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三)

  一(B)班的校花笹川京子小姐有点苦恼。二十四岁的她都要当新娘了,却莫名其妙地掉回了十三岁的时候。
  她重生回来的时候,正值重生文盛行的时候,那些主角都是抱着未完成的遗憾或者执念重生到人生的转折点,随后完成自己的遗憾。
  那么她,正值升职加薪的美好前程,交往多年的恋人不久前刚向她求婚,家里的父母哥哥都送来了祝福……
  正在走向人生巅峰的少女很无辜很无奈……她哪里有遗憾?
  恋人没有跟她一起重生,还是个孩子,倒是一直从事拳击手,早已结婚的哥哥却也重生了。
  经过了一阵兄妹特有的交流,她想起了初中时期死亡的校草沢田纲吉。
  身为校草与校花的她同班,交流却少到可怜,沢田君似乎很不待见自己一样,和自己没说两句话,距离就被拉远了。没想到他却跟自己的哥哥关系不错。
  十三岁的京子觉得沢田君人很好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交流超过十句,二十四岁的京子却知道沢田君应该是很不喜欢自己。
  “不过,沢田君是……在哥哥面前死亡的……吗?”
  那么,自己是为了挽救一个早就忘记了的同学的死亡吗?她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力量,虽然无法坐视不理,但她也确实没有这份义务。
  后来她发现,自己想多了。
  学校不大,但是周围几条街的樱花树被残忍砍下,这明显不是云雀学长初一下学期的画风,站在樱花树下的少年眉宇间比记忆中多了点沉淀,看着樱花树的眼中明显没有对樱花的恨意。
  反而是在向谁宣告:我回来了。
  云雀恭弥二十四年只有两次尊严扫地,一次是被六道骸用幻术抓到了弱点疯狂打击,另一次是并盛的学生的他眼前莫名其妙地死去。
  后来他和六道骸接触过很多次,关系也没有开始那么恶劣。意大利黑手党的事情,他没有兴趣,但是——有什么要阻挡他,一律咬杀。
  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云雀恭弥心中还是一片平静的,结果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呀~云雀恭弥君~(๑>ڡ<)☆”
  平静的心情瞬间爆发,右手只剩下残影,身边的墙体瞬间坍塌,云雀恭弥对着电话那头咬牙切齿:“白兰•杰索!”
  白兰就是让他们去十年后的罪魁祸首,回到十年前的世界之后不少人获得了十年后的记忆,以彭格列为首的家族就封印了玛雷指环,将白兰囚禁在了无人岛,美名其曰将危险扼杀在萌芽。
  可是白兰也很冤枉,毕竟沢田纲吉不是他杀的,就因为十年后他想统治世界,十年前的他还是一个为家族克扣他棉花糖哼唧的少年。
  ……好像他十年后还是一个会为家族克扣他棉花糖哼唧的青年。
  好在吉留罗涅的小公主和彭格列新的继承人保释了他,十年后恐怖的密鲁菲欧雷再度成立,三个人开始着手调查沢田纲吉死亡的真相。
  只不过等到Luce和白兰都快二十五岁了,尤尼也由小女孩变成了婷婷少女,他们依旧没有结果。
  云雀不知道其中弯弯绕绕,他只知道这个白兰还来过并盛调查过当年的事情,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该查不到的还是查不到。
  于是此时听到这个声音他就烦了。
  “打个商量嘛云雀君,我已经到并盛了哟~”还是少年的嗓音欢快而又甜腻,“让我跟纲吉君做同学嘛~”
  “不可能,”云雀冷笑一声,“要转过来去你的年级,考试不及格,咬杀。”
  要说现在的白兰对彭格列指环没有企图,他才不信。
  那就把人放到他的班上,监视起来。
  “感谢云雀君~为了报答你我告诉你一点独家情报好了~”那边的声音语调都没变,显然在意料之中,“这个世界的纲吉君跟我们世界的不一样呢~”
  云雀恭弥眼神微凝,挂断电话。交掉草壁哲矢去办白兰的入学手续,并拿来沢田纲吉的资料,对着向校门口走来的沢田纲吉露出一抹饶有兴趣的笑容。
  沢田纲吉没有注意到里包恩与云雀恭弥之间瞬间达成共识, 即使注意到了他也只会抱怨一句全世界就他不是重生,一笑了之。
  “早上好,沢田君,里包恩君。”既然是哥哥的遗憾,也是自己的同学,京子还是走到他面前打了个招呼,加上里包恩确实很可爱啊~
  结果对面愣了一下,沢田纲吉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眼神:“啊,早上好……”
  “早上好,京子。”里包恩倒是笑着打了个招呼,“这几年也请多多指教。”
  少女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却依旧支持了不少,加上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里包恩对她好感度还是很高的。
  要不是以前的沢田纲吉对京子毫不感冒并且不希望和她有牵扯,他都想将女孩拉进沢田纲吉的家族,成为十代首领夫人的候选了。
  擦肩而过的女主角:……
  于是根本不知道女孩子的姓氏只能喊名字的沢田纲吉也露出友好的姿态:“京子也是上学吗?”
