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番外 共鸣(上)

时间线在世界重启之前 正式剧情开始两年前
上篇大概是熊孩子们的黑历史吧

  “我说贝尔,这里真的能见到被零地点突破冰封的人吗?”
  黝黑而又狭长的通道里,两个连少年都算不上的孩童一前一后地走着,为首的孩子手上端着原始的蜡烛的小碟子,烛光照在他金色的头发此时显得有些黯淡,他的眼中却被映得火光闪烁,亮到厚重的刘海都无法挡住。
  “嘻嘻嘻,你是在质疑王子吗?”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金发的孩童口气带着皇族与生俱来的优雅,却只能给人懒散的感觉,“王子说有就有。”
  贝尔戈菲尔,十三岁,巴利安的天才,听闻身后的家伙的毕业论文备选题材之一是关于死气之火与初代首领成名技零地点突破之后,便起了带他到这里来的心思。托里面关着的人的福,他们现在还不敢随意大闹一番,但遇到这种事还是忍不住找人来看看。
  “关押在彭格列内部监狱的人,加上被零地点突破长时间冰封,应该是首领亲自关押的重刑犯,”后面的孩童有些无奈地问道,“要是出了事情你要怎么负责?”
  Luce唐维丝亚,十二岁,黑手党学院小学部成绩中游的学生,如上文所说,由于自己会使用死气之火而将其作为毕业论文的备选方案之一,因六年前才8被唐维丝亚长老收养不久还在学习语言习惯社会,并不知道摇篮事件的发生。
  “嘻嘻嘻,才不负责呢!”利用对方的贝尔戈菲尔满脸写着我很卑鄙,“告诉你,我带你去见的是我们巴利安的boss。”
  “不会吧?斯库瓦罗被冻住了?”Luce很惊讶地问道。
  “……切,那种家伙才不是王子的BOSS,”贝尔戈菲尔满脸不屑,“王子的BOSS是未来的十代首领!”
  “那就先恭喜你了……等等?”Luce才反应过来,“未来的首领被现在的首领冻住了?”
  这是什么优秀操作?!
  “嘻嘻嘻,这只能说明王子选择的BOSS过于优秀,连首领都惧怕他。”
  “……能冻住为什么会惧怕?”
  “……啰嗦,闭嘴,快走。”
  两个孩子再没说话。他们略过一个个能看见里面的牢房,阴暗的,潮湿的空气与负面的情绪扑面而来,逐渐有将人压垮的趋势。面对两个衣衫干净面容清秀的孩子,恶意的视线向他们压去——黑手党没有孩子,更何况他们都能算得上是少年了。
  被看得不耐烦了,贝尔戈菲尔手指一动,一排飞刀就这么钉在了其中气息最强的人的颈旁,擦出血痕。
  “嘻嘻嘻嘻嘻嘻……”于是整个牢房都是诡异的笑声了。
  围观的人面露惧色,低下了头,贝尔戈菲尔才放过他,继续向前走去。无视那些眼神的Luce叹了一口气,耸耸肩继续跟着。总之是上了贼船,起码让他看一眼冰疙瘩跟平常见到底有什么不同吧。
  两人走到最里面的独立牢房,即使彭格列的牢房算是干净整洁的,也没有人喜欢牢房的沉重压抑感,就在Luce都忍不住皱起眉的时候,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
  “到了。”说这句话的贝尔戈菲尔声音都变得郑重。
  Luce停下来,略过小伙伴的头顶去看比他们高一截的少年。
  黑发的人在惊怒的表情中凝结。眼中的惊惧使猩红的瞳孔紧缩,手心朝上就像现在还燃着火炎一样,在思维都冻结的冰封中保留着少年的样子。
  离怒目瞪着的地方最近的身体周围的冰最为密集,向从那个地方开始扩散的一样。Luce知道,曾经的九代首领站在那个位置。
  “这个冰……就是死气之炎的另一种……跟我平常使用的那种是相反的形态……”十二岁的词汇量实在匮乏,Luce想了半天,最后干脆拿出小盒子,咽下死气丸,澄澈的大空之炎从眉心窜出,黑眸中染上瑰丽的焰色。
  那一瞬间,贝尔戈菲尔晃神了一瞬。
  学校里Luce的追求者其实很多,东方人清秀的长相温和的气质,肯与人结交的有礼态度,较高但是不危险的地位……
  以及,非彭格列血脉的彭格列首领才有的死气火炎使用能力。
  学校里的格斗课实战课加上内斗,在他们的眼里都是小打小闹,Luce也没用过死气之火,直到那次修学旅行去梵蒂冈,信神者对抛弃神明的黑手党举起了枪。带队的老师中弹倒下,Luce点燃了眉心的火炎。
  多少同学,在这净化人心的眼眸中,对这人一见钟情?他并不知道,当时他与Luce不在一个队伍中。
  如今看来,这双眼睛倒是名不虚传。
  转念之间,贝尔戈菲尔就看见Luce已经把巴掌大的火炎缩小到指尖的大小,然后……
  对着一大块冰,轻轻地戳了上去。
  戳了上去……
  了上去……
  去……
  贝尔:???
