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夺空(九)

  在黑曜乐园安顿好自己与手(同)下(伴)之后,六道骸收到了费迪里格的简讯。
  正文只有几个字:林珏给你的。
  附加一张照片。
  温婉秀丽的女子笑容温暖如空,和旁边笑得无奈却出奇的温暖的少年有三四分相似,他们的对面有很多人,其中白发少年笑容中已经有了成年时期的那份熟悉的妖娆与邪魅,紫罗兰似的眼中仿佛传递着深情。
  ——仿佛个鬼。
  “砰——”
  “千种,”一边的城岛犬小声问道,“骸大人已经捏碎了三个手机了,还要给他买新的吗?我们已经没钱了。”
  “还可以找凪借,”柿本千种冷静地说道,“只不过,我们再给骸大人买手机,费迪里格就会再给他发沢田纲吉的照片。”
  这大概是个无底洞。
  “那怎么办啊biang~”
  “我把我的号码发给费迪里格好了,骸大人不需要手机。”
  所谓的手下,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存在。
  六道骸黑着一张脸去修理手下,修理完了让他们帮他从手机残骸里挑出他的电话卡。
  ……留着干嘛,再捏碎一个手机吗?
  于是六道骸堂而皇之地,在夜里造访了沢田纲吉的梦境。
  “好久不见了,骸。”
  有件事沢田纲吉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在精神世界中,无论是作为Luce还是沢田纲吉,都是原本棕发棕眼的样子。
  这件事六道骸知道,风间岚和风间凪知道,甚至D•斯佩多都知道。
  “Kufufu,听说你最近过得不错……”六道骸意味深长,“我是该喊你Luce呢……还是沢田纲吉?”
  “哪个都无所谓。”沢田纲吉笑了起来。
  两个人在精神世界里静默了一会儿,随即六道骸再度笑得诡异,“那个林珏的话,你还记得吧?”
  “你会作为我的试炼的对象,然后成为我的雾守的事情?”沢田纲吉问他。
  “Kufufufu,我觉得这个剧本还不错哟。”六道骸的笑声更加诡异了,“成为彭格列的守护者,离我毁灭黑手党又进了一步。”
  “奥尔维恩不会打你?”沢田纲吉玩笑道。
  “kufufu……那个男人本身就是为了摆脱D•斯佩多才答应成为你的雾之守护者的,他早就不想干了。”提到Luce的雾守奥尔维恩•卡彭,六道骸意味深长,先不提对方能不能打过他,“如今他似乎跟斯佩多签订了什么契约,斯佩多已经放弃了对卡彭的控制。”
  “那奥尔维恩怎么跟着费迪来日本了?”沢田纲吉笑着反问道。
  “他跟在费迪里格身边没有来找你,对吗?”六道骸眯起眼,“也许他和斯佩多的契约,跟费迪里格有关呢……”
  “嗯?”沢田纲吉挑眉,“斯佩多终于鼓起勇气追费迪了?要奥尔维恩帮他,他就不控制彭格列了?”
  “……”六道骸无言以对,“kufufu,你知道地很清楚嘛,彭格列。”
  心情又不好了?沢田纲吉眨眨眼,彭格列都喊上了。
  对别人的事情那么清楚,对自己的怎么就一点也看不出来?六道骸咬牙切齿。
  斯佩多与费迪里格已经是上辈子的恩怨了,那时候费迪里格还不叫费迪里格,因此沢田纲吉也无法干涉他们之间的事情。
  “可以哟,奥尔维恩没意见的话,骸你要当我的雾守也可以。”沢田纲吉安抚道,“奥尔维恩却是早就想辞职了,而且比起他,我似乎跟骸你的关系更好一些……”
  “kufufufu……”六道骸很悲催地发现,自己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如同日本人一样,意大利人称呼对方一般也是姓氏,关系好了是名字,更好一点就是昵称。沢田纲吉称呼索尔斯克亚为索尔,称呼维尔森为威尔,却独独称呼奥尔维恩为奥尔维恩。
  事实上,他也没办法对从小怼费迪里格的家伙特别亲昵。
  第二天早上林珏小同学就被费迪里格丢进了沢田纲吉所在的班级。
  “大家好,”恢复正常的少年对台下的学生们露出微笑,从仪态到表情毫无死角,“我是林珏,很高兴认识大家。”
  命运兜兜转转,最后他又回到了这里。
  还没等他感叹完,暗绿色发色的小牛与美丽的长发碧眼大姐姐在中午之前就全露了个遍,没等他反应过来,沢田纲吉正一脸悠闲地买了新的午饭(午饭被毁了)走向他。
  “27你莫挨老子!”他赶紧抱住自己的便当,“带着你的家属离我远点!”
  “怎么都成家属了?”沢田纲吉有些见怪不怪,这人怎么喜欢拿他和朋友打趣?
