇就觉得他或者她会走向美好的大结局,拥有感情事业双丰收的未来……毕竟那是文中世界的神明眷顾之人。
  但这篇文不一样。没有引以为傲的长相的少年在成长成青年的过程中并没有得到什么。他沉迷的女孩从头到尾就不愿与他展开那种关系并且小心翼翼不要没有距离了,最后在他白还没有表的情况下直接宣扬拒绝,为了女孩他砸了考试,学业证无望……
  最后他还对他的朋友们说,我只爱不追。
  文中也出现了不少男性角色,但不论男主角他多么苦逼,多么平庸甚至无力,他男主角的位置在主角心中依旧无法动摇。
  那么,主角是什么呢?
  “是这本书的灵魂吧,不论作者偏爱与都,他都是能承担起整本书重量的人。”风时瞬愣了一下后很自然地回答,“每一本书写出来都有他的意义,而主角就是那种能体现出那个意义的人。”
  “是吗?”越鸿听闻之后微笑起来,话剧中男女主擦肩而过,女生目光移开装作不认识他,男生脸上带着笑容目光温和从容直视前方,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她和她的闪躲,只在掠过对方的一瞬间脸庞落上阴影,“所以我不是主角。”
  随着这句话落下,本正在下台中的男主角突然折返与舞台之上,修长的手一甩白色的手帕拂过脸庞。手帕落下台,被尖叫着的女人疯狂抢夺。
  擦去画得丑陋的装束,剩下的是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如同万千少女儿时梦中的王子一般,即使一身普通衣物也不改其中风度超然。
  随着手帕落下,他猛地伸长手臂,高举手中的话筒,主题曲的前奏也一并响起。
  薄唇轻起,随后一脸惊悚地风时瞬面色更加惊悚地看向越鸿:“他假唱了是吧!”
  越鸿根本没管他,他轻轻跟着唱出的歌声淹没在疯狂的欢呼声与响彻整个会场的歌声之中。
  与其说淹没,不如说是融为一体。
  ——I don't want to miss you anymore.
  这句话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不想再错过你”,而另一个是……
  【我不想再去思念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