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七)

  “呀,纲吉君,云雀君,里包恩君~”很快,走进来一个白发的少年,面色还有些苍白,然而他右手中指间,已经多了一枚马雷大空指环,“狱寺君,山本君,好久不见了~”
  指环都没归位的一群人瞬间紧绷起来,唯有沢田纲吉不为所动。
  白兰的眼神深邃了一瞬。上辈子获得了十年后的记忆之后他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只不过这个问题一直到最后也没有结果。
  那就是,沢田纲吉对他始终都没有敌意。
  如果白兰自己某一天被无缘无故地抛到了十年后的世界,十年后的自己还死了,临死前还把自己打BOSS之路安排得明明白白,在见到真正的罪魁祸首的时候,他都不能保证对方不被迁怒。
  而沢田纲吉,看着他毫无敌意怒意,针对他空有气势,毫无杀气。
  他还记得,每个“沢田纲吉”对“白兰•杰索”有有除之后快的杀气。
  唯有自己世界,奇怪的沢田纲吉,奇怪的路斯•唐维斯亚。
  如今也是,在全场紧绷的气氛中,唯有沢田纲吉看到他,眉眼含笑,仿佛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好友。
  “哟白兰花~”没想到插进来一个声音,朝利海,亦或是索尔斯克亚•朝利,对他若无其事地打了个招呼,“来吃寿司嘛?”
  “嗯?这不是索尔君吗?”白兰一开始真没看到他,虽然并不算亲密,他与索尔斯克亚确实很熟,“怎么来日本了?”
  索尔斯克亚起过彭格列与密鲁菲欧雷结姻亲的心思,双方是各自的BOSS。大概是Luce和他唯一一任女朋友分手不久,白兰的存在感刷到爆炸的缘故。
  比起满心想着Luce的地位钱财,不想付出一个彭格列首领女朋友所应该付出的,还指望Luce护着她不被流言和攻击中伤的女朋友,一个地位实力跟Luce差不多的追求者就十分像是个真爱了。于是索尔斯克亚偷偷与白兰接触过。
  白兰的想法是,他不介意嫁出去的那个是他自己。
  索尔斯克亚瞬间就十分满意了,奈何Luce觉得对朋友下手不太好,怎么都看不出来这个朋友早就想对他下手了。
  这么兜兜转转,回过神来又是一群未成年了,这两人还只是朋友关系。
  可能是个假红娘的索尔斯克亚与白兰打了个招呼,假装并不熟悉。
  他的BOSS看着呢,在BOSS还是BOSS之前,他还是能怂就怂吧。
  他的态度自然会引起白兰的怀疑,殊不知他就是为了引起白兰怀疑。沢田纲吉似笑非笑地看了索尔斯克亚一眼,索尔斯克亚一脸淡定。
  他也清楚,成与不成跟他实际上没什么关系。
  “和你的理由一样。”索尔斯克亚眯起眼,他当然知道白兰的目的是为了调查沢田纲吉,或者干脆让他别死,他来当然也是为了这个。
  原本的林珏怎样他都无所谓,但现在他已经不能坐视不理了,毕竟现在的沢田纲吉,是他的朋友。
  “看来我们目标一致呢~”迅速达成共识,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白兰只能玩味地笑着,把猜测放在心里,也许那个谁都不管除了弟弟的费迪里格来了他就能确定这件事情,只不过,不是现在。
  “你这家伙过来干什么!白兰!”狱寺首先带着敌意发问。
  “当然是保护纲吉君哟~”白兰妖娆地笑了起来,在他少年还显得稚嫩的脸上却毫不突兀。
  这是灵魂完全适应身体,身体完全融合灵魂的标志,一边的云雀哼了一声,直接从自己所在的窗户跳了出去。
  明面上的最强战力选择懒得打架的选项,剩下的也就不可能发生冲突了。目前只是杰索家族的继承人的白兰计划很完美,先跟着纲吉君到未来战结束,再返回意大利迎接他可爱的公主殿下成立密鲁菲欧雷,随后就可以再度展开追心上人的宏图伟业。
  然而理想与现实总是有些差异,刚吃寿司不到十分钟的白兰收到了Luce的晴守,维尔森•格林出现在东京机场的消息。
  结合前两天整个彭格列的集体抽风,白兰也并不是一无所知。
  然而没等到他思考出什么结果,五岁的蓝波就这么紧接着出现在了东京机场,航班出发时间还在维尔森前面——维尔森钻进的,是比客机快很多的货机。
  久违的好友聚会被白兰彻底搅和,几个人心情都很差,狱寺隼人本来想送沢田纲吉到他的家门口再改日拜访,索尔斯克亚凉凉的一眼扫了过去,这位可能成为岚守的少年就闭上了嘴。
  白兰在众目睽睽下带着厚颜无耻的笑容美滋滋地来到了沢田纲吉蹭饭,并且表示是沢田纲吉的朋友。
  沢田奈奈笑着包容了这名据说无家可归的并盛学生,并且给他盛的饭比沢田纲吉还多。
  “话说纲吉君,”白兰吃饭的时候问道,“你这么大的时候,这么矮吗?”
  白兰刚认识沢田纲吉的时候,沢田纲吉十四岁,已经一米七了。而眼前的沢田纲吉……明显没到一米六。
  ……日本的青春期少年一年能长高十几厘米的吗?
