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那之后 第四章 我等你走到我面前

家教某主角酱油,2795有
  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印天倾放下正准备拨打越鸿电话吐槽居然给她假唱的手机,还没等念头在心中更加清晰,身边传来啜泣的声音。
  印天倾:“……”
  她僵硬地回过头,看见带领她的漂亮学姐轻轻吸着鼻子,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看到她转过来,露出一个温柔美好而又破碎的笑容。
  印天倾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她努力把头转回去,把注意力放在歌曲……的字幕上。
  不是所有人都会日语的。
  『爱着你 想着你 分离
  而那一天不会回来
  那天并不是春天
  没有樱花散落飞舞
  也没有春风打扰我心情的传递
  我依旧无法将心情传达到你那里
  那只是个平凡的夏天
  带着平凡的我成长为不平凡的人
  我不想对你说出再见(永别)
  就像是回去不存在一样
  我们如朋友一样告别
  哪怕我祈求不要听到再见(永别)
  不想在深夜中思念你
  不想看着再也无法实现的合照发呆
  更不想看你笑容如往昔挥手地告别
  回过头却泪流满面
  I don't want to miss you anymore
  等到明年有樱花飞舞凋零的那天
  你却不会等在那里』
  这首日文歌完全是调查了身为这学校新生的某来自日本的彭格列首领的中学学生时代写出来的,目的就是煽情煽情再煽情。
  彭格列首领沢田纲吉,作为包容一切,渲染一切的天空的存在,也曾有把一个女孩的笑容当作上学的唯一动力的过去。明明是最强黑手党的首领继承人与平凡的天然呆女孩的青涩爱情,却被他演绎成了人人排挤的废柴与校花之间的治愈温暖与仰望。
  普通的女孩被他留在了日本,那句表白被年轻的首领藏在了心里,哪怕他已经可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哪怕他相信对方也对自己心存爱意,哪怕他知道只要他开口即使黑手党世界她都不会犹豫跟他去餐风饮浪。
  只因为她不适合这个世界,他把她留在了故乡。
  末日狂欢是三天中唯一不需要顾及自己带领的新生的一个活动,因此有不少带导人会在这里干掉自己带领的新生。
  说实话,越鸿也有这个想法。
  因为他自己的原因,不少人希望自己受牵连能收到处罚而直接找风时瞬的麻烦;同样因为风时瞬本身,不少人愤怒于自己家族地位被抢以及女神被订姻亲而找他麻烦,而风时瞬打死不脱校服,这些麻烦的基本上都要他来处理。
  实力上并没有什么差别,为什么能被保护就缩起来呢?
  学校的狂欢地点,是在学院后一片未开发的山中,用越鸿的话讲就是学校上层听到活动要跟去年一样就想着要搞事情。
  去年是在集市里,事先清空了人还是改变不了整个场所很乱的事实,而今年在热带雨林里玩,明显更乱了。
  “要跟同物种的好好相处吗?”风时瞬问道。
  “哈?你居然想着团队合作?你脑子没病吧!”回答他的是一个高他一大截的学长,带着相当不屑的语气,看都没看他一眼,“谁杀得多就行了,一个种族还不是可以杀。”
  确实,僵尸一掌按在另一僵尸脑袋上的时候,人类手中的“枪”命中人类的要害的时候,也可出局同类。
  此时一千多人站在后山前面的空地上集合。越鸿撇了至少一米九高大粗壮的白人一眼,轻轻拍了拍风时瞬的肩膀,直接说出中文:“其实这个游戏,杀人以内,随便整。”
  风时瞬瞪大了眼睛。
  其实黑手党学校还只是整个黑手党世界的缩影,平常学校只能保证学员的生命而非健全与完整。
  装上学校发的带耳朵上的无线电和带手腕上的雷达显示屏,所有人走入雨林之中散开,这时风时瞬听到无线电里一个声音。
  『姓名:风时瞬
  所属:一年级管理科
  带导人:越鸿
  阵营:人类』
  同时显示屏上原点坐标变成了绿点,周围三个红点。
  三对一……
  有趣。
  少年直接脱下老式的素色校服里面是一件黑色中袖,他猛地一跃,脚踏在地上一借力,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唯有校服外套飘摇而落。
  不一会儿,屏幕上三个红点消失,风时瞬歪头避开擦过耳廓的荧光弹,回手扣动扳机。
  这次荧光弹击中的,是人类的眉心。