  “喂!”等他反应过来提醒他的小伙伴不要手欠的时候,对方指尖的火炎已经扩散到了整块冰上,“Luce你……”
  ……不对,不是Luce干的。
  一点点火炎只是刚碰上去的程度,冰块就像有感应一样,自己慢慢化成了同样的死气之火。
  Luce早就惊慌地收回了手,眼睛都吓得变回了黑色,他看着里面渐渐显露的身影,一脸懵逼。
  贝尔戈菲尔也是一脸懵逼,那一瞬间他们就来不及阻止……
  “——BOSS,别乱动!”
  这一天足矣成为年仅十三岁的贝尔王子大人的黑历史。那个一贯懒洋洋却面对鲜血兴奋的天才,在自家BOSS解开冰封的那天,未到变声器的嗓音尖利到破了音。
  Xanxus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冰封了六年,刚被解开冰封自然想要燃烧一切,但是冻结的,完全没有恢复的肌肉与神经根本不能使他如愿。
  ——不如说,一切行动都不允许。
  只不过,无论是尊严还是执念都会控制着他下意识去进攻。
  杀了、杀了那群不配与自己相提并论的继承人!杀了那群不拥护自己的残渣!杀了欺骗自己十几年的,根本不看着自己的死老头子!
  “死老头子——”冻结的嗓子只能嘶哑地滚动,凝固的肌肉在强行暴动之下,肌理撕扯断裂开来,凝固的血液并不能流出,依旧在破裂的血管里维持着形状,僵硬的骨骼发出了冰块碎裂的声音……
  即使如此,年轻的暴君依旧执拗地站着,杀气瞬间溢满整个室内,裂开的面部表情狰狞——
  两个孩子目瞪口呆,什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Xanxus只是看见了贝尔已经显出少年身形的,模糊的身影,他旁边有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正手忙脚乱地接住自己倒下的身影……
  ——停滞的思维与神经经不起强烈的感情,为了自我保护,强行陷入昏迷。
  两个还不算少年的孩子慌乱了手脚,黑手党的孩子不会为这么恐怖的场面感到慌乱,只不过他们再傻也知道Xanxus不能随便在这里解除冰封。
  一方面,Luce以及他身后的唐维丝亚长老并不是站边Xanxus的人,没有立场带Xanxus解冻,之后的唐维丝亚立场问题可能发生巨大的改变。另一方面,擅自将罪人解除了惩罚,之后迎接Luce和贝尔戈菲尔的,可能是他们根本担负不起的代价。
  “贝、贝尔——”
  “Lu、Luce——”
  两个吓懵了的家伙异口同声,又同时闭上嘴巴,彼此的眼中映出了他们相同的青白脸色。
  “嘻嘻嘻嘻,不管了,”贝尔戈菲尔干脆地拖起他的Boss,恢复了一贯的笑容,“就像一直以来那样,交给作战队长吧。”
  “把他抬回巴利安吗?”Luce表示没有意见,甚至舒了一口气,“那贝尔你联系一下斯库瓦罗,我先给他包扎一下。”
  血流出来了就该贝尔炸了。
  “不可能——!!!,”那边巴利安真正做主的人直接开始吼了,直接穿破了那边正在包扎的Luce的耳膜,“你以为咱们这里没有人监视吗?!!!”
