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一)

写在前面:这次又带上了费迪里格还真是绝望呢ww
世界观自行领悟,反正剧情向感情线为辅
简单来说就是纲吉五岁那年被穿了,穿越者借助多活一世的经验和记忆远优于普通孩子,更何况原本的纲吉。但是他依旧不是纲吉,于是死在了未来篇,醒来还在家教世界,只不过回到了四自己的身体。
真正的沢田纲吉五岁的时候与穿越者交换了身体,来到了意大利被费迪里格收养,在黑手党世界长大,自己另找的守护者。在穿越者死后用穿越者的身体继承了十代首领之位,在二十四岁那年回到了十四岁沢田纲吉的身体。
相关人物群穿,只要是出场过的家一堆原创角色几乎都是从原来那个世界穿来的。
一大波原创守护者正在接近xx
反正没人看xx








  “我们不需要未来。”
  “世界有其独立的意识,也不是只有支撑起世界的事物存在着,世界才称之为‘世界’。”
  “被舍弃的世界没有必要你们安排好的未来……”
  “……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少年从床上一跃而起,随后被奇怪完全陌生的景色惊讶到呆住,很快他找回了自己的意识,梦里奇怪的声音被瞬间抛在脑后。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的房间,陌生的空气,以及完全陌生的自己。
  路丝•唐维斯亚•彭格列,意大利西西里黑手党的彭格列家族的十代首领,在十四岁那年唯一彭格列血缘继承人沢田纲吉莫名死亡之后,被推举成为十代首领,已经十年了。
  唐维斯亚是彭格列长老团第三长老的姓氏,说是长老会终于向首领的位置出手了而且成功了也不然,毕竟他在位期间第三长老费迪里格•唐维斯亚没有变成第一长老,也没有扩大他的势力。
  这位第三长老是他名义上的哥哥,虽然他从来没有对只大自己三个月的同龄人散心病狂到喊哥哥的地步,但说是费迪里格把他带出来的也不为过。费迪里格是已故的某位彭格列首领的转世,如今对彭格列之类的毫无兴趣。
  推自己上位不过是为了不再度被文件淹没而已,恰好他也想改变黑手党,于是替代了当初被长老们反复提名的费迪里格。
  自十八岁以来继位之后已经过了六年,他却在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身体出乎意料的年幼。
  顺便提一句,刚才他翻身下床的时候,滚了下去。
  Luce:……
  滚下床的时候很悲剧地头着地,他碰到地面的那一瞬间看到了床下的白色的反光。
  ……小孩子在床下藏小黄书?
  自己现在的样子明显是个小男孩,况且他也见过小女孩也在床底下藏小黄书。毫无压力地把手伸向床下。
  ——一张卷子。
  “日语?”日语他也学过,费迪里就格请老师教他日语,理由是九代门外顾问沢田家光是日本人,要拉进距离。
  “沢田纲吉……并盛中学一(B)班……数学……34分?!”
  沢田纲吉不是家光先生的儿子吗?
  沢田纲吉不是彭格列十代首领唯一的继承人吗?
  沢田纲吉不是全科满分精通三门语言的“优雅王子”吗?
  就凭他从床上摔下来头朝地,不仅头不晕还不疼一看就知道摔了很多次,还把34分的卷子藏在床底下这种事……
  他来到的真的是“沢田纲吉”身上?
  附体啊,灵魂啊,纵向横向时间轴平行世界之类的话题他也少有涉猎,彭格列还有这类的专门研究人员,穿越时空置换身体的事情到他身上他也没有感到不可置信。
  ——反倒有种“终于来了”的了然与彻悟。
  只不过这个“沢田纲吉”和他的印象中的人差距太大,无法适应。
  “纲君,起来了哟!”楼下传来主妇的声音,带着令人安心的温暖。
  泽田家光的妻子,奈奈女士。脑海中的资料被调了出来,却莫名感到心里发酸。
  摇了摇头,少年这才皱起眉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沢田纲吉的火焰被封起来了,死气之火是彭格列代代相传的能力,是能力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死气之火被封印会使人变废柴倒还有可能,变成学霸什么的……
  好像也有可能。
  失去什么之后别的天赋展现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也许是没有听到他的回应,女子再度喊了一声,已经穿戴完毕的少年大声答应了一声。拼命压抑住内心涌起的安心雀跃,他收拾了了一下一桌子的文具书本,迫不及待地冲了下楼。
  结果是——
  “砰!”
  少年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然而满脸残念地抬起头,他发现自己身上最多有点疼。
  记得穿来以前的自己这么大的时候,从楼上摔下来过一次,直接摔断了腿。
  ——沢田纲吉到底摔了多少次,这么抗摔?
  被封印起来的火炎与自己灵魂自带的火炎适应良好,四舍五入就是自己的火炎也有一大半无法使用,但他现在心情很好。
  这份好心情很快就被破坏了,应该是母亲的人手上拿着一张传单,给他请了家庭教师。
  正好需要补习日语的少年迫切需要任何家庭教师,但这绝对不包括一个名叫里包恩的家庭教师。
  第一杀手那是谁啊?最强的七人的彩虹之子的晴,婴儿的模样都不能改变最强的事实。同样,他把加百罗涅的废柴继承人调教成了完美的首领。
  那么问题来了,有这位最强杀手在身边保护着,沢田纲吉当初是什么暴毙的?
