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冥夜歌行 第一卷 第三章 没有人能永垂不朽

         从前有个全才,精通东西方所有术法体术顶尖的那种,最后成就了神级。
  名义上能永生的那种。
  “卧槽是全精通全神级?!你逗我呢哪有这种人?!”凌飞大叫。
  “所以说我只是在讲个故事而已。”夜攸口气平淡,“而且你没抓到重点。”
  “……重点是啥啊?”
  “名义上可以永生,”冥歌回答道,“所以就是可以永生,但是已经死了对不对?”
  “恩,”夜攸神态自若,“我本来就是个吐槽役你们再打断就讲不完了。”
  “那就不要吐槽啊!”凌飞拍着椅子扶手怒道。要么就不要讲啊?!
  天地间第一人也只是在天地间而已。哪怕他有天地间第一人之称也不算在天上地下之内。很快由于全部能力宣布封神,由西方天堂以上帝为首一干人马加上东方众仙的联盟出现,目标直指那人的灵魂陨灭。
  “西方地狱那群根本看不惯上帝及他的手下好过但依旧没有选择帮助那人,就完全足够说明他们也认为那人是个极大的威胁。”夜攸口气淡漠,“不是什么天妒英才,而是早达到神级的那些人根本不愿有人能再达到他们的层次。”
  “那东方冥界呢?”凌飞瞪大了眼睛,完全沉浸在故事之中,冥歌倒是沉默着,表情带着点凝重。
  “他们很弱。”夜攸说,“西方地狱的恶魔本身也没有多强,强的是一堆堕天使,东方冥界里哪来可以和那群人抗衡的力量?”
  凌飞闭嘴了。
  确实东方冥界是公人认的最弱,但不代表他们对上天界就没有一战之力,尤其是现任冥王冥天的出现,更拉高了整个冥界的战斗力。
  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夜攸的表情根就无法反驳夜攸的话。
  隐藏在记忆里的东西似乎在那一瞬间被触动,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和压抑不住而溢出的悲愤。
  『……从你见到我起,就是一场梦。』
  『……梦醒了,就散了。』
  “没有任何人支援他,朋友被他支开,爱人亲人被他施以手段困住……最后他死了,遗言是不要为他报仇。”
  夜攸没有任何讲故事的天赋,更没有讲那场本应该被历史铭记的战斗,他只是看了凌飞一眼,一脸无聊的狐狸手撑着下巴,看公车外千篇一律的风景。
  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
  没有在意这些心情,夜攸看着冥歌,对方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发堵。
  似乎有什么人的心绪传至脑海心底,带着亲切却又悲伤的气息。
  『没有人能永垂不朽,我也一样。』
  冥歌真正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冥和。终于当哥哥的某人得瑟没多久就真的开始当一个合格的哥哥。冥歌第一次开口说话叫的就是“三哥”。
  直到有一天冥歌问冥和她有没有大哥。少年惊悚地看着看着小豆丁开始细数她二哥的种种严厉高冷不亲切,甚至二哥冥千站在了她身后还没有停下来。
  哪怕在三哥无奈的目光下被二哥关了禁闭,冥歌还是没有见到大哥。
  而刚才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她一声“大哥”差点脱口而出。
  夜攸带着两人走到茶社门口,柜台旁坐着的年轻女老板立刻向这边招了招手,声音阳光开朗:“阿呵呵呵呵呵!”
  “呵个鬼啊!”夜攸嘴角一抽,“不好好喊夜攸也就罢了,阿和阿和给我好好喊啊喂。”
  “那就喊你阿攸好了,”女老板轻轻地“切”了一声,“你要找的人在你房间里,现在估计正常过来了。”
  “哦。”夜攸点点头,带着两人径直走进去。
  “那位是三嫂吧,”冥歌眨着眼问道,眼中满是好奇。
  “就一个婚约……”夜攸白了她一眼,“她早就有喜欢的人了,然而对方不喜欢她。”
  没有得到过,也没必要得患得失,而希望本身,只是拿来给人希望的。
  “什么?夜攸你连未婚妻都有?”凌飞大惊失色,“怎么好事都到你身上来了?”
