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SVDS]星河(一)

☆虫族paro 强强

☆含有二代x初雾(SVDS)——Sivnora•Vongala X Demon•Spade
和初空云

☆all里面包括除蓝波了平以外的守护者,R,和100

  “当日的酒店值班记载的,并没有钥匙丢失。”有些僵硬地汇报着,“次日的值班上班时,才写了万能钥匙失去了一把。”
  “当日的值班呢?”赛维诺拉沉声问道,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个银发碧眼的雌虫,此时的雌虫明显在爆发边缘。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仅仅在人类男性与雌虫的相亲大会上,沢田纲吉就看中了一位对他一见钟情的雌虫,就是赛维诺拉旁边坐着的,名为狱寺隼人的雌虫。
  在沢田纲吉被赛维诺拉发现雄虫皇室的身份之后,对方被他领到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
  确定身份为未觉醒雄虫,与赛维诺拉是旁系血亲关系——意思就是,沢田纲吉是赛维诺拉哥哥的后人。
  于是赛维诺拉就和沢田纲吉签订了抚养协议,沢田纲吉就由送来的人类,变成了一名尊贵的雄子,住进了赛维诺拉暂时居住的地方。
  在征求了当事人双方及其家族的同意之后,狱寺隼人被当做沢田纲吉的引导人留在了唐维斯亚家,准备引导沢田纲吉觉醒成年。
  过了几天,相亲大会成功要举办宴会,作为找到了S级天赋的雄子并且成为了其监护人的负责人赛维诺拉自然要参加,不少虫族选择在那里过夜,赛维诺拉自然被安排了房间住宿。
  身为流言正中央的沢田纲吉也被带上了,作为虫族他未成年,作为人类他早就满了十八岁。
  没人找他敬酒,不代表他不好奇虫族的酒。没过多久赛维诺拉就找到了和喝醉了的未成年雄虫一只,一脸黑线地把房卡给他,叫侍者带他去休息。
  等沢田纲吉洗完澡清醒过来宴会已经到了尾声,赛维诺拉带着沢田纲吉回家,全程都没有进过给他安排的房间。
  结果第二天早上,在他那个房间里发现了一只已经被享用过了的雌虫!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沢田纲吉和赛维诺拉吐槽一致:“‘享用过’是个什么鬼?”
  第二天沢田纲吉就直接觉醒了,略过了引导者。
  当时的赛维诺拉心很大,毕竟他就没有引导者成年的。
  去医院检查了天赋等级,小雄虫成功地由S级变成了SS级,由少年变成了青年。然而……显示,沢田纲吉已经有了引导人。
  引导人自然是引导各方面的成年,包括性•功•能完全成年。
  狱寺当场就炸了。
  赛维诺拉这时才把注意力转到了被外界讹传为“勾引唐维斯亚”的雌虫身上,他调查当时的完整事件,沢田纲吉去找那个雌虫的行踪。
  毕竟那之后,那个雌虫就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凭控消失了。
  “当日的值班第二天就请假回家了,追查到他的家乡并没有找到他,”属下战战兢兢地承受狱寺的杀气,“账目上多了一笔钱,来源不明。”
  “直接用我的权限,查那个值班三个月以内的行踪和钱的来源,以及……云雀恭弥的下落。”提到这个人,赛维诺拉只感觉到狱寺的原本就有的杀气瞬间暴涨,一边的雌虫手下都有点承受不住。
  赛维诺拉倒是觉得小意思,只不过不管沢田纲吉也好狱寺隼人也好加上云雀恭弥也好……长得都像他的几个故人。
  沢田纲吉找云雀恭弥是为了搞清楚那天他没有记忆的一段是不是与云雀恭弥,赛维诺拉找云雀恭弥是为了背后的真相。
  “确实……云雀那家伙不太可能为了地位之类的爬上您的床……”狱寺隼人表情很差,他倒是认识对方,即使对对方满怀杀意,也改变不了他对对方的了解,“他本身就很强,以十代目和您当前公开的身份,他根本不会在意。”
  追云雀恭弥的雄虫遍布虫族几个国家,比他们表面上地位高的有钱的相当之多,云雀恭弥见一个打一个。
  即使得罪的人越来越多,追求者也越来越多,如今“云雀恭弥爬上了唐维斯亚的床”的诡异流言一出,喜欢他的,厌恶他的,都开始咒骂他。
  在沢田纲吉确定那次的对象是云雀恭弥之前,他都得背负这样的骂名。
  对于这种事,最急的就是沢田纲吉,因此他在赛维诺拉的最强权限找到人之前就找到了云雀恭弥。
  然后,被对方揍了一顿。
  起过程悲壮而又惨烈,事情的结果就是狱寺隼人黑着一张脸,去别的星系的一颗荒芜的星球上把鼻青脸肿,都多处骨折的两人带了回来。
  带回来交给医院之后,狱寺隼人转身看向赛维诺拉,一双眼睛闪闪发光:“十代目身上的伤居然轻一些!这可是那个云雀!一般的雌虫都无法打败的云雀!十代目居然赢了!”