  日式的早餐十分丰盛。由于起床时间比平常早了许多的缘故,上学时间还很充裕,他眼睁睁地看着幼小的婴儿正常地进入家门,如同绅士一般向母亲行礼,随后光明正大地跳上自己的头顶要求一起上学。
  “那,我出门啦!”沢田纲吉——尽管现在还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我们还是这么称呼少年,他头顶上顶着个毫无杀气的杀手,慢悠悠地走在上学的路上。
  曾经的路斯•唐维斯亚在上学期间就与同盟家族的跳马迪诺结识,也曾有幸围观了第一杀手里包恩那相当凶残的教学现场,就在看到传单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沢田纲吉,男,13岁,并盛中学一(B)班学生,平均分17分,外号‘废柴纲’……”婴儿稚嫩的声音带着不探究,“我会把你培养成优秀的彭格列首领的。”
  “彭格列?”
  “意大利历史最久远最强的黑手党。”
  “……所以那个最强的黑手党……需要我这样的‘废柴纲’继承?”沢田纲吉嘴角一抽,尽管再来一次他依旧不理解彭格列将一个普通的优秀的学生当做继承人的原因,毕竟要把一个与黑暗毫无沾染的少年染黑这种事情……没有哪个正常的(重点)黑手党喜欢,“历史久远的话,继承人不应该很多?”
  “我会把你教导成合格的黑手党首领的,”小婴儿跳到他的肩膀上,语气如常,只不过杀气已经悄然将毫无防备的沢田纲吉锁定,“不过阿纲,你好像一点也不奇怪?”
  “……我已经看够了穿着背心的北极石油工人了,他难道不冷的吗?”沢田纲吉吐槽,“这么问父亲的时候他会说他变成超级英雄在拯救世界,黑手党什么的……比什么假面骑士奥特曼靠谱多了。”
  以前还是Luce的时候他就听过沢田家光不回家的各种理由,还看见他找人把穿的很少的自己的照片放在冰天雪地的北极里面和南极的企鹅一起玩耍。
  ……骗谁呢。
  “是么……”被强大门外顾问下面蠢爸爸的形象感到惊讶,里包恩想起了“上次”见到沢田纲吉时的样子。
  故意装出来的惊讶,以及掩饰不住的兴奋。
  对网游毫无涉及的杀手阁下要是对这个领域略知一二,便能得知那是玩家看到隐藏任务NPC或者爆出神装的眼神。
  于此同时,意大利西西里巴勒莫,一间很普通的民房之中。
  费迪里格安静地站在那里,身后跟着路斯•唐维斯亚•彭格列在位期间找的守护者。
  他的面前,无疑是路斯•唐维斯亚,他五岁那年发现一身彭格列死气火炎带回家的孩子。
  只不过,里面换了芯子。
  好不容易离开了黑手党开始满世界浪,再度被卷回黑暗中心的少年脸色很不好,他身后的十代雨之守护者最先开口:“你说,你是沢田纲吉,十四岁暴毙的彭格列继承人?”
  “是的……”少年在强大的杀气之中,腿都在颤抖。
  要知道费迪里格先生还没放出压力,黑发黑眸的少年只承受了一群失去首领的守护者的杀气。
  “那个学校成绩全部优异的,被评为校草的沢田纲吉?”
  见路斯点头,雨属性的少年指尖一点,路斯直接后退很大一步,差点就跪下了。
  剑道十三•万物皆可为剑。
  空气中只有蒙蒙一层雨属性的火炎,带着清凉的气息,路斯却觉得他脖颈已被剑尖抵住。
  “那么你告诉我,我们查到的关于沢田纲吉的消息,为什么是一无是处的废柴?”
  路斯满脸冷汗,理智与主角的骄傲强行支撑着自己不跪下。
  “您能看出什么吗?风间先生。”眼中雾属性火炎一闪,原本路斯的雾守轻声问道。
  空气中出现了比他还要稚嫩的面庞,那是费迪里格前世的雾守,对方紫色的眸子眯起,凑近发抖的少年,声音很轻:
  “我该喊你什么呢?沢田纲吉?路斯•唐维斯亚?不不不,那都不是你……”
  “我该叫你林珏,是吗?来着异世界的灵魂。”
  “于是,你成为了少年漫画的主角长大,结果还比不上原作的废柴,死在了所谓的‘未来战’之中?”十分钟以后,不理会身后一群根本掩饰不住眼中惊讶的智障,费迪里格第一次开口。
  “是的……”林珏的名字是压倒树林的随后一片雪花,遗忘的记忆被翻了出来,林珏眼神中没了光亮。
  一生能死几回?他清楚地记得两次死亡,绝望到感觉不到疼痛。
  “那我来讲讲价我的故事吧,”费迪里格口气很淡,“我上辈子是彭格列的某任早就死了的首领,刚死费迪里格就出生了,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爸把我妈一枪崩了。”
  “在现在唐维斯亚的教导下,必须成为未来的长老,”说完还啧笑一声,不满溢于言表,“五岁那年捡到的Luce,那时候他身上全是透明的大空火炎。”
  林珏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你也看见了你现在的脸,那就是Luce的,纯东方人的长相,”费迪里格冷笑一声,“我把他当弟弟养大,只是不想让那家伙的后代就这么真的没了,结果,你死了。”
  林珏看着自己的双手,确实是自己十三岁的手……
  他现在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那么真正的路斯•唐维斯亚就是……
  “三天时间,”费迪里格没有再管他,向Luce的守护者们说道,“把你们家族的破事解决完,去日本。”
  “把你们的首领,夺回来。”
  有一句话他不屑说出口,但这不代表在场的变回少年的家伙们不明白。
  夺不回来的失败者,没必要再出现在你们的首领面前。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