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大纲文】若我一无所有(完结篇)

正式完结撒花!






  彭格列十代首领与尼奥家族的女性首领联姻的消息不胫而走。
  费迪里格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哦”了一声,继续环游世界的旅行。
  “你就不惊讶?”电话对面的人的语气堪称气急败坏,带着点不甘心,“他就这么随便地跟一个女的走了!”
  “尼奥家族的boss我认识,”费迪里格说,“我不认为她喜欢男人,估计就是为了应付家族的压力吧。”
  “可她需要继承人!十代目也需要继承人!”一想到十代目要和一个女人至少生两个孩子,狱寺隼人就几乎狂躁了。
  他也很久没有表现出毛头小子般的冲动与暴躁了,除了他的同伴,也只有费迪里格能根本不隐藏情绪了。
  “讲道理,你又不能因为你不能生而剥夺别人生孩子的权利……虽然辛西亚那个女人绝对不想生孩子,”听对面又要炸,费迪里格赶紧接上一句,“话说你们有人得手没?”
  辛西亚就是尼奥家族的女性首领。
  “受里包恩先生的影响,十代目现在还是单身至上主义者,可是他居然……”狱寺隼人整个人有点崩溃,“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卡彭长老在这件事上起到了主要作用,”费迪里格直接找西西里的人问道了情况,“那个老东西受之前斯佩多影响太深,而且,你不能否认,纲吉现在是唯一的彭格列血脉。而辛西亚……可以说是当前女性大空最强的。”
  “虽然她不适合成为妻子,母亲,但若不是你们喜欢纲吉,我可能会赞同吧。”
  第三长老费迪里格•唐维丝亚回归西西里,当即直接邀请十代首领一起下午茶。
  “费迪的变化真大,”沢田纲吉笑着打趣,“是因为要当爸爸了吗?”
  “是因为最近太松懈了,”费迪里格笑着回答,“要说变化,当然还是你大一些。”
  他出发环游世界的时候,纲吉刚刚稳定继任之后的动乱,还处于天天抱怨忙碌的状态。
  如今黑手党的潜移默化的改革正在稳定进行着,沢田纲吉也熟练处理着繁杂的事物,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沢田纲吉给人的印象也由“少年”“小鬼”变成了“男人”。
  ——除了私生活一点破绽都没有以外。
  “费迪是专门为了我要联姻的事情回来的吗?”问及费迪里格回来的原委,沢田纲吉明显有点无奈,“果然还是太草率了吧?”
  “不,”费迪里格轻抿一口茶,“家族联姻能取得最大利益的除了尤尼以外就是辛西亚,战斗实力最强的女性大空是辛西亚,她与你又是同样的,被家族压迫必须拥有后代的立场。最重要的是,她也不会喜欢上你。”
  “听起来很不错,下一句就是‘但是’了吧。”
  “还没到呢,”费迪里格微笑,沉吟了一下道,“辛西亚不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也不会粘着你,需要你的保护,不会怎么介入你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她是与当前意大利最大的,没有任何结盟的何西亚情报屋,唯一有过合作关系的人。”
  “何西亚与辛西亚……你确定他不是我的‘情敌’吗?”何西亚的寓意,是“神的信徒”,而辛西亚的寓意,是“月光女神”,怎么看两人都有一腿。
  “我也说了,他们曾经有合作关系,”费迪里格微笑,“他们也都不是本国人,取名字的时候可能何西亚确实有不一样的目的……后来,你也看见了。”
  “四年前,何西亚方单方面违约,支付了大笔合作违约金,也是在合作终止之后,何西亚才成为里世界最大的情报屋。”沢田纲吉已经想起来了,“这两个人……是,青梅竹马?”
  毕竟何西亚横空出世以后就和尼奥家族是合作关系。
  “以前你在黑手党学院的时候,何西亚就跟我说过,他对你感官不错。”费迪里格轻笑一声,“最强的家族与最强的情报屋凭什么不能合作?”
  “终于到‘但是’了吗?”沢田纲吉点头,露出有些苦恼的笑意,“是因为‘他们’吗?”
  “你果然知道。”
  “我又不是真的木头。”
  “看来你被他们中的谁这么喊~”
  “……”沢田纲吉无话可说,决定转移这个话题,“我没办法答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大家在我眼里都是特别的存在,但是也没有他们中的谁更重要一些。”
  “你傻吗?”费迪里格问,“不能全部收下吗?”
  “噗……”良好教养的彭格列首领,一口红茶直接喷了出来。
  “里世界的人喜欢就会得到祝福,”费迪里格说,“说了只是一个人吗?”
  “……”
  “现在哪个男性首领不是一打情人,就是我那快50的爸也有十几个情人,只有几个是靠他养的,其余的都有独立空间,身份,人格与社交。”
  “……你爸还是一如既往的恐怖。”
  “重点不是我爸,”费迪里格想到了这辈子的父亲如流水一般的花钱,脸不由得黑了一下,“即使几个人分享你一个,也不代表你就是看不起他们的人。”
  “那么……大家也太多了吧?”沢田纲吉有点苦恼,“我可能没那么多时间陪着他们啊?”