  “是啊,”发现对方称呼上主动拉进距离,京子也友好地换了个更亲呢的称呼,“纲君一直是这个时间上学吗?”
  如果对方是在上学路上出的意外,她跟他一起上学应该可以……帮忙喊云雀学长?
  在十年后的未来,京子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娇好的外表不能提高她的经济收入和工作水平,因此她忘了,她,是学校里一呼百应的,校花。
  准备走来的云雀恭弥脚步顿住,年少的时候的他应该会按心情心无旁骛地走回去进行自己要进行的事情,如今的少年勾起一抹笑容,喜闻乐见。
  如今的他,再清楚不过一个校花向一个废柴示好,还约着一起上学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沢田纲吉刚走进班级,不动声色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外面就有人喊他说剑道部的部长持田剑介找他。
  “沢田!你居然敢对京子出手!”
  好像是她出的手……
  “我要和你决斗!”
  ……哦?
  “胜利品就是笹川京子!”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沢田纲吉见过不少为了女孩子绝决斗是黑手党少年。但也绝对是背着女孩子私下进行的,亦不会把女孩子当胜利品随意拿捏。
  刚和未来嫂子成功见面,即使变得文静大方的黑川花也不由得骂了一句:“差劲!”
  要是京子真的只有十三岁,还可能觉得两边为难,事实上现在的女孩已经在考虑写退部申请了。
  作为剑道部的经理,京子退部申请书可能不会得到允许,于是少女决定直接交给云雀学长。
  持田剑介怎么也不会想到,无论胜负,他的未来都一片惨淡。
  沢田纲吉的日语只在正常交流的水平,听起课来倒真的像是一个废柴一样根本听不懂,想到已经算是朋友的京子,干脆地在决斗之前找到对方,相当直白地说上课我听不懂笔记能借我吗?
  事实证明,即使是二十四岁,京子也还是个天然呆。根本没有质疑印象中的学霸校草怎么课都听不懂还人人看不起,很愉快地借给了他。
  同样重生的黑川花在一边看着,各种心累。
  她中午的时候去找十年后已经结婚了的笹川了平说我们继续在一起吧,结果因为发型变化太大,对方问她……
  你谁啊?我有喜欢的人的。
  整个下午她就一直盯着自己柔顺到每个女孩都羡慕的长发看,眼神阴沉更胜十年前的自己。
  熟悉地心累让人毫无耐心,于是她扯着京子就去看决斗去了。
  沢田纲吉当然知道对方会说服裁判不判他赢,但他也没放心上——打倒就行,什么一根两根,不存在的。
  握住竹剑,看见对面的人和自己都被从头护到脚,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啊,这里是普通人的决斗啊。
  行动不方便也不影响纯粹的防御,沢田纲吉左挡右挡游刃有余,不料一个余光看见里包恩看着他,手中的枪已经对准了他。
  ——死气弹?!
  沢田纲吉自然知道死气弹,他还不叫沢田纲吉的时候,知道原本的沢田纲吉只吃到过一发死气弹,在面对六道骸的时候。
  重点是,打中之后心中只有执念,还会裸奔!
  重点是,当时的里包恩开了录像,还传给了费迪里格,而费迪里格专门花钱找人做了个视频!以至于他都见过,当时的沢田纲吉爆衫的每一个细节,衣服怎样粉碎,怎样散落一地,少年清秀的脸上是怎样一种狰狞和无理智。
  手中剑锋一转,直接抵上防护严密的胸膛。
  “啪。”沢田纲吉手上的竹剑,整把剑直接散开成为竹条,少年看着手上的剑柄,默然无语。
  “砰!”持田剑介直接倒在地上,面前的防护破了一个洞。
  整个场地的人看着反杀的废柴,一片寂静。
  这时,黑发黑色校服的云雀缓缓走出来,手上是京子的退部申请书。
  不是裁判的人做了裁判的工作,不大的声音在寂静的体育馆甚至激起回音:“胜负已定。”
  “笹川京子申请退出剑道部,理由合理,风纪委员代剑道部通过,”然后,他看了一眼沢田纲吉,“沢田纲吉,明天交一份入部申请。”
  “啊?加哪个部?”
  “当然是风纪委员会。”云雀说。

27:除了我以外全世界都重生了。
林珏:证明你是天选之人!
27:但他们实际上想救的都是你,你才是那什么天选之人。
林珏:可惜我失败了。
林珏:等等!听说你也想救我!
27:我不是 我没有 别瞎说.jpg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