  “风时瞬对人类出手完全没顾忌啊,”风时瞬身后不远处的树间,越鸿一匕首削断向自己扑来的食人花完全暴露的花茎,手上的无线电屏幕早已被暴力毁掉,全身衣服都漆黑融入夜色的少年轻笑一声,很快声音连人影一齐消失在并不寂静但肃杀的黑夜里,“不愧是是从‘那里’出来的家伙。”
  看到你这么强我就放心了。
  于此同时,印天倾在被三个人类同时围攻,原点为红色的少女白色衣在夜色中格外显眼。
  心里早已骂开没有青梅竹马提醒她明明带了夜行衣结果还要受这种罪,一面牙一咬从树丛中一跃而起。
  她知道这正中别人下怀,正在这时巨大的食人花向她咬来,口中还流着植物的汁水。正在这时,半空无法受力的身影突然下坠,一脚踩上食人花的花顶,强行闭嘴。
  突然下坠也躲开了其中两人的射击,第三枪打在她的腿上。
  『攻击无效。』
  如同系统提示音一般,无线电里传来机械化的女音,与刚开始宣布她站在僵尸方的提示音一模一样。
  三个暴露位置的人类被系统提示的突然愣了一下,正在这时站在食人花上的少女动了。
  矫健纤细的身影从巨大的食人花上弹射而出,白色在丛林间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身后的食人花瞬间反应过来一口咬中什么,正是印天倾丢出的一个人类。
  下一刻,重拳击出命中另一个人类的面门,印天倾瞬间收拳,直接把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把人提到面前挡住荧光弹,另一只手同时触上对方的脸。
  剩下的一个人类一脸惊恐地抖着手,后退两步,还是举起了枪。
  黑手党学院里没有孬种。
  可是,
  晚了。
  少女的鞋已经印上了他的胸膛。重重一脚踏上的同时枪声响起,她却避也不避。
  因为响起来的是两枪。
  人类一脸惊异也看着自己的子弹被另一发击中,在空中炸开,照亮了少女明妍的也充满斗志的脸庞。
  他只来得及看向另一发子弹的来源,就昏了过去。
  漆黑的树上停着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的家伙,明明是似笑非笑的脸庞,眼中却凝焰成冰。
  越鸿。
  显示屏上……怎么没有这个家伙?
  “人类?还是僵尸?”顺手解决掉送到自己面前的人头,印天倾顺手捡起地上的枪,带着相当灿烂的笑容对准了站在树上的越鸿,“不过都无所谓吧。”
  要不然你怎么会毁掉探测器。
  “学校发的携带式探测器与学校的监控并不是同一个”这种话之前校长讲话的时候提到了,她现在才明白什么意思。
  自行毁掉手腕上的探测器,不视为出局处理。这意味着别人不知道你的阵营,你亦不知道别人的;你看不见隐藏在暗处的人,别人亦看不到隐藏在暗处的你。
  同样,你不论延期的是不是同种族,全部无差别干掉。
  印天倾眼中闪过精芒:“不过很可惜,从小到大,你有哪方面赢过我吗?”
  越鸿表情不变,两个人同时扣下扳机向对方冲过去,拳脚几乎同一时间齐出,相撞。
  同样的童年,同样的武学老师,同样的武功路数,同样的骄傲。
  正因如此,有人理解对方的骄傲,为了成全这份骄傲而舍弃了自己的。
  ——这样过了很多年。
  而现在,他不会了。
  拳脚相交碰撞,竟产生了金属碰撞之声,两人的眼中,是同样对自己实力的强大自信与对从小到大对手的滔天战意。
  一场游戏变成了武力间的角逐,声势一大望风而来的人就变多了,越鸿轻轻啧了一声,想到自己目前跟双刃剑一样的优势,瞬间拉开距离撤退。
  只留下印天倾在原地,有些茫然。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进步这么多了,她都……留不住他了。
  “啊?只有一个僵尸……还是个女人?”有人的声音传来,带着戏谑与不屑。
  “不要大意。”后面有人嘱咐道。
  印天倾一向很讨厌性别歧视的人,直接从地上暴起,手中扳机扣动。
  人类变成僵尸,还可以继续行动,僵尸……可不能变成人类啊。
  风时瞬在暗处点了点头,
  转身离开大混战。他无心去费半天力气去跟一群人抢一个很强的猎物。,至少是现在,他还不想对“同类”出手。
  那个对他有杀气的女孩很强啊,居然连越鸿短时间内都搞不定。
  她既然本来就想杀了他自己,就一定回来找他,他只要等着她站到自己面前就好了,要问问为什么没事就想杀了自己啊。
  “……所以,越鸿到底是哪一方的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