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六)

  狱寺隼人在沢田纲吉,山本武,甚至索尔斯克亚无比期盼之中终于转来了并盛中学。
  在进校门的时候被云雀猝不及防地咬杀一顿之后,原本偷偷看帅哥的视线全都消失了。
  凶悍的帅哥固然好看,鼻青脸肿的凶悍帅哥就不怎么能看了。
  在“云雀你这家伙居然敢偷袭”“你来太晚了”“又没碍着你什么事”“吵死了,咬杀”之类的毫无意义的话语之中,围观了全程的风纪委员沢田纲吉意思意思一下瑟瑟发抖。
  于是两人在校门口打了起来,(一个近身一个远程,打着打着就转移了战场。
  从头到尾,狱寺隼人都没有看沢田纲吉一眼。
  沢田纲吉也乐得清闲,看狱寺那个样子,应该是岚守,他原本的岚守比这个要冷静多了,还不喜欢惹事。
  可能长歪的是他的岚守艾萨克,因为费迪里格的岚守也是一点就爆的性格,不过,彭格列的人一向护短,他自己的岚守可能是不好的,比不上别人的,甚至不合适的,但一定是自己选择的。
  不过狱寺隼人他在意大利接触过,小家族BOSS的弟弟,倒是一副沉稳自恃发样子,有这么容易炸吗?
  沢田纲吉没有想到,这是因为见到同伴下意识放松,于是本性暴露缘故。
  由于第一面决定印象,狱寺隼人又被大量的学生目击到,他帅哥的印象和好人气就这么没了。
  上课铃响的时候风纪委员沢田纲吉回到了教室,转来的狱寺隼人及时出现在讲台上,一见面就掀了沢田纲吉的桌子。
  当然,他没有成功。
  于是鼻青脸肿的刷哥咂了咂嘴,依旧十分不屑地走了过去。
  狱寺隼人的眼中没有那份认可,沢田纲吉的眼中没有那份熟稔,两人宛如陌生人。
  “你就是朝利海?”狱寺下课了第一个找到的却是索尔斯克亚,“彭格列的守护者来这里干什么?”
  “人这一生总要追求什么,得到过的总想着再度属于自己,不是吗?”索尔斯克亚笑容满面,“无论如何,我的就是我的。”
  “啧,”狱寺隼人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回到座位,自言自语,“……他怎么会有这种守护者?”
  一边没来得及解释的里包恩:好像这种剧本也不错?
  沢田纲吉有几分费迪里格的作风——他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半句意见都没有。
  一场不错的排球比赛之后,废柴的称号已经去了一半,明明不是真正的沢田纲吉,他却为这件事感到高兴。
  最后放学时分,狱寺隼人找到他,说,我不同意你成为彭格列首领。
  少年碧色的眸子泛着青年才有的冲撞与成熟,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棕发少年一路走来,将周围的人和事当做游戏。他温和礼貌地面对周围的一切,关于自己的事情也不吝啬告诉他人,却没有任何朋友。他等里包恩和他的守护者等了九年,为了所谓的剧情不惜在剧情人物正式出长前远远地看着,为了所谓的剧情,发生悲剧也无动于衷。
  最后他在黑手党的残酷面前声嘶力竭地大叫,所有守护者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安慰他任何一句。即使他最后没有死亡,彭格列首领的位置依旧属于路斯•唐维斯亚,毫无争议。
  狱寺隼人不想看到不适合黑手党的沢田纲吉还要野心勃勃地想成为首领的样子,也不想看到本身就该与黑手党无关的沢田纲吉无缘无故死于黑手党之间地战斗的样子。
  于是他明知道自己其实无权决定首领的归属,依旧这么站了出来。
  “——我不同意你成为彭格列的十代首领,沢田纲吉。”
  十年前没有指环,没有火焰,亦没有华丽猛烈的匣兵器,但沢田纲吉就是看见了,狱寺隼人周身强大的岚属性火炎,猛地升腾起来。
  他勾起了笑容,眼中闪过金红。
  你的觉悟如此耀眼,吸引我的视线,我也该以全力回敬你,才不会使你的觉悟蒙尘。
  三分钟后,沢田纲吉拎着手变小拿不住三倍炸弹的狱寺隼人跳上旁边的大树。
  “还不习惯现在的身体就不要这么不顾一切啊。”沢田纲吉抱怨道。
   ——那么,为什么他能习惯呢?明明不是自己的身体,明明不是自己的年龄。
  “您到底是——?”狱寺有些踌躇。他已经确定这个人一直到死都没有这等身手。
  “路斯•唐维斯亚,”沢田纲吉眼中带着笑意,“好久不见了,狱寺君。”
  狱寺“腾”地给他跪下了,差点以头抢地:“原来是十代首领,再度冒犯了十代首领,非常抱歉!”
