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SVDS】星河(五)

☆虫族paro 强强

☆含有二代x初雾(SVDS)——Sivnora•Vongala X Demon•Spade
和初空云

☆all里面包括除蓝波了平以外的守护者,R,和100









  隔壁国家战火响起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国家的重视,习惯和平的人在聊着被推至风口浪尖的八卦,直到隔壁国家请求联合的消息传来,带着把他们皇位的继承者和小皇子送来保护的请求。在皇子XANXUS表示拒绝接待的情况下,与那位继承者年龄相近的,已经独当一面的贵族只有唐维丝亚家主。因此,由赛维诺拉接见的两位雄虫和据说是继承人的雌侍的雌虫三位客人。
  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雄虫,一位他十岁的,还是个孩子的幼小雄虫。两位雄子在唐维丝亚家专门安排的别墅住下,就在赛维诺拉的房子旁边。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伺候,”小一点的在自己哥哥的雌侍的帮助下,把自己的东西搬进房间,向赛维诺拉露出有些抱歉的,大大的笑容,“除了吃饭可能需要帮助以外,我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赛维诺拉看了一眼正在被自己的雌侍喂糖的他哥。
  小小的雄虫笑容变得无奈起来,大的那只反而露出毫不介意的笑容,顺便还对赛维诺拉抛了个媚眼。
  由于快到晚饭时间,赛维诺拉和小的那只约好——大的那只看起来真的不靠谱,收拾好之后的晚饭时间由赛维诺拉请客做东,随后再一起欣赏这边的夜景顺便熟悉这边的建筑与街道。
  “大的那只也就是继承人叫白兰,小的那只叫尤尼,说是白兰在跟他的雌侍闹别扭不希望我们这边带雌虫……”赛维诺拉对沢田纲吉交代道,“还在学龄,所以这边的安排还要上他们上学,大的那只就要你帮忙熟悉校园之类的引导了,所以晚上的请客我要带上你一起去。”
  电话那头沢田纲吉应下,一边狱寺也情绪高涨表示要给他的十代目挑衣服,赛维诺拉随手挂掉电话。
  “Nufufu,在想什么?”脖颈被环住,戴蒙在赛维诺拉耳边低沉着声音问道。幻术师对情绪敏感许多,他能感觉到对方心中竟然有些凝重。
  “不是什么大问题,”赛维诺拉看向两位客人住所的方向,“白兰有点问题。”
  “Nufufu……”已经是在耳畔呼气这种调戏行为了,戴蒙眼中深邃却泛着诡谲的光芒,“白兰•杰索吗……我倒是了解不少,想知道的话……”
  “晚上再说。”赛维诺拉不为所动。
  “……”扒在身上的整个人僵硬了一下,随后扫兴地放开手,“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解风情。”
  白兰•杰索,少有的表示支持一雄一雌的雄虫,很看不惯娇生惯养还虐待雌虫的雄虫,对雄虫非常严厉。在他借着自己身份和才学的宣扬下,不少雄虫也开始善待自己的伴侣,跟随他的脚步。赛维诺拉随手翻了一下雄虫论坛,也有不少雄虫发出了诸如“白兰别想污染我的思想”的诡异宣言。
  “一雄一雌?善待雌虫?对雄虫严厉?”随后他挑眉,饶有兴味地问道,“我怎么看他宠他弟弟宠得跟什么似的,对雌侍还很冷淡?”
  相处模式再腻歪也没用,气味是做不了假的。雌虫本能喜欢沾满雄虫的气味,证明自己受到雄主的宠爱有多深,隔壁沢田纲吉家的雌虫基本上浑身上下全是雄虫的味道。而那个更像是自带下人的雌虫,身上的气味干干净净,似乎根本就没被雄虫碰过。
  “Nufufu,那就很有意思了呢……”戴蒙眼中也露出了饶有兴趣的光彩,“不带雌虫去吃饭也是他提出来的?”
  赛维诺拉点点头。
  “那还真是可惜呢……”
  十有八九这只死冬菇要暗中跟着去,赛维诺拉听着这诡异的口吻,不想理他。若是被小孩子发现他的存在,那就是他菜。
  事实证明,flag不能乱立。
  “那个,不好意思,沢田先生带了雌虫来吗?”由于对外公开的,只有沢田纲吉有雌侍,尤尼有些抱歉地开口问道,“如果是的,可以请他出来吗?”
  “嗯?幻术师?”明显知道点什么的白兰勾起笑容,“是骸君吗?”
  赛维诺拉有些惊讶地望向沢田纲吉,决定装傻到底。
