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烨

主攻原创党,脑洞如黑洞。
终极剧情流,没本事写肉。
只是主角控+主攻党+剧情流,没有明确成为攻控/受控。

【27all】重合世界之重生(十二)

就是夺空……
实际上这篇是叫重合世界不叫夺空emmm
算了这不重要



  东京分部,两伙人正争吵得面红耳赤。
  “两个继承人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立场,就算是联合也应该联姻而不是直接交往啊?!”
  “还在装?一定又是Luce威胁了我们的沢田纲吉大人,看我们正统血缘的继承人年龄还小就欺骗感情!”
  “你们的沢田大人明明跟Luce大人同岁!Luce大人会为他自己的位置做这种事吗?!”
  “一定是你们沢田纲吉欺骗了我们Luce大人的感情!”
  “你们Luce才欺骗了我们沢田大人的感情!”
  “你们欺骗了我们感情!”
  “你欺骗了我感情!”
  话题逐渐吵向了奇怪的方向。费迪里格知道这时候说话一定会被针对,然而他就是要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您应该拯救/劝诫Luce大人!”两边的代表异口同声。
  “那么到底是拯救还是劝诫?”费迪里格无动于衷,“这不是你们的问题吗?”
  “好!那我们就来看看谁骗了谁的感情!”其中一人大手一拍,撑起身子,他黑进了当地警察局调取了街头的录像,并且直接把笔电放到费迪里格面前,“请您好好看看。”
  谁欺骗谁感情有那么重要?费迪里格托着脑袋看着里面的两个少年,不就是被你们烦死了。
  林珏被六道骸骚扰了一晚上,明显没有睡好。醋坛子,尤其是根本不管黑手党去死的醋坛子根本不管彭格列内部在抽什么疯,早上起来和沢田纲吉一起上学,身后还有两个“情敌”在尾随。
  他就知道,但他也只能期待这段时期快点过去,好让自己的生活快点回到正轨。
  也许是他的心声被谁听见了,下午奥尔维恩受袭击的事情就这么被发现了。
  发现奥尔维恩被袭击的正是与他合作的斯佩多。棕发少年闭着眼睛已经昏迷,身上除了刀伤还有火药的味道。
  当时的斯佩多还很愤怒——所准备的事情已经即将准备完毕,结果合作对象被来了这么一出。
  由于这两个痕迹结合起来很不得了,若不费迪里格当场拿出了狱寺和山本的不在场证明,斯佩多就直接上去怼小辈了。
  “刀就是来自那把时雨金时,而炸药的粉末我去检验了一下,也就是狱寺平常用的那些,”沢田纲吉还没有电话,费迪里格是打给林珏的,“嫁祸得太明显了,你问问纲吉,他的守护者里有谁相信了?”
  但即使沢田纲吉也不知道他的守护者们在哪里,比起他的,他更能找到原本林珏,现在似乎也是他的守护者的行踪,这日正好索尔斯克亚去“寻根”,跑到新宿去了,唯一的同学都联系不上。
  “啊,我这里没有被袭击哟,”索尔斯克亚一脚踩上准备反驳的列维亚坦,与鞋底亲密接触的脸发出了悲鸣,少年的笑容轻描淡写,确实他没有说错,他只是在对方在他附近潜伏的时候就发现了对方的杀气,从而把对方揪出来,无形剑道都没有用上,直接拿拳头暴打了一顿——反正对方也习惯了,“Luce比起问我,还是问问那些之后在并盛成为普通人的家伙吧?他们面对杀气的经验还是少些。”
  “列维你退群吧。”列维的无线电里传来了贝尔戈菲尔的鄙视,索尔斯克亚眼疾手快关上通话,拿起无线电对讲机:“总之,逼我们到两边撕起来为之,是吧?”
  “嘻嘻嘻,奥尔维恩可是装的够真,索尔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了,伤身体。”索尔斯克亚拒绝的很果断,一面问道,“你是要袭击狱寺吧?不要紧吗,对方应该是实战经验最多的,也是跟你打的最多的。”
  “嘻嘻嘻嘻,这一点,王子也一样。”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电话那头被挂断,沢田纲吉也不恼,他想着被嫁祸的是狱寺与山本,正好狱寺不在教室。
  林珏已经在打狱寺的电话了,不过,又是被单方面直接挂断了。
  顺便一提,在林珏与沢田纲吉“交往”之后,狱寺就一直拒接林珏的任何电话了。
  “我该买个自己的手机了。”沢田纲吉又些无奈,虽然说林珏正在用的手机,就是属于“Luce唐维斯亚”的,但这个号码他小时候也没用多久就换了号码,林珏在这边也换了日本的号码,早就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手机了。
  Luce的守护者都不可能轻易被煽动,除非早有仇怨借题发挥,袭击了奥尔维恩并伪装成狱寺隼和山本武袭击的之后,更需要伪装Luce这边开始了报复行动,狱寺和山本就有可能袭击并伪装成被Luce这边的守护者报复的样子。