  “……婚约早就解除了。”夜攸忍住吐槽的欲望,叹了一口气。
  还是冥和的时候,冥千二哥为了不养大又多一个情敌,特地给他找了个门不当户不对,但是实力天赋不下于冥和的,与冥和年龄相当的女孩子,也是现在的老板娘炎晴心定了亲。
  没想到,炎晴心跟冥和青梅竹马小孩子式友谊一日千里,却死活突破不到爱情上面去。
  原本“没有看上任何人就你也不错”两人都没有解除婚约,直到炎晴心找冥和解除婚约,才知道她喜欢上了自家二哥。
  哪怕他二哥那时候并没有单身,炎晴心也没听挖墙脚的意思。最后直到二哥的对象死了,她却再也没有了当时的那份心情。
  “小和,好久不见。”
  青年已换回原本化形之后的模样,黑红色的花妖族传统盛装,瑰丽的发色与明艳的五官实在太过耀眼。
  三个校服齐刷刷地回头,看到汉服打扮的炎晴心,女子挽着袖子在准备茶水,感到三人的目光抬起头来,不解地眨眨眼睛。
  “……呀!水倒多了。”
  “咳,嘉华哥好久不见,”夜攸决定忽略那个逗逼,默默回应林嘉华的话,“这是我妹冥歌,这是我同学凌飞。”
  “那件事我听说了。”林嘉华眼中流光溢彩似的打量着凌飞,带着异常明显的玩味,直到凌飞浑身不自在便从容移开目光,随后目光所及少女的身影,突兀地怔住。
  “我是林嘉华,小和的朋友。”他的眼中只有冥歌一人,温柔真挚而又专注,似乎再也容不下任何人,“初次见面,冥歌。”
  如同干涸的湖泊再度注入活水,再度流淌起来,连沿岸也散发出了生机,花团锦簇。
  “初次见面。”冥歌有种奇异的感觉,似乎灵魂之中有什么要剥离出来,叫嚣着她从未体会过也不明白的感情,她尽量露出适合的微笑,“花神,我是你的粉丝。”
  夜攸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叹了口气。
  “妹妹跟这货是你的粉丝,”夜攸拍了拍冥歌与凌飞的肩膀,对林嘉华微笑道,“正好我们认识,所以想着给你们介绍一下。”
  完全正当的理由,但林嘉华还是瞬间明白了夜攸的用意。
  的确,他又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而冥歌现在就是他的希望。
  虽然不是真的,但冥和果然很像文谕,又从某些方面来说,完全相反。
  没有人可以永垂不朽,这点林嘉华早就知道了。但是只要有一线可能,他都会追寻至死。
  “对了冥歌,小和跟你讲过你大哥的事情吗?”他带着有些急不可耐的心情,问刚认识的女孩,“冥王冥天的事情。”
  “讲过啊,”冥歌微微偏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名字触动会那么大,“我有他的邪心传承。”
  林嘉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冥和还没有完全完善冥体,就来世间历练,甚至带上情感都还没健全的妹妹,为什么那个人知道这是违规的还要举办历练。
  “嗯,我最先认识的是你大哥哟,”形貌昳丽的青年露出明亮的笑容,“你有什么想知道可以随时来问我。”
  “别对我妹妹出手,”夜攸之后对林嘉华说,“除非她理解感情,你又没有透过她去看谁。”
  “那就是不可能了。”林嘉华随意地说着,依旧是夜攸记忆中那副生机勃勃的样子,“不过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对比我小一千多岁的女孩子出手?”
  “……因为,”夜攸耸肩,“文谕那货出手了,追人方式跟以前一样,小学生水平。”
  “那个腹黑……”林嘉华咬牙切齿,“你就这么放任他这样?”
  “反正他也不会做什么,只会暗中帮助她,”夜攸没怎么在意的样子,“而且,我妹妹又不是可以随便推的角色。”
  未来的冥王,他可没必要去操心。
  “心真大,”林嘉华藐视他,“当年一副‘想当我嫂子没门’的小豆丁去哪了?”
  “我是兄控又不是妹控,”夜攸翻了个白眼,“虽然妹妹她有很多先天不足,但从实力上来说,我这个当哥哥的根本没有保护她的机会。”
  “出人意料地很有哥哥的样子嘛,”林嘉华笑了起来,拍了拍终于又比他矮了的少年的脑袋,夜攸又翻了个白眼,但不像以前那样直接躲开了,“加油活下去吧,小和。”
  “……那还用你说。”虽然这么说出口了,但夜攸还是迟疑了一下。
  林嘉华这才发现,时过境迁,冥和确实成长了很多,但是,从某方面来看,并没有任何改变。
  随着那个人的死亡而时间停止的,并不只是他们。
  只不过,不是苦苦压抑着自己的内心,而是将那些全部化为动力,艰难而又不放弃地前行。支撑他的早已不是什么遗志,而是复仇的火焰。
  因为那个人的遗志,早已由另一个更合适的人继续下去了。
  夜攸举着手机对着三个人咔嚓一声,然后交给手滑的炎晴心去打印下来,林嘉华微微笑着,看着围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中的女孩,眼中已闪烁起生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