  “骸,出来吧,”沢田纲吉无奈地说道,顺便微微欠身道歉,“就说你瞒不住的……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kufufu,好久不见了,白兰。”虚无缥缈的雾决定嘴硬到底,“为什么我就非出来不可呢,你们雄虫的聚会,跟我有什么关系?”
  “呃……”沢田纲吉想了想,“那就,你看着我们吃?”
  赛维诺拉看了一眼瞬间出现坐在沢田纲吉另一侧的六道骸,又看了一眼隔壁一桌已经吃上饭的,装成雄虫被献殷勤的戴蒙,深刻地感受到了前辈与后辈之间差的不是技术,是段位。
  “没关系的,该道歉的是提出任性要求的使我们才对。”尤尼话音未落,一边的白兰已经开始煽风点火了,“哎呀骸君,最近和云雀君怎么样~”
  “kufufu……”还没等六道骸糊弄过去,白兰接着转向沢田纲吉:“纲吉君,让骸君和云雀君在一起好好相处,很艰难吧~”
  “啊,不,没有……”沢田纲吉露出头疼的神情,“他们两个关系差到邻国的您都知道了吗?”
  “好过分呀纲吉君~难得我用这么亲密的称呼叫你~居然对我用敬语QAQ”白兰噘着嘴责怪着,一边赛维诺拉和尤尼已经联手点完了菜,将菜单交给服务员。
  赛维诺拉瞪了一眼顺手摸了摸尤尼手的雌虫服务员,得到了对方相当恰到好处的笑容,皱了皱眉。
  只安排了不要让单身雌虫客人接近这边,没安排单身雌虫服务员接近这边,他们还是疏忽了。
  “抱歉,那,白兰,还有尤尼,”沢田纲吉露出微笑,“请多多指教了。”
  夜晚,华灯初上。
  专门坐着游船看夜景的,基本上都是带着雄虫幼崽或者带着雌虫伴侣的或者单身的,很闲的雄虫,和为了偶遇这些雄虫的,单身的雌虫。他们一行四只雄虫一只雌虫走在一起免不了被多看了几眼,倒也没有谁来搭讪。
  “这边是科研院,这边是天文馆……”沢田纲吉的介绍声慢慢传来,虽然有些惊异沢田纲吉与白兰熟悉的速度过快,赛维诺拉还是迫切地想回到那边去。
  上厕所一路上就拒绝了两三只雌虫的搭讪,还能不能好了?!赛维诺拉看见前面又有一只雌虫拦住自己的去路,口气也坏了起来。
  “你挡路了……啊。”面前的雌虫,是自己家的那只。
  “怎么做到的?”赛维诺拉和戴蒙并肩站在灯光下,拉过对方的胳膊,手抚上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虫纹的皮肤,没有感觉到任何幻术波动,却能感觉到虫纹的存在。
  虫纹是虫族力量的象征,雄虫的一般看不出来,只有情绪有些激动的时候才会显露在胸口的位置,就算显露出来一般也看不见。雌虫和亚雌就很明显了,他们的虫纹中全是核能,全身都绘着瑰丽的纹路,而雌虫的虫纹要比亚雌多很多。即使如此,一只亚雌露出的皮肤部分也能看到虫纹。虫纹破损意味着生命减少,虫纹消失意味着虫族死亡。同样,虫纹无法用幻术掩盖,不然装雄虫的雌虫就多了。
  “Nufufu,一点小手段而已,”靛蓝的虫纹重新显露出来,赛维诺拉眯起了眼——在他的感应中对方胳膊的虫纹没有丝毫变化,雌虫趴在他肩头低低地笑了起来,“我只是取消了核能的‘颜色’,如果这也能产生幻术感觉,倒不如真轮回一次看看。”
  “前一段时间科学院接受的案例,”赛维诺拉想起了戴蒙灵感的来源,偏头侧向对方,其他虫看来就像是在亲吻一样,“先天虫纹变异……你(又)利用了六道骸啊。”
  先天虫纹变异是指虫纹无法显现出颜色,而只能显示与皮肤相同的颜色。这种异变算先天不足的一部分,瞒住精神力匮乏的雌虫没什么问题,瞒住天生对雌虫感应很强,精神力天赋又极高的雄虫是不可能的,正如戴蒙没有露出虫纹,赛维诺拉在没看清对方的情况下就能知道拦住自己的是只雌虫。
  利用隐藏在幻术中的六道骸,使对面两只雄虫的精神注意在幻术中的六道骸身上,而不在他们附近的桌子上,等视觉麻木了精神,雄虫自然会选择相信眼睛所见到的。
  “Nufufu,那小鬼还是太嫩了……”戴蒙这么说着,干脆直接凑了上来,让外人的错觉变成真相。
  回到几人中间,果不其然获得了暧昧的目光,白兰更是意味深长:“哟~费迪君,进展不错呢~”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赛维诺拉一贯的应对是瞪一眼揍一下或者无视。不同的是,这次,他勾起了嘴角。
  “——彼此彼此。”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