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冥夜歌行 第一卷 邪魂冥天葬 第一章 冥和

世间万法,皆可走向大同。不论是所谓歪门邪道还是正气大道皆可走向颠覆。如今天下已是道佛法妖修比比皆是,多少人为实力财富权势以及长寿疯狂不休,又有多少人栽在了半路上,化作历史长河中的一抹尘埃。
有修仙自然有修冥之人,亦有人以冥为姓氏,并引以为荣,殊不知那只是冥界之主即冥王一脉的姓氏,而冥王属幽魂一族,根本无肉体,且并非人类。冥姓人类族群不过是随手力量点化而已。
万族以人体构造方式、生活法则为最,因而默认的改变形态化形则选择人形,这样一来哪怕天赋力量不如他族,人类也自傲了许多。
天缘学院招收所有修者及普通人类,因此天上飞的空中飘的地下蹿的都不稀奇,但人类大放阙词就有些稀奇了。
传言道,当今冥王名单字天,已是第二百三十七代冥王,天生邪心,是历代冥王以来最强的一个……
嗯,写的还比较靠谱,不过二百三十七这数字人类这边是怎么知道的?
“本少爷可是人类中的贵族!你们这些妖族能有本少爷的蓝色血液吗?!”
还没等这个胸前学生证上写着二B班夜攸人类的少年的发散性思维拐回来,一边差不多同龄的男生就把他的思维强行拉回现实。他带着几分不满,听明白了怎么回事。
就是锦衣玉食的土豪不满意自己身为人类先天力量没有妖族兽族之类的强大然后固执己见一心不乱威风堂堂虎视眈眈一骑当千说自己的血是蓝色的,死不改口。
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混进去。
夜攸低下头,继续看手上这本叫做《冥府异闻录》的神奇书籍,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哎,你们人类贵族的血真的是蓝色的吗?”
“我又不是贵族,”夜攸随口回答,“你自己看看呗。”
他的邻桌回来了啊。领桌是只男性啊不雄性狐妖,除了外形是狐狸以外和狐狸完全不沾边,最大的特点是……蠢。前一段时间请假回老家说是化形去了。夜攸抬头准备看看这货人形长啥样,结果人家直接冲向人群。他只来得及看到确实是人类款式的校服外套边。
“我去,”夜攸直接失声叫了出来,“没叫你这样看啊。”
他的二货邻桌,对着贵族校友,扑了上去,化手为爪,直接抓向贵族校友的浪费帮助#手臂。
“啊啊啊啊——!!”
夜攸合上书,面无表情。
少年白嫩的手臂上三道抓痕,鲜血狂涌如泉,惨叫余音绕梁。
“看,”邻桌还在一边相当失望地说:“你的血果然是红色的啊。”
狐蠢不能怪社会。
刚化形没多久的邻桌被抓走管着,等待政府的审判。夜攸见到了人,没想到对方没等他道歉,来了句“谢谢”。
“哎?”
“什么反应啊你?”邻桌低吼,“我谢谢你在我要被带走的时候用不同的声音不同的位置帮我说话啦!”
“……这都被你发现了,”夜攸叹了口气。蠢是蠢了点,这家伙依旧是个天才啊。
邻桌要被带走的时候,人群里响起了不同的高喊:
“搞什么啊!他只是让那傻逼闭嘴了而已!”
“贵族了不起啊!说什么蓝血!”
“就是!羡慕别个就别自认为多厉害!”
“这种败类是怎么进来的!”
人群中不同的地方传来的不同声音令执法者很难做,公众的呼声是极其重要的,更何况孩子按人类年龄算还没到十四岁。其实几乎所有声音都是夜攸想办法发出来的,结果响应的声音还很大,都是站在邻桌那边的呼声。
“你的气味我怎么可能认错?”邻桌一脸看傻逼的表情。
被你鄙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夜攸呵呵一声。
由于不得不考虑民众的影响,钱多的人家又直接找上门说明把狐狸往死里踩,最后得出一个判决叫做主仆契约,天才的狐妖成为纨绔子弟的仆人,灵魂契约,生生世世。
“真TM过分!”少女极怒直接爆粗的声音传入耳畔,路过一年级的夜攸教室往里面望去,和带着金属框的青年教师对上目光,教师温和地看着这初次见面的少年,惊讶在眸中一闪而逝,他点点头,轻柔但不显丝毫女气:“好久不见。”
“……”夜攸默然,让出门口让教师出来,青年笑眯眯地看着他,夜攸没什么表情地回望。
“听说凌飞是你的同学?”青年笑容依旧温柔到凉薄,“而且跟你关系不错?”