  “这点都嫁祸都信了?我们又不是怕了你”的结果往往才是真正的开战。很熟练的沢田纲吉和一脸懵逼的林珏请了假去找狱寺。
  ——还是一起行动。
  来到彭格列日本分部看戏的费迪里格看着气炸了的两派代表人,给自己面前的杯子满上死肥宅快乐水,决定围观到底。
  两人没找到狱寺,先找到打起来的了平与威尔森,比起打架跟更像是吵架。
  “你这家伙为什么不能极限地去找陷害他们的混蛋要来打我!”
  “看你不爽啊?!”
  “哦!你这家伙身为女人还这么极限!加入拳击部吧!”
  “我又不在并盛!”
  “哦!极限的决斗!”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好不容易拉住燃烧的了平和借题发挥就是想打架的维尔森,两个晴依旧在那鸡同鸭讲。
  “那什么,你们看见狱寺了没有?”林珏看着疯狂拉架的沢田纲吉,出声询问。
  “狱寺那家伙最近被人缠上了,”了平不满道,“搞什么啊那家伙,一拳轰飞才是极限的男人!”
  “我问的是你刚才看见狱寺没有,前辈。”林珏懒得吐槽了。
  狱寺有点麻烦的事情他撞见过一次。毕竟狱寺曾经是彭格列十代岚守的直系属下,在原本的岚守艾萨克斯诺迪亚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想成为彭格列岚守,已经是一种以下犯上的行为了。
  “啊?那样的话,狱寺往那边走了。”
  两人走后,了平在确定威尔森不会去拳击社之后离去,名为艾萨克的少年出现在了刚出现在的位置,看着威尔森,口气中带着无奈:“别闹了。”
  “没关系,反正总会打一场的。”威尔森挑眉,一边沉静下来,问道,“你是准备退让了吧?”
  艾萨克耸了耸肩:“你知道的,要是有人能替我这个麻烦的位置,对于懒癌晚期的我来说是件好事。”
  他早就知道狱寺对他首领的心思。据说狱寺和Luce在黑手党学校就是同班,只不过交流太少而已。
  只不过,一个一心想着效忠,一个毫无知觉。
  在沢田纲吉还叫Luce的时候,是他把因为有彭格列岚守的实力却拒绝了全部招揽而被追杀的狱寺救下的。看着对方一见钟情的表情艾萨克就一直在打趣说你怎么不以身相许,直到他们由二十几岁变成十几岁。
  他反而不想打趣了。
  狱寺很强,从战斗到文书,从谈判到研究,都是他望尘莫及的天才。
  他也起过退位让贤的想法,一是因为他是Luce找的守护者,二是长老会不会同意“沢田纲吉”的岚守成为Luce的,三是因为狱寺认为自己不配。
  最后,要这么让出来,他还是不甘心的。
  自己的家族由小型变成中型家族,自己由弱小变得强大,由一个人变得有同伴,全是因为Luce当年还在实习的时候,在战场中拉起了他。
  “话虽这么说,但是关键时刻我是不会放水的。”
  “别装逼了。”威尔森鄙视他,少女有些刚烈的面容露出不忍直视的神情,“格里去怼云雀了。”
  事实证明只要是彭格列的守护者就没有一个省心的。狱寺被山本找到,已经被打趴下了,旁边站着的是把贝尔戈菲尔打了一顿的雷守赛比拉,云守格里与云雀彻底杠上打成一团,为了让六道骸被搅进来,玛蒙去袭击了风间凪。
  重生的玛蒙对上重生的风间凪,看到女孩子满脸斗志,顶级术士六道骸就成了吃瓜群众,但这瓜还没吃完,风间岚就先炸了。
  别惹妹控的妹妹,这一点六道骸比玛蒙的感触要深刻得多。
  所以他冷静地继续吃瓜,一面提点还是个真豆丁的弗兰说,别惹你师姐,不然她哥会因为你太小不好整就来整我的。
  于是瞬间弗兰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声:
  “喂——师姐,师父在偷看你的胖次哟~”
  黑曜,幻术师重灾区,爆炸。
  真正走到日本分部去怼烦死的大人的,只有沢田纲吉林珏,山本武和威尔森。艾萨克去围观云属性内战了。
  毕竟很闲的据说还在休假的巴利安只是受这群人委托而已。
  并没有逼到绝境,也没有什么背水一战的爆发。
  在众目睽睽之下,林珏对着沢田纲吉单膝跪下,亲吻将来会戴上大空指环的右手中指,宣布效忠。
  林珏也好,Luce也好,都无所谓了,正如彭格列的人并不听什么林珏不是Luce的解释。
  “纲吉,”他说,“回来以后你一直在自嘲,全世界只有你没有重生,昨天我听到了京子的话,才明白,重生不是指‘回到过去’,是指弥补遗憾,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你说,全世界只有你没有重生,而我现在要对你说——
  “全世界只有你重生了。”
—tbc—

林珏:我帅不帅!
27:emmmm
林珏:帅!不!帅!
27:所以你可能要一直跪到这篇下一更。
林珏:???
27:顺便一提,下一更是在隔壁不更这个
林珏:???!!
27:……笑着活下去

评论(2)

热度(14)