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SVDS]星河 楔子

☆虫族paro 强强

☆含有二代x初雾(SVDS)——Sivnora•Vongala X Demon•Spade
和初空云

☆all里面包括除蓝波了平以外的守护者,R,和100

☆这篇随缘更新

  钝痛从四肢百骸传来,根本比不上每次的重伤,意识很清醒,与其说是清醒,思维也有些迟钝,比起损耗过度更多的是长期不使用导致的僵硬固化。
  最先开始流动的,是最为雄虫的核源,一点点细小的源能流淌而出,将自己经络之中完全变成固体的源能融化,全部流动起来再循环了两个周天之后,思维也开始活跃起来。
  赛维诺拉睁开了眼睛。
  确实他失去意识以前,中了时空种族的禁术,直到四百年后才醒来……但是……怎么一醒来就跟穿越了一样。
  雌多雄少?雄虫地位至高无上?一雄多雌?尽管他确实是个雄虫,一觉醒来地位由地位最高变成雄性最高,根本无法适应。
  什么时候雄虫变成了那么娇弱的存在?以前战场上从来都是雄虫护着雌虫。
  什么时候雄虫变得精贵?他昏迷之前从来都是雄多雌少,但也没有这么失衡。
  “您才是是至高无上的皇,陷入昏迷之后您的雌君专门宣布了您的地位不可侵犯,不管流传多少世,只要您醒来,皇位都是您的。”当今虫皇这么说道。
  “不,我拒绝。”赛维诺拉面无表情,“从社会结构到社会组成到三观我都需要适应,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为历史了。”
  还有,他哪来的雌君?
  “那么,”现任第九代皇露出安抚的神情,按照年龄他已经比赛维诺拉大了不少,在他眼里就成一个对当今社会茫然无所适从的孩子,“皇位就在我这里,您想要可以随时拿去,我会为您办理身份证明,您的地位还在我之上……不过既然您提出来不愿意再成为我们的皇,老朽还有一事相求。”
  好像这不是个皇位,是个锅似的,外表上还很年轻的皇这么说道。
  “可以请您隐瞒自己的身份,假装只是个普通的雄子吗?当然您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我没意见,”地位如何他根本就不在意,“只是,我可以问原因吗?”
  “您的雌君还在,若是他得知了您醒来的消息,一定会强行逼迫我们让您重新成为皇。”完全是会逼你下地狱的语气。
  “我没有雌君,”赛维诺拉冷笑一声,“我们那时候不需要引导者就能觉醒成年,因此直到我昏迷,我都没有与任何虫进行仪式或者办理相关证明。与我发生过关系的雌虫倒是有两位,一个被另一个杀了,那就是你们口中的三代皇的雌父……至于杀了他的那位,如果他自称是我的雌君……”
  皇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若是他们一群雄虫一直活在一个雌虫的欺骗之中……
  “嘛,雌君就雌君吧。”青年笑容诡异,“教育雌君也是雄主的义务。”
  皇面上有些尴尬,如今的法律为了年轻的雄虫不被雌虫引诱,特别设定不到二十五岁不得立雌君……而对面古老皇的骨龄只有二十四岁。
  虽然很想告诫对方要冷静不能轻率决定雌君,尤其是那个变态……想到对面的孩子可能人生阅历比他还多,皇不由得闭上了嘴。
  皇给赛维诺拉安排的伪装身份是一位闲散侯爵的继承虫,对方的雌子多到能组成一个连,就是没有雄子。
  如今赛维诺拉坐在新的书房里,面前是两个身份证明,除了名字,其余的都一模一样。
  赛维诺拉•彭格列 费迪里格•唐维斯亚
  前者是他的名字,后者是作为唐维斯亚伯爵的继承虫的伪装身份。
  唐维斯亚伯爵即将病故,其子早在多年前死亡,因此急需一个继承虫,许多贵族世家都等着分一杯羹。庞大的资产和地位,雌君雌侍,以及大量的雌子,都是那么吸引雄虫。
  日常多管闲事的皇过意不去,希望赛维诺拉接手这个贵族。
  “听好了,伯爵死后,按照法律,你们都是我的‘私有财产’,”找来那一群“哥哥弟弟”,赛维诺拉表情诡异,明显对这种奇奇怪怪的法律接受不来,“我不会把你们卖掉当别人的雌侍雌奴还有什么鬼引导者,各个贵族家族来的压力我担者你们别管,唐维斯亚家大业大还不至于有了个家主就毁了,要是自愿出卖自己肉体保全家族的自己出门右拐,喜欢人类还是别人种族就给我去拐回来,喜欢哪个雄虫就去追,贫民还是当今王子追到了就是你的我会祝福你们,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唐维斯亚家也养的起,嫁出去还被赶回来的就回来,我也不会感到蒙羞。”