凌飞就是夜攸的脑残狐狸邻桌。
夜攸点点头。
“那,你想不想救他呢?”温柔的声音带着蛊惑,青年教师是俊美到令人窒息,那是极具侵略性的美直入人心。桃花眼中似乎都带着情深,哪怕凌飞长得也很不错,那更多的是张狂逼人的,不得不说对方才有真正的狐妖样子。
“就因为我妹子骂了一句?”夜攸完全不解,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有那么点想救,只是现在作为人类救的话,容易把自己扯进麻烦之中,一个人类去救妖族会被推至风口浪尖,这种事想想就算了,“她过个两三天估计有这回事都忘了。”
不过整个狐妖族的族长亲自来救一个不知道混了啥既不狡猾啊不聪明,也不擅长精神术法的,有“异端”之称的族人……也太大材小用了点。
“只要她高兴啊。”举手投足间足够让无数人疯狂的狐妖族长笑容中,是发自内心而又纯净的笑容,一贯温柔的笑容这次不掺任何虚假,都快溺出水来,“由我让她绽开的笑颜,比什么都重要。”
“……那也不能把她的白卷打及格分。”夜攸实力冷漠。
青年轻轻地笑起来:“只要她想要的我都会给她,只要她想做的我都会帮她完成,小和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失而复得的心情不会理解的。我呀,只希望她平平安安开心地笑着就好了。”
这就是至情之人的悲哀了吧?夜攸的确不解,所以他才想走无情道啊。
——你其实是想说……“他”的吧。
“……我有齐天纵的家长贿赂审判长的录像。”他最后回答道,摸出一个U盘来交给对方。齐天纵就是那个说自己血是蓝色的土豪傻逼。
“辛苦你啦。”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接过U盘,这人除了那个人以外还有什么不在掌握之中呢?
在公开宣布审理结果的时候站出来的狐妖族长几乎令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口口声声说为我族人鸣不平,讨回公道,随后上升到整个人类以外的所有族群,牵扯到至今人类依旧对他们之外的种族称之为“异族”,以及整个世界的组成上面。
平凡的词藻,却因为说出他们的人而华丽煽动人心。瞬间因为一个混血而激起其他种族的激愤,人类亦为之惊呼共鸣。
“他真的好厉害啊,”不远处的少女感叹道,看向一边完全没在听似的的夜攸,“三哥你为什么要对他意见那么大呢?”
“因为他根本再也不能向前了啊。”夜攸随意地回答,“他几百年前就这么厉害,如今还是这样。”
“遇到什么瓶颈了吗?”少女有些疑惑。
“情障。”夜攸嗤笑一声。
少女不明觉厉。
“冥歌啊,”少年轻声感叹,“有的事情我有的时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总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冥歌,冥家当前第一人,也是长女,在冥家完全是公主一般的待遇,十五岁除家主外再无敌手的天才。
“啥?”冥歌不解,随后又叫起来,“三哥他们在喊你!”
“下面公布审讯结果,”审判长的声音通过真气震荡传播开来,令不少人被这鼓气浪震飞,夜攸与冥歌倒是无恙,“狐妖族末系化形期妖修凌飞,因故意伤害罪拘役十五天,并与普通人类缔结灵魂契约,由该人类发下魂誓不得与人类为敌,审判完毕。”
“现宣被告指定人夜攸上台,当庭缔结魂契。”
……什么?!
“夜攸你是否清楚,你一个普通人和一个妖族结契有什么意义?”审判长问。
“不知。”夜攸瞳孔深邃起来。
——以灵魂为引,彼此共生,彼此制衡,修为共享,生命一体,生生世世不息。
审判之台上,夜攸、凌飞、审判长、狐妖族长四角相向,最弱者夜攸,气势却不输给狐妖族长半分。
“会有人给你解释的,你所要做的,就是作为一个人类,帮我们牵制住这种危害我们人类的异族,为此你可以获得力量和更长的寿命……正好他也选择了你。魂契仪式,立刻开始!”审判长一脸正义。
——……作为人类?
审判之台下,由狐妖族长煽动的情绪狂潮很快消失不见,无论妖族人类还是其他种族皆是一片肃立,或紧张期待如同未见过世面的孩童,或嘲弄恶意冷眼旁观,明显是知晓灵魂契约的真相。
夜攸看着低着头的少年,人生鼎沸之中他化形后人类的模样却与整个空间格格不入。夜攸可以看见看见泪水在他眼里转,凌飞还在用几乎自己都听不到可以的声音说道……
对不起,我连累了你……
夜攸确实只是普通人类。冥家偏支,血脉早已淡化到无缘成为们冥修者,父母离异随父之后父丧,母亲失踪。来源可靠又好控制。凌飞会选他早在他们意料之中。同为妖族的同学都嫌他杂种不修正道,更何况人类完全孤立他,只有夜攸还搭理他。不过夜攸还搭理他完全是因为坐得近乎,只要座位一远不管是是谁关系都会淡下来。和普通人类一结契这凌飞就废了,修为一平摊刚化形的狐妖保证打回原形,有可能一辈子都混不出什么花样来。
夜攸跟着审判长念着契言。
“我夜攸……”
“我凌飞……”
“在此与对方以灵魂为引结成契约,万劫不复也不可断绝,生死同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