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番外 共鸣(中)

世界线重启之前的回忆杀
大家的黑历史集
本番外中,Luce•唐维斯亚=真正的27
                   沢田纲吉=穿成27的林珏
不影响正文食用





  “喂混蛋BOSS!我把戒指给你带来了!”斯库瓦罗一脚踹开费迪里格别墅的大门,嗓门穿透房顶。
  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明九代首领已经公开表明过Xanxus的存在,Xanxus就是喜欢住在这里。
  “你求婚呢。”费迪里格在一边翻了个白眼,在Xanxus发作之前,装着抢来的半指环的盒子就被这么凶狠地砸了过来,被他一把接住,打开盒子,只看了一眼,“假货。”
  他盖上盖子随手向上一抛,盒子落向一边刚睡醒的Xanxus,对方看也不看,愤怒之炎在空中炸开,高级的盒子和精心的仿造物就连灰尘都没有剩下。
  斯库瓦罗被这里俩随便否认别人劳动成果的混蛋气炸:“你们两个混蛋!!!”
  “去日本。”Xanxus干脆起身,懒洋洋地瞥了一眼实际上正在忙着电脑上的操作的费迪里格,“杀了沢田纲吉。”
  “Xanxus,要走了吗?”门口站着背着书包的,放学回来的Luce。
  “怎么?你也想去?”Xanxus抬眼,反问。
  “不,我是说……”Luce根本不想出现在沢田纲吉面前,“要打起来的话,记得直播。”
  本来是强取豪夺再灭口就能解决的问题,巴利安也十分顺手,但Luce的意思却是,要进行指环争夺战。两年的相处让Xanxus不敢小看对方的直觉,眼神微凝随后准备走出去。却在最后一瞬间回了头。
  “喂,费迪里格。”不好好喊名字喊垃圾就一定会被揍,这几年Xanxus已经习惯。
  “啊?”黑发碧眸的少年的视线依旧在电脑屏幕上,安静到不符合他的性格。
  “彭格列指环,的确很适合求婚。”冷笑一声,Xanxus根本没有看Luce一眼,转身就走半点留恋都没有,却成功地让费迪里格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什么嘛,Xanxus有恋人了?”Luce凑过来,看见了对方电脑上的,关于Xanxus的,爆炸一般的彭格列论坛,以及中立党费迪里格的那长长的禁言列表。
  “没有,暗恋中,”费迪里格对一个恶意辱骂的账号禁言,一边回答道,“然而他只是想噎死我而已,他比我看重彭格列指环多了。”
  “Xanxus喜欢的……是我认识的人吗?”Luce猜测道,“这两年他见到的人基本上我都认识……要么就是他以前认识的……”
  自己认识自己吗?这种问题容易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还是不要回答对方为妙。费迪里格回答他默认一样的话语:“他以前才多大?”
  虽然这么说,但如今的Luce也才十四岁而已。费迪里格两年前就发现了Xanxus的心思。
  当时刚认识不久Luce对Xanxus还用的敬称,毕竟年龄相差了十岁,Xanxus已经是很强大的暗杀部队首领,而Luce只是一个成绩永远在及格边缘的孩子而已。Luce把对方当前辈甚至长辈来看一点也不过分。
  结果Xanxus眼睛一瞪:“啊?你小子在喊谁?”
  “Xanxus……先生?”
  “给老子把‘先生’去掉!你这个垃圾!”还没有恢复的少年嗓音哑到听起来很难受,但是气势一点也不少,“老头子跟家光之间都不用敬称,你跟家光的儿子一样大,喊老子‘先生’是在看不起我吗?!”
  “……但是,爷爷和九代首领也是同辈啊?”为什么要绕这么远去扯辈分问题?黑手党讲什么辈分?当时的Luce满脸懵逼。
  “吵死了!”Xanxus说道,“费迪里格那个大垃圾喊我‘先生’了吗?!”
  而无故中枪的费迪里格已经在玩味地看着他了,连被喊垃圾都没在意。
  “我知道了,以后喊你Xanxus就是了。”Luce无奈。
  “现在就给老子喊!”
  “我知道了!Xanxus!”
  黑历史不忍直视。
  费迪里格永远不会承认Xanxus与自己很相似,毕竟对方疯狂他崇拜着自己迫不得已构建出来的,不真实的暴君形象,沉迷着自己用暴力与血腥建造出来的百年盛世。但是那个时候,在完全不相同的情况下,他瞬间就明白身体年龄十六实际年龄二十四心理年龄八岁的Xanxus喜欢上了他弟弟。
  黑手党十一二岁谈恋爱都不意外,可如今两年过去,有人一点进展都没有。
  这一点还真的是跟自己诡异的相似。
  当天傍晚费迪里格就收到了Xanxus的录像,由于大概是莫斯卡上随手安装的摄像头,只能拍到Xanxus的发顶,他的注意力也不在Xanxus身上。他的视线越过屏幕,与画面中的沢田纲吉相对。
  绝对没错,沢田纲吉对于事情的发展,毫无意外。
  不,也不是没有。
  死炎令拿出来的时候,Xanxus表示很惊讶却有理所当然,随后自言自语了一句“那家伙又说中了”,一边斯库瓦罗赞同似的“啊”了一声。整个巴利安倒是毫无异议,沢田纲吉倒是吓了一大跳似的,脸上的惊慌根本藏不住,随后苍白着一张脸强行镇定下来,甚至最后还向Xanxus挑衅。
  “怎么?觉得胜过一群初中生胜之不武吗?那么认输如何?”