  然而他不知道,一杆巨大的flag就这么立在他头上。
  放学时分沢田纲吉准备找费迪里格,于是准备找他的岚守的狱寺隼人在教室里坐着等他参加完风纪委员的例行站岗,没想到云雀恭弥看见沢田纲吉,第一个反应是皱眉。
  “你身上,有很讨厌的气息,”云雀恭弥冷清地看着他,举起了拐子,“咬杀。”
  讨厌的气息?沢田纲吉保持着不解的神情躲过了暴风一般的攻击,随后反应过来昨天晚上六道骸在他精神世界留了一簇雾属性火炎——理由是为了方便找到人。
  实际上沢田纲吉心知肚明,认识六道骸十几年,对方每次在无数精神中找到属于他的那个都已经成为得心应手。
  而云雀体内确实有一点微妙的,很少的雾属性,却正好能点燃火炎。以云雀目前的进度还没有得到他能燃起的戒指,但不代表他感应不到。
  “云雀学长认识骸吗?”沢田纲吉问道。
  “谁认识那种人,”云雀一脸不屑,手中的拐子却更加凌厉,毕竟打架的对方一点也不认真的事情,很伤自尊的,“我现在要咬杀的,是你。”
  沢田纲吉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毫不讲理就是打你的人,明明还是个孩子的年龄身上却传来隐隐的血腥与杀伐之气,看来也是和他们一样的所谓的重生者。
  ……该去问问林珏所谓的剧情细节了,不然真的感觉全世界只有他没有重生。虽然不惧怕未知的未来,但在所有人都掌握了未来的时候,他还一无所知。
  这么一路走神,沢田纲吉反应过来,立刻侧头躲过扑面而来的拐子,厉风划过脸颊,他不退反进,膝盖狠狠地砸进了对方的小腹,手掌按住了他的肩膀。
  他把云雀恭弥按在了墙上,一手按着对方肩膀,一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学长,能冷静下来了吗?”他问道。
  看着完全冷静的眼眸,他松开手,没想到下一刻拐子带着劲风直接近距离袭上了他的面颊。
  很显然,云雀恭弥非常冷静。
  沢田纲吉只能矮下身体,眼睁睁地看着云雀跃起,离开墙壁。
  看来对方是铁了心地要与自己打一场了,虽然他不惧怕一个对他根本就没有杀气的人,但晚上原本的计划是让费迪里格利用他的身份去日本分布一趟,这下倒可能无法实现了。
  这么想着,散漫的声音响起:“呀,下午好啊,云雀君,纲吉君,在打架吗?”
  沢田纲吉松了一口气,白兰终于现出来了。
  白发的少年一身肃静的校服,却依旧穿出了邪魅的感觉。
  “你也是来被我咬杀的吗?”云雀恭弥换了个方向,亮起了拐子。
  “当然不是了~”白兰扬起嘴角,“我只是来提醒你,现在的你打不过纲吉君哟~”
  ……你到底是来添乱的还是干嘛的。沢田纲吉有点无奈。
  “哦?你是来质疑我的吗?”云雀恭弥这才显露出杀气。
  “因为云雀君的视线一直在纲吉君身上嘛~”这声音粘腻到像是对待情人的抱怨吃醋,“云雀君不是一直在找能点燃的指环吗?到时候纲吉君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哟~云雀君也在期待这样的纲吉君带上指环后的战斗力吧。”
  要是云雀恭弥真的只有十四岁,当然会如白兰所说那般期待,然而心智上早就成年了的男人,听到这种歧义满满的话,云雀恭弥只想打人。
  于是他就打上去了。
  “专门把火力引走还真不是白兰的风格。”与狱寺隼人一起到费迪里格家的时候沢田纲吉感慨道。
  狱寺找以前的上司,也就是Luce的岚之守护者艾萨克•思诺迪亚有点事情,而沢田纲吉找费迪里格,主要是为了解除超直感的封印,次要的才是去日本分部找一些资料。
  “要是你的两个朋友打起来了,你会帮助其中一人把火力转走吗?”费迪里格随意地问道。
  “不会,”沢田纲吉回道,“要是造成了困扰就阻止,没有就看着呗。”
  “啧。”所以白兰对你不是友情啊。费迪里格不想管他,他一向都是放养,关于沢田纲吉的感情路线根本懒得过问,纲吉自己没意见就行了,手指点上他的眉心,皱起了眉,“九代首领给你的超直感封印我能给你解开,火炎的你要自己想办法。”
  “这都解不开,费迪你的火炎是多么不纯粹……”纲吉嫌弃他。
  “是你的火炎纯粹过头了吧,”费迪里格挑眉,“都能赶上初代了。”
  回到自己的身体,灵魂与血脉融合,那股火炎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历代首领。
  “我的火炎里面岚属性所占比重大了,找个纯大空属性的再加上你自己的力量,差不多就能搞定了,”费迪里格说,“对了,以后我还是喊你‘纲吉’吧。”
  “好啊。”
  —tbc—



林珏:奥尔维恩,出局~
27:本来当时就想找骸的,但是骸身上黑历史太多,还是原本你的雾守,长老会根本不通过。奥尔维恩的卡彭长老是鹰派的代表,选了他鹰派会消停不少。
林珏:费迪是个死的?
27:当时我拜托费迪去让你的守护者选择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去了,不然你以为他们中有几个能留在普通人的世界?他当时在日本,没顾上。
林珏:……emmm他们现在是你的
27:我又不能有十几个守护者。
林珏:所以这卷叫夺空啊。
27:书名叫重合世界,是指大规模重生?
林珏:是指我穿成你之后诞生了一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和原本的世界重合了。
27:emmm
林珏:也就是是说,他们曾经是我的守护者,现在曲不是了。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