  一大群雌虫,面对他一个外来着接手这个家族毫无异议,甚至为不会被卖掉松了口气,听到上面一大串反应是又惊又喜……这还是大贵族。
  ……这是个怎样的社会?
  “要是能把虫拐回来的,下一任家主就是你的孩子,”赛维诺拉最后做总结,“我不需要任何家族,我的孩子也不需要。”
  他是皇族,如今的皇室都因为他和他哥才能做骄傲的皇祖,他不需要别的家族或者贵族的名号。
  在未来家主在的情况下,一群雌虫炸开了锅。也许是唯我独尊惯了的性格是他们不解吧,总而言之他们是他当前的家人,他就不会让他们吃亏。
  至于原本的身份……等唐维斯亚有了继承人再恢复也不迟。
  “现在,散会,带我去看看家主。”他收起费迪里格的身份证明带在身上,赛维诺拉的被他随手锁了起来。
  “那个……先生……”身后传来紧张的声音,“我可以响应帝国的号召招个人类男性入赘进来吗?”
  这本来是他想到的,能护着点家族,不用嫁出去,不用被卖掉的最好方法,如今对方一来反而成了多此一举。
  “你自愿的就没什么问题,”赛维诺拉点点头,“我听说和人类联姻的名单已经定了,你报名了?”
  虽然没几只虫报名,大多还都是离经叛道的雌子。
  “是的。”年龄不大的雌虫点了点头。
  十几年前虫族才发现人类与虫族没有特别强的生殖隔离,雌虫与人类男性也能诞下后代,甚至能生下雄子,除了天赋稍微差一点,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因此一些不满意家族安排的雌虫,没有雄子的家族经常偷渡到地球去抢几个男性回来,在人类与虫族合作之后,这种行为变成了由皇室组织的,人类自愿来到虫族的大型相亲活动,对雌虫没有任何要求。
  “你愿意就行,我记得这个差事还没有虫接下来,我去负责接待那群人类好了,你不喜欢我给你换人,”接待男性的必须是雄虫,那群自傲的雄虫不愿意接待当种马过来的人类男性,这份差事还没有人领,“正好在成为家主之前给我自己找点事做。”
  一群雌虫对他的话没什么异议,可能还是因为陌生的原因。
  十天后,赛维诺拉接待了这十几名人类男性,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再强调了“相亲”的时间后,就这么在一栋临时安排的别墅内解散。
  突然,一种熟悉的,血脉相连的感觉,从这个全是人类的别墅中传来。
  赛维诺拉皱起眉,看向感觉引导的方向。
  那是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人类,不起眼的棕发棕眼透着温暖的气息,人畜无害的清秀外貌,却令超直感疯狂指向这个普通的人类。
  沢田纲吉,二十四岁……这也太娃娃脸了……不仅是长相,身形身高都……
  有什么一闪而过,快到根本抓不住。
  身为未婚的雄虫,赛维诺拉自然不能住到雌虫所在的别墅那里去,况且即使报名的雌虫很少,也远远多于前来的人类。因此,他住在人类这边。
  他干脆地把自己最好的房间撇下给了临时安排的雄虫属下,住进了那位明明没有见过却越看越亲切熟悉的沢田纲吉的房间。
  理由是工作人员的房间不够了,他把房间让给了有些不舒服的手下。
  沢田纲吉好心地收留了体恤属下的负责人,看着对方异常熟练地铺好地铺表示不跟他抢床,以疾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坐在地铺上玩虫族专配的手机,有些愕然。
  谁之前跟他说的,雄虫都是小公举,娇贵娇蛮脆弱挨不得来着?
  可能这只是个例外,当他是人类男性一样对待好了。
  这么想着,沢田纲吉放下功能全摸熟了的,注册完个人信息的虫族标配新手机,准备去洗澡。
  “费迪里格先生,帮我拿下毛巾好吗?”关于洗澡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你带了睡衣没带毛巾。
  “哦,我看看消毒柜。”赛维诺拉答应了一声,“还有敬语什么的免了,我跟你同岁。”
  只不过他看着显老,对方看着显小。
  “好的,费迪里格。”沢田纲吉有些轻快的声音传来。
  赛维诺拉随意地拉开了磨砂的玻璃门,随后愣了一下。
  不出所料的是,对方是全赤裸的样子。
  不可思议的是,对方发胸口,暗金色的纹路,正在流动。
  那是绝对是,皇族的虫纹。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