  “你在说笑吗?垃圾!”愤怒之炎被沢田家光尽数挡下,Xanxus口气低沉而又暴虐,“初中生只要是黑手党,哪有认输的资格!”
  镜头被火炎占去,费迪里格皱起眉,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然而。这只能说明沢田纲吉很有底气而已。
  “沢田……的声音是不是有点焦急?”Luce在一边也皱着眉,“Xanxus没有说什么让他着急的话吧?”
  是的,都急到出声挑衅,逼别人露出破绽了。然而回答他的,只是爆裂的火炎。
  沢田纲吉突然打了个寒颤。他摸了摸穿着校服长袖的双臂,却只能摸到材质普通的衬衫的触感,一瞬间的心里的危机感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Xanxus的样子,不像是知道结果的心虚,只是单纯的被挑衅后的愤怒。就算他也是穿越者,要么不知道部分剧情,比如关键的结果。要么他附近的人是穿越者,只不过并没有站在Xanxus或者也不知道结果……?
  然而在寒颤之后,那股莫名的危机感就这么消散了。
  想多了,也许只是Xanxus认识的核心人员得知了九代的决定呢。
  最后,他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反正自己是“沢田纲吉”,能打过六道骸能打过Xanxus,也一定能打过白兰的……
  主角。
  虽然Xanxus第三天来并盛了,比原著四五天的速度快了很多……但是,他是主角啊。
  这么一想,什么奇奇怪怪的穿越者思想就这么随风而去了。
  然而,事有多变。
  晴战雷战,与预想一致。
  岚战,狱寺的新招数并没有开发完毕,时间还是太少了。
  然而沢田最吃惊的还是狱寺隼人在打过之后自知不敌,采取了迂回战术,最后在贝尔戈菲尔见到血液陷入兴奋的时候选择了认输。
  ——他才不跟疯子打架。
  沢田纲吉对此十分吃惊。他不吃惊战败的结果,不吃惊贝尔戈菲尔的狂暴,他吃惊狱寺隼人轻易地放弃。
  “所以跟贝尔切磋我们从来不见血……一流血就打晕他。”其实让贝尔最为疯狂的是他自己的皇族血,Luce在旁边吐槽,狱寺一开始就中大奖,这位他曾经的同学还真是不走运,“……所以沢田那么吃惊理所当然的结果干什么?”
  “为什么不继续打下去啊!我们已经损失了两枚指环了!”直播中,沢田纲吉反而向重伤的狱寺质疑。
  “我面对的是一个疯子啊……再打下去也没有结果的……”
  “我会阻止你的啊?”
  “……你到底在想什么?!”重伤的狱寺发火了,“刚开始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让我继续死磕然后你再阻止我?!是为了展示你首领的伟大吗?”
  “怎么可能!”原本的沢田纲吉说出的话那么丢脸,但如果不走剧情……他唯一的优势……
  再说,他才是唯一的主角,需要这样强调自己的地位吗?!整个世界都是为了他而存在的!
  “再说,失去两枚指环的人不正是你吗?!”狱寺的声音有些颤抖,“是你坚持让那么小的蠢牛上场的!”
  愤愤不平的两人不欢而散。
  所幸,结果并没有改变,岚戒也没有变得得到。这么想着表情略微放松的少年,没有看到山本脸上复杂的神色。
  雨战也并没有彻底脱离沢田纲吉的刻意引导与控制,有些不同的是重伤的狱寺并没有强撑着来观战,看着斯库瓦罗一把把已经胜利的山本丢出去,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异变横生。
  特地来观看的Xanxus没有嘲笑斯库瓦罗活该,直接冲进了教学楼,愤怒之炎在窗口爆炸,瞬间蔓延到整栋楼的程度。
  “下次你丫就给老子死在里面喂鱼!垃圾!”
  喊出这句话,从已经被烤焦的鲨鱼里揪出斯库瓦罗,Xansus稍微怔了一下,随后再度狠狠地把斯库瓦罗丢了出去。
  费迪里格那个大垃圾比他小十岁,凭什么教导他!
  Xanxus啧了一声。
  费迪里格给他上的第一课是,同伴比尊严重要。真正成长在人命比一切都可贵的年代,费迪里格的经历是没准备让对方理解的。他只是告诉对方“除了自己,只有同伴才能维护自己的尊严,无论你需不需要”。
  救了人还相当火大的Xanxus一出教学楼就开始撒气:“不是说胜负已定之后不会死人吗?切尔贝罗!”
  切尔贝罗要是拿他干扰比赛的说法,他就先怼上去!
  沢田纲吉愣住了。
  ——大空战没有斯库瓦罗最后出场诠释Xanxus不是九代首领亲子的事情,他要怎么表现自己名正言顺的唯一继承人身份?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