  “不用……”沢田纲吉嘴角抽搐,“这次是九代让你试探我的……”
  里包恩眼中一亮玩味一笑:“说出你们的故事。”
  于是狱寺隼人看见沢田纲吉嘴角再度一抽,给里包恩讲起黑历史,要多熟练有多熟练。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彭格列被一个外姓长老的弟弟继承的事情在黑手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纷纷议论着彭格列怎么没了最后的继承者,而知道真相的人对此都选择了缄默不言。
  没多久彭格列一点点内乱就被迅速镇压,彭格列人士开始疯狂吹嘘他们的新首领有多好,而且对此似乎获利最大的费迪里格长老干脆地交权,环游世界。
  彭格列稳定得很快,整个黑手党界稳定得也很快。本来选择无视这件事的狱寺隼人回过神来发现大家一直选择遗忘原本的沢田纲吉,拥护现在的,不知道哪来的新首领。他并不想为死去的失败者证明什么,但想见见如今的首领为何被宣扬地如此优秀。于是他趁一次新首领外出谈判,袭击了对方。
  当然,他还没打到彭格列的新首领面前,就被对方的岚守逮了个正着。对方随手拼了个陷阱,等了他掉进去等了半天,才把落陷阱被抓的他拎到Luce面前去了。
  得知是沢田纲吉的旧部——期间狱寺隼人反复反驳他并没有为沢田纲吉真正效忠,Luce最后还是把他放了。
  狱寺隼人甚至与沢田纲吉的懒癌晚期岚守艾萨克•斯诺迪亚惺惺相惜,交换了联系方式,连带着Luce一起熟悉起来。
  他发现,关于“沢田纲吉”的事情,Luce一概当没看见。
  而除了这点以外,狱寺觉得这人是完美的首领。
  姐姐把他押着赔了一次罪,不管怎么说袭击彭格列的首领都是重罪。然而Luce想想都是差点成为岚守的人才,在知识与学术上都能跟艾萨克聊一下午,见狱寺有脱离原本家族的意愿,干脆留狱寺在彭格列工作。
  “那之后我就正式效忠十代首领了,没想到在这种场景下没认出来您,真的十分抱歉。”狱寺隼人几乎泪崩。
  至于取代自己的好朋友成为真正的岚之守护者,狱寺根本就没想过。
  看得出来这一点,沢田纲吉对眼前的人心性认可度再度提高了不少。
  狱寺隼人很开心,于是他忘了问——还有获得了沢田纲吉认可的其他守护者吗?
  风纪委员在校门口维持秩序没多久,云雀就整个翘掉了这次维护风纪——毕竟有本事群聚违反风纪的,都在校内。
  云雀恭弥在企图一个人围观山本武与朝利海之间的战斗。说是战斗也不尽然,应该是天然的山本都受不了朝利的各方位煽动,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说是小孩子打架看起来更为合适,虽然这两人的心理年龄早就不是孩子了。
  看到两人一婴儿到达两个雨守掐架的地方,云雀恭弥就更不想走了——群聚三人组到齐,可能违反风纪的都在这了。
  云雀恭弥冷哼一声,于是坚定地站在十代首领身后的狱寺也冷哼一声,两人遥遥相对,气势差点一触即发。
  差点一触即发,是因为山本武被朝利海一掌拍了出去。
  小伙伴死在眼前的山本在之后的十年内并没有放弃他的时雨金时,然而此时他随手抓的扫把被打飞出去,对面的少年剑道又很邪乎——不需要剑就能荡出剑气。
  “不欺负你啦,下次你拿你的刀来打吧,”朝利海露出一点畅快的笑容来,走到根本没有受伤的山本武面前对他伸出手,“讲道理我还没打过传承流派的剑客呢。”
  “喔,你应该是一位强大的剑客,怎么没有对战过传承流派的剑客呢?”山本武问道。
  “在黑手党选择这种传统战斗方式不多,大部分都是有些历史底蕴的家族才会选择剑术的修行,”朝利海大方地解释,“大家的基础都差不多,打出名气的,大约都是自成流派。”
  “所以斯库瓦罗才会去找专门的流派传人挑战啊,”山本恍然大悟,“那么朝利你呢?应该也是来自强大的剑术流派的传人吧?”
  “我家有点特别,”朝利海无奈地耸耸肩,“我家并没有什么流派和剑招。我家的宗旨是‘万物皆可为剑’,‘万物皆可为招’。”
  山本武有些惊讶,这完全就是一个新的领域。
  “主要是我家祖先的时期,他出门都要被盘查几遍,身上有没有携带利器啊,就连是不是武者都要被观察出来,于是他干脆丢下剑,把步伐走位甚至呼吸都变成普通人水平,剑招全部强行遗忘。”朝利海口气淡淡的,“于是就变成了拿到什么就是他的剑,根据对手的招式现编招式。”
  “好厉害啊,”山本觉得这剧本有点眼熟,不由得惊讶地问道,“初代雨守,朝利雨月?”
  “现在提起他我只会觉得我在给祖先蒙尘而已。”朝利海摇摇头,最终还是承认了他是彭格列初代雨守的后代地事实首领。
  于是男孩子时间的友谊就这么打了出来,山本邀请几人一起去他家吃寿司,云雀恭弥表示不跟你们一起群聚,结果一到寿司店他们发现云雀就等在那里,已经吃上了。
  到底也是并肩战斗过的同伴,总是特殊的。

小剧场有敏感词……?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