  “我怎么知道……”沢田纲吉耸了耸肩,他还是Luce这么大的时候也有一米六多一点,二十四岁的时候长到了一米八左右。
  谁知道这个沢田纲吉是什么长的。
  白兰笑得不怀好意,本身西方人就长得比东方人快很对,他已经比对方高十厘米了。玩味的笑容下掩藏着试探与深思,他开始打击对方的身高,可惜对方除了表示以后天天喝牛奶以外,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用处。
  很快,自称无家可归的白兰得到了一间整齐的客房。曾经最大黑手党家族之一的首领之一,现在的小黑手党家族的继承人,却表示沢田家的客房很温馨。
  第三天朝阳升起。在费迪里格带一大群自然灾害来日本之前,先赶回来的,是同样重生回来看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儿子的沢田家光。
  一身背心和民工裤的健壮男人回到了家中,手中全新的铁锹被抛在脑后,直奔自己的爱妻:“奈奈!!!”
  也许在这位门外顾问的心中,儿子的变化怎么也比不上这位妻子。
  沢田纲吉与他头顶上的里包恩同时想到。
  没有理抱着年轻了很多的妻子开始动手动脚的已婚男子,身体素质还是个废柴的沢田纲吉开始了每日晨练随后风纪委员报道。
  “奈奈,你觉得阿纲……怎么样?”沢田纲吉前脚刚走,后面沢田家光就放开了妻子,沉静地问道,“阿纲看起来……变化很大。”
  “我觉得纲君很好啊,”提到儿子,女性整个人都泛出了柔光,“纲君长大了呢~”
  “比起……那之后?”沢田家光有点迟疑地问道。
  “是的。”女子笑靥如花,“纲君回来了,真的是太好了呢。”
  一觉醒来,可爱的女儿还没有出生,而早夭的大儿子还活着……还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吗?
  但沢田家光就是觉得,沢田纲吉利用了这份庆幸,最了解儿子的母亲才没发现不同。
  完全不同的,全是缺点的儿子,当然不如优秀的完美的儿子。事实上他还亏欠原本的沢田纲吉,对方作为普通学生,人生中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父亲相伴成长。两两相比,他所亏欠的,令他骄傲的儿子自然更能令他认可。
  然而里包恩就是不给他一个机会询问眼光独到的家庭教师,他直到上课期间才在校园的角落里堵到开始疯狂修建密道的里包恩。
  对方睁着一双没有杂质的纯黑色大眼睛问他:“你的儿子,还需要我看?”
  这些天来,白兰对沢田纲吉的疯狂亲密,确实是对那位彭格列十代的态度,狱寺隼人的直接认可——他可是记得狱寺“回来”以前效忠了那位首领的。加上若即若离的山本,专门跑来的索尔斯克亚和维尔森,以及准备过来的费迪里格……
  答案即将接近,在这之前家光之类的给我安静点吧。
  里包恩想的很好,结果当天晚上,面对为儿子感到着急的沢田家光,沢田纲吉不知怎么地,沉沉开口:
  “啊,我确实不是您的儿子。”
  Luce变成Luce之前是什么,他不记得了。
  他记得他有个很温柔的母亲,会喊他“TUSNA”。这个发音对应的什么字,这个小名之后的全名是什么,他一概不知。
  费迪里格问起他父亲的时候,他连父亲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连“爸爸”的概念都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城市,自己生活了五年的小镇叫什么,五岁孩子记得的,只有有趣的玩具游乐园,总是受伤的自己和温柔的妈妈。
  他甚至话都不能完全说顺,若不是费迪里格找了精通八国语言的翻译官教他意大利语,他与费迪里格以及意大利,连沟通都做不到。
  小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问过那位老师,他原本是哪里的。后来就把这件事强行压抑在心里。
  费迪里格一出生就没了母亲,因此Luce也没有得到第二份母爱,费迪里格的父亲也对他们不闻不问,他也能期待过真正的父亲能把他救走。
  当然费迪里格也期待着他能与他的真正父母相认,在确定了沢田家光之后很快就带着Luce到对方面前。
  他以为有的羁绊不仅仅在于血缘,结果门外顾问先生是有儿子的,不仅如此,他的儿子还十分优秀。
  成绩全科满分,为人温和有礼,才八岁就能做出一桌美味的饭菜和精通三门语言……
  沢田家光为他的儿子感到骄傲,他也在羡慕这样优秀的人,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是自己呢?
  从那以后,他在未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过镜花水月般的记忆,最后模糊的,忘却的,残存的,都被他当做了一场梦。
  他羡慕那位沢田纲吉的优秀,并真诚希望对方成为他的首领,最后那位“沢田纲吉”死了。在一片争议之中,在洪水泛滥之时,他坐上了彭格列首领的位置,心里想着是帮那位同龄沢田君领导彭格列,第十一代首领的位置悄悄留给了对方死亡后才出生的妹妹。
  他假装对沢田家光毫无失望,借此假装自己对沢田家光毫无期望。
—tbc—

林珏:……
27:……
林珏:……原来你……对我这么高的好感度!
27:你确实表现的非常好啊,我们当时都不知道你是穿越的。
林珏:对啊我什么金手指都没有,课程都会因为我上过一遍,外语我会因为我学过+原本的母语,会做菜是因为以前会,对人温文尔雅像个王子什么的……我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吗?
27:所以当时我要来日本的话,会不会直接把你的主角地位夺回来?
林珏: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林珏:不过你爸确实过份啊,我小的时候还被丢过番茄骂有爹生没爹养,妈妈倒是从没缺过钱,一定傍上了个大款。
27:???
林珏:那就是个看不得别人家的孩子比自己孩子优秀的脑残。
27:……这么骂过份了吧?
林珏:孩子也是个脆弱的家伙,我只要在学校对谁都好就是无视他,过一段时间他就被围着我转的人找了点麻烦,直接转学了。我要这么脆弱早就不上学了。
27:妈妈没听到吧?
林珏:我能挡下来的都尽力了,不过她可能……比我们坚强多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