  “你真当他们有时间被你陪?”都是有工作的人了,费迪里格吐槽完了又接着说,“即使如此,你既然觉得他们同样重要,一旦接受一个,其他人也会忍不住全部接受的。”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再说,即使你不喜欢他们……”无视对方反对的眼神,费迪里格继续说道,“喜欢上了其他人,你心里也是他们重要些,那还不如和他们在一起。”
  “……说的也是。”沢田纲吉有点无奈,但也很是幸福地笑了起来。
  纲吉在一家咖啡厅后面的小花园见到了尼奥家族的辛西亚,已经备好的绿茶等着同样来自东方的女子,证明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约会”了。
  “辛西亚,”他轻声开口,“我有喜欢的人了,一直以来瞒着你,我很抱歉。”
  “真遗憾,我还以为我们有一段良好的合作关系,”辛西亚愣了一下,就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方便跟我讲讲吗?啊当然不是为难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她至今还没有喜欢的人,也无法理解这种感情。
  “当然,如果能得到你的祝福的话。”沢田纲吉回忆着,从他回到日本开始。
  为了讲完与听完细水长流的温情,两个家族首领不得不浪费了整个下午的时间在私人咖啡馆的后院约会。
  辛西亚看着青年如同少年般鲜活的笑容,在阳光下柔和了眉眼。她好像懂了,又好像依旧对爱情懵懂无知。
  “我好像,错过了很多。”最后她说。
  曾经她与一个少年在一起练武,嬉闹,指点江山,似乎世界上没有什么他们在一起就做不到的事情,她固执得坚信那是友情,以为他们可以是永远。
  直到少年将她推向了她的世仇家族首领的怀抱,当时她还不知道为何她有这么大的怒气与抗拒。
  最后,世仇家族的首领离开了,少年也离开了。
  她才终于明白,何西亚,早就不是“神的信徒”了。
  青年女子的目光依旧在对面跑来悔婚的未婚夫身上,最后轻轻一笑,要来一杯新的咖啡。
  “我们是被上帝抛弃的,世界的黑暗,”她自己也没有想起来,这句话何西亚说过,“既然神明已经抛弃了我们,他所宣扬的教义,法律,道德也对我们没有作用。喜欢上不止一位还是同性也好,与一位异性恋爱也罢,都别想得到上帝的祝福——”
  “但是你会得到我的祝福。”
  女子轻轻地将杯中的绿茶喝完,执起刚上来的咖啡杯子。
  “我祝福你,能获得幸福。”
  幸福在这边,只是虚妄的幻影。只不过他们依旧在祝福的时候,执拗地希望对方获得幸福。
  辛西亚•尼奥与沢田纲吉约会的时候,泼了对方一身咖啡,两人订婚关系破裂。
  沢田纲吉回到家族的时候,感觉到家族整个气氛明快了一倍不止。随手抓一个成员询问原因,结果对方满脸感动地说首领您跟尼奥分手了就好。
  沢田纲吉:???
  晚上吃饭的时候人破天荒地来齐,沢田纲吉特意多准备了一个位置,为费迪里格准备的。
  费迪里格一进餐厅,就被各种感动/感激/故作不屑的眼神包围了,他随意地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笑道:“你们满意了?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费迪里格是搞大事的男人。他回来不仅劝沢田纲吉解除了婚约,还提出重开沢田纲吉的抗诱惑课程。
  “我不是满分吗?”沢田纲吉表示抗议。
  然而他的抗议依旧没有任何卵用。
  尤其是在他的床上出现了云雀恭弥之后。
  学长费迪到底干了什么连你都被说动了?!!!
  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空气中没有奇怪的香气,没有掺奇怪药物的饮食,床上的人没有任何束缚,就这么冷冷清清地看着自己,却令他毫无摆脱的办法。
  六天以后,费迪里格给沢田纲吉留下一个大大的零分,挥了挥手,扬长而去,深藏功与名。
  “故事的结尾,是你纲吉叔叔和他的守护者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费迪里格不是特别喜欢给孩子讲身边的人的故事,然而女儿追着问他,他也很绝望,“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呢。”
  “那,那个叫辛西亚的阿姨呢?”女孩脆生生地问道。
  “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至于曾经错过的人……她不后悔。”费迪里格微笑着回答,随后转移了话题,“马上就要见到纲吉叔叔了,做好收到一大堆礼物的准备了吗?”
  女孩子瞬间绽开笑颜。
  “——嗯。”
  门被下属打开,女孩眼睛一亮,喊了一声“纲吉叔叔”就扑了过去,而她的纲吉叔叔笑着接住她,他的同伴都在他的身边。
  费迪里格想到了沢田纲吉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在奈奈生亲手做的蛋糕前许下的愿望——
  我想不管过了十年还是二十年,大家都在一起。
  “哈哈哈哈哈,笨蛋纲,愿望说出来是不会实现的!!!”蓝波嘲笑他,被一平小声地反驳,“才不会呢。”
  一边狱寺感动到差点对天发誓我一定会让他实现的,山本在一边哈哈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了平吼着极限地要在一起,云雀表示我会跟你们一起群聚的,一面一拐子抽上口气很诡异但实际上已经要飘起来的六道骸。
  当时他在干什么来着?托着腮感叹年轻真好,还是想着抓着他的同伴也聚一次?那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的愿望,早就实现了。
  —FIN—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