  赛维诺拉:云雀恭弥……很强?
  对于远古时期的虫族战士来说,现在的小孩子完全不够看,不过他也打不破狱寺那“十代目完美无缺”的诡异滤镜,因而他只是看着两人凄惨的外伤,和根本没伤到的内脏感叹,这两个手下留情的家伙。
  没错,沢田纲吉与云雀恭弥,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各自留手了。比如云雀恭弥肋骨断了两根,一般肋骨断了都会伤到里面的内脏,而他的所有内脏都完好无损。
  雌虫的恢复速度要远远快于雄虫,也许沢田纲吉在人类中恢复速度堪称迅猛,他的伤也比云雀恭弥轻上一些,依旧是云雀先恢复意识。
  “即使动用您的权限,也只能查到钱来自敌国皇室……敌国皇室的核心成员名单已经放到您的桌上了。”
  “那个值班不可能与他国有接触,”应该是唐维斯亚的家主的声音,“肯定在我国也有人,继续查。”
  ……雄虫也不全是笨蛋。
  “狱寺,我想想,你看看有没有这样一个人……”男人的声音很平稳,沉吟着说着什么,“与云雀认识但关系不太好,存在着竞争关系,能让他一瞬间防备或者强到有方法短时间制服他,在我国地位不低或者手段不凡能接触到外国皇室……再者……能停过非科技手段,精神力之类的,直接联系上其他虫子的精神的……雌虫。”
  雌虫比起雄虫更适合格斗与近身战,雄虫更适合精神力操控战斗,而精神力发达又适合近身战斗的雌虫……说实话他只认识一个。
  然而,他想的虫并没有胆子来黑他。
  不过,很像那家伙的虫一定也存在着。
  “六道骸……”沉默着,狱寺给出这个名字。
  而随着这个名字被说出,原本云雀身上就开始躁动的气息瞬间沸腾,杀气伴随着还没恢复的源能在整间病房直接爆炸。
  狱寺白着脸哼了一声:“看来您说对了。”
  战战兢兢的雌虫几乎爬着进来哆哆嗦嗦地说明,您和您弟弟沢田纲吉不能在这样危险的病房休息,我们会给他搬离这间病房……
  “不需要,”而赛维诺拉不为所动,“要是他真这么危险,早就找到阴他的人了,还能在这里放冷气?”
  这哪是冷气,完全就是要置虫于死地的杀气!虽然不理解雄虫为何完全没有影响,但医生坚决要给沢田纲吉更换病房,不能与这么危险的雌虫共处一室。
  但赛维诺拉话音一落,杀气就这么渐渐消了下去。赛维诺拉理所当然地说道:“其中一位病人已经醒了,不给他看看吗?”
  能看什么?极速恢复的伤势?医生很不解地走上前去,经历了病人相当强烈地挣扎,赛维诺拉默默上前把人制服,检查结果也不出来了。
  ——居然恢复了七七八八。
  “啧,雌虫。”对于这种恢复力,赛维诺拉表示相当羡慕嫉妒恨。
  医生更加不解了,居然嫉妒雌虫的恢复力——如今什么社会了,会让他这么尊贵的雄虫受伤吗?
  病床上的云雀倒是露出了挑衅的笑意,不知为何他就是理解赛维诺拉嫉妒什么,然而一只雄虫想恢复速度与雌虫相比……别想了,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赛维诺拉嘴角一抽,要是那位云雀恭弥像的虫在他面前躺着还这么挑衅他,他早一巴掌拍过去了。
  嫂子怎么了?嫂子就不能揍了?
  把阿诺德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甩出脑海,赛维诺拉对上沢田纲吉初醒还有些迷蒙而又痛苦的眼眸。
  “确定了?”他问。
  沢田纲吉小心地点点头,幸运的是并没有扯到伤口。
  一边的云雀冷哼一声,声音相当不屑,但原本挣扎着准备起来的动作也随之一滞,整个人躺了回去。
  “都醒了我说个事,”赛维诺拉在随身的文件里找了找,拿出一份资料,“云雀是在被丢到我的房间之后,空气里蔓延的催情剂下强行发情的……而这个叫什么什么的催情剂,对雄虫也有效果,甚至能诱导未成年雄虫那方面的觉醒……”
  “毫无疑问,这样对待一只雄虫是违法的。”狱寺接话。
  “与酒精结合自然能保记忆缺失,”赛维诺拉说道,“加上床头柜上又一杯助兴的药……这个没喝过的虫更没有抵抗力。”
  “要是喝下那杯药的是十代目,在雄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雄虫喝那种药物,也是违法的。”狱寺义正言辞。
  赛维诺拉默默撇了撇嘴。
  与烈酒混合生效的迷香,加上看似简单能清醒实则能助兴的药物……这剧情怎么那么眼熟……
  当年他中招的时候没有这条法律还真是可惜。
—tbc—

提一下,这篇27是初空云的孩子,中间没有那么多代。
这里的Siv完全就是把27当儿子再养……
这里说一下赛维诺拉就是费迪里格,以赛维诺拉称呼表示没有转世,费迪里格是转世之后的名字。
冷cp爱好者瑟瑟发抖。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