  有监视的话你早就暴露了。Luce手顿了一下,继续包扎。
  “给我把手机给Luce那个臭小子!!!”
  “嘻嘻嘻……”
  Luce将手机夹在颈窝,继续手上的包扎,一边斯库瓦罗的声音变得低沉,音量也小到他的极限:“给我听好了臭小子,这件事也有你一份,你给我把混账boss藏起来,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喂混蛋!”对面音量瞬间穿破耳膜,“贝尔那小子居然想避开监视去那种地方!给老子把他拉住!没成年以前哪里都不准去!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Luce的绷带都吓掉了,干巴巴地回答。
  还有,“那种地方”是什么地方啊喂!他才十二岁没满啊?!
  “嘻嘻嘻……那个混蛋长毛队长,看王子切碎他。”贝尔戈菲尔脸色一阵扭曲。
  问了费迪里格能藏人的地方,离这边其实不远。两个孩子七手八脚地在书包里翻出组队去买的野餐布,准备裹着当尸体混出去。
  顺便,还有让外面关押的犯人闭嘴。
  运送过程中,恢复正常的血液从伤口中渗出来,染红了绷带。Luce早准备好似的,一手刀敲晕了贝尔戈菲尔,随后陷入了两难境地,毕竟他力气再大也只有十二岁,就算真的能搬动两个人,他的手也不够。
  那一瞬间,他直觉性地看向身后,卡彭长老的儿子奥尔维恩正瞠目结舌地看他。
  “奥尔!”他瞬间以最快的速度扑了上去,眼泪都要飚出来了,“拜托了!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
  一生一次的请求是假的,一生一次“奥尔”的昵称倒是真的。
  卡彭长老与唐维丝亚长老的关系很差,两个人一个是鹰派一个是中立,他们的后代关系也颇为冷淡,面对Luce热情到暴风哭泣的阵仗,奥尔维恩还真承受不住。
  一时间,自己支持的人实际上被冻住了,还被Luce一不小心解冻了他们还要把人藏起来的事情就被他知道了个彻底。奥尔维恩其实不想支持Xanxus,然而父亲坚定地站在了这边,这件事上,Luce拉他成为共犯其实也没错。他既不会告诉父亲让对方激动,也不会告诉九代首领你儿子被偷了。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这只是个开始。这之后的十几年,他都将在Luce“一生一次”的请求中无法摆脱了。
  “哦对了,巴利安的BOSS叫什么来着?”Luce问道。
  “等他醒了,你亲自问他如何?”
  唐维丝亚长老空前愤怒,毕竟Luce此举相当于代表他站边Xanxus,一边费迪里格倒是很坦然:“我不想支持沢田纲吉,将来也不能永远中立。”
  毕竟现在那位“沢田纲吉”夺走了Luce的一切。
  “那不能等我死了再折腾吗?还把九代首领的儿子偷了出来?!还把摇篮事件的罪人救了出来?!”相当健康还能大吼大叫的老人喊道。
  “没事,保证这事知情人都会保密,”费迪里格敷衍似的挥了挥手,“彭格列的专属监狱是屏蔽信号的,这两个能打电话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起码九代首领此时已经知情了,还取消了信号屏蔽。
  一个只是小孩子想获得家长的视线不想被欺骗,一个家长心虚假装看不见有所亏欠的孩子,实际上比谁都关心他,横竖都是父子之前闹点小矛盾牵扯到彭格列了而已。六年前他都没当回事,六年后的今天他也就是给了栋私人别墅而已。
  看来这位首领自己也很希望儿子被放出来嘛,有这位首领亲自压下消息,他需要关心什么?
  “不过,赞同所谓的‘二代思想’,自认为得到‘二代真正的传承’的Xanxus想获得我的支持……”他啧笑一声,“他想都不要想